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兵援骠国

hebinjjwy 收藏 1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援救的将军麾下,只有七千多步兵,四千多骑兵可供调遣,还要留下一些兵力守城,可以调动的,只有三千步兵,三千骑兵。他以一千两百骑兵诱敌,而将主力埋伏在土丘上。 将军的打算,本来是希望将一万突厥人诱来,而今却只来了六千敌军,他不免有些失望。 三千步兵,全部是弩手,带来十部车弩,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援救的将军麾下,只有七千多步兵,四千多骑兵可供调遣,还要留下一些兵力守城,可以调动的,只有三千步兵,三千骑兵。他以一千两百骑兵诱敌,而将主力埋伏在土丘上。

将军的打算,本来是希望将一万突厥人诱来,而今却只来了六千敌军,他不免有些失望。

三千步兵,全部是弩手,带来十部车弩,五部床弩,一千神臂弓,五百长弓,其他人则配备了连弩。

所以,当突厥人由四百步冲到两百步---突厥射手可以发挥威力的距离上时,六千突厥人,已经倒下将近两千。而隋军的箭雨,此刻更加密集---两百步,正是连弩发挥威力的最佳距离。至于那名突厥将领,攻击一开始,便被床弩连人带马射个穿心,尸体竟然被带后三百步,钉在一棵大树上。若非大多数突厥人自顾在箭雨中策马狂奔没有看见,仅此,便足以让这些突厥人胆裂。

眼看突厥人已经近到只有五十步了,隋军步兵立刻闪开,三千骑兵飞马而出。

而此时的突厥人,在箭雨之下,冲到阵前者不过五六百骑而已。

很快,方才喧嚣的战场就陷入了宁静,前后不过一刻钟。隋军打扫战场,六千突厥人,只是在尸体中又挑拣出千余受了箭伤尚未毙命和三四百未受箭伤(马被射死了)的做了俘虏,所剩不过四成,捆绑停当,正要得胜而归,东北方向,突然传来马蹄声。

阿史那咄苾得知六千部下贸然追击,知道大事不好,立刻派了一万两千骑兵赶来救援。

然而,当他们赶到,只有一地突厥人马的尸体,尤其那名突厥将领的尸体,更是见者心惊。数百步外的树林边,可以看见三千隋军步兵严阵以待,而树林中,似乎有大队隋军正在调动。新到的突厥将领不禁又惊又疑,万余精兵一时间逡巡不前。

正犹豫间,隋军中突然射出数十支“巨箭”,数十名突厥兵应声落马,一支由床弩射出的“巨箭”,洞穿一名就在那突厥将领身边的头目,突厥将领大惊,立刻下令撤军,正慌乱间,侧后突然一阵喊杀之声,却是阿史那社尔奉命领了五千骑兵,加上隋军右翊卫两营骑兵来援,树林中的隋军骑兵也趁势杀出,突厥人此刻斗志全无,跑得快的霎时无影无踪,跑得慢的,立刻束手就擒,隋军追出十余里而归,又添了两千俘虏。大多数突厥战俘皆交阿史那社尔带回,甄别出百余大小头目贵族,连同四五百伤重者,则由隋军带回五原。


阿史那咄苾闻讯,气得咬牙切齿,下令猛攻土城,却只是又多丢下一两千具尸体而已,众将纷纷劝谏,说是折损太重,军粮本就所余不多,而今又丧失近半,大军露宿于荒野,冻伤者已经数千,死者百余,不如早归。阿史那咄苾也知道所部已经锐气尽失,次日,突厥人终于撤围,隋军也不追击。又过得四五日,一万隋军护送一批补给到了土城。

此战,阿史那咄苾损失近两万,而隋军损失,不过千人。

相比较而言,领教过隋军强弩威力的阿史那俟利弗、步利设则要老实得多。借着这个冬季,赶紧恢复些许元气。


十月里,暹罗和南缅的联军在十月里对曼德勒发动了两次攻势,由于得到了隋军的援助,骠国取得了“首都保卫战”的胜利。

十一月二十,杨玄挺得到了“南征”的旨意,亲率两万大军南下,于十二月初抵达曼德勒。

见到援军到来,骠国王大为兴奋,当下就请求隋军协助自己反攻。

杨玄挺却不想立刻出击:“南远公(隋朝册封骠国王的封号),大军远来疲敝,尚需休整,岂可贸然出击。”

“康国公所言不差,只是下国南地,沦落敌手,已经数月,眼见百姓丧家之痛,小王心中,实在是焦急得很。”

“南远公,而今贵国可用之兵,尚有许多?”

“小国兵败,撤到北边的兵力,只有三万余,这些时日又征召了两万余,加上上国大军,正是十万之数。”

“本大将军方至,不知敌军却是何等情形?”

“暹罗军八万,南方诸邦,有四五万,又裹胁下国部分百姓,也有万人,约莫是十四万。”

“今敌众而我寡,此不利一也;我远来而彼待劳,此不利二也;本军虽多出于滇地,然对于南方气候,仍有不适,此不利三也。然,我坐守坚城,此利一;南地百姓翘首以盼故主,此利二;皇上圣明,已令安南都护出兵策应,此利三。我军不可操之过急,假以时日,南远公必可收复失地。”

“皇上已令安南都护出兵?”骠国王闻言大喜,“皇上圣明!皇上圣明!皇上和康国公再造之恩,小王没齿难忘!今后定当忠心耿耿,效忠中国。”

骠国王立刻下令,在王宫摆下盛宴,款待杨玄挺等援军正七品以上将领。酒过三巡,却又安排了一班女子侍奉,将领们多是粗豪之人,不少还是夷人出身,如今美人在怀,哪里有推辞的道理?


大批隋军的到来,使得暹罗-南缅联军吃惊不小,暹罗将军提出趁隋军立足未稳,抢先发动全面攻击。先前的两次攻城,暹罗军都是驱使南缅军打头阵,南缅军吃够了隋军苦头,不肯再战,纷纷要求退回南部。

正在争执不下,却又发生了被征召的骠国士兵与暹罗军火并的事情。

原来,杨玄挺到了曼德勒之后,就叫骠国王派出细作,策反被暹罗征召的骠国士兵。这些骠国士兵大多都是被强征而来,平时又总被暹罗人欺压,早怀不满,不少人果然蠢蠢欲动,却被暹罗人发觉,加以弹压,要收缴武器,骠国士兵自然不肯交,以致发生武力冲突,骠国士兵到底人数少,落在下风,剩下四五千人逃出,在骠国军队和隋军支援下,撤到曼德勒西郊,整编补入骠国军队。

此役,虽然没有起到大的效果,但激起了占领区骠国百姓对暹罗军的强烈不满,在后方袭击小股暹罗军的事情层出不穷。


东都郊外的“双燕山庄”外,邙山被皑皑的白雪覆盖着。湖衣和玉书正在陪着我赏这雪景。

“皇上,您看,那梅花开得正艳。这样冷的天,也有花开吗?”湖衣惊声道。

“你是江南来的,可见过这北国佳景?”我说道,“这腊梅,越是严寒,开得越艳,比起寻常的春梅,尤见风骨。玉书,你的书画极佳,不妨以此作画。”

“奴婢领旨。”

“玉书啊,你来自扬州,可曾见过这腊梅?”

“奴婢不曾见过,却听母亲说起。”

“唔,”我见玉书突然间神色恍惚,想是突然提到母亲,勾起无限回忆。“你陪朕,也已经一年有余了,还未曾听你提起过家人。”

“奴婢出身微贱,不敢有辱圣听。”

“你的母亲,可还在?”

玉书突然跪倒在雪地中:“玉书年余来蒙皇上垂怜,锦衣玉食,可怜母亲,仍在勾栏之中受尽凌辱,每忆及此,奴婢心中,便如刀割……”玉书已经泣不成声。

玉书的身世,令我大吃一惊。

玉书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但是知道自己母亲的姓---司马。

北周大象二年(公元五八零年)五月,随国公杨坚以小皇帝“外公”的身份出任左大丞相,掌握大权,激起了另外一位“外公”(其实都不是亲的)蜀国公尉迟迥的不满,六月,尉迟迥以邺城(今河北临漳)为根据地起兵反对杨坚(尉迟恭所谓与隋的“世仇”,正源于此),不久,时任郧州(今湖北安陆)总管的司马消难(当时皇帝的国丈,皇后的父亲)也起兵响应尉迟迥。八月,尉迟迥兵败被杀,司马消难随后也兵败,投奔南朝的陈,他当皇后的女儿司马令姬被废,贬为平民。

大定元年(公元五八一年)二月十四日,八岁的周静帝正式将皇位“禅让”给已经改封随王的“外公”杨坚,北周灭亡,隋朝建立,年号开皇。

开皇八年(公元五八八年,陈后主祯明二年)十一月,杨坚任命时年不满二十岁的晋王杨广为淮南行省尚书令,统领五十万大军南下伐陈,统一全国。第二年正月,隋军攻克建康,陈后主被俘,南陈灭亡。避难于南朝的司马消难终于还是做了俘虏,被押解回长安,杨坚把这位昔日的同僚派到妓院做“龟奴”,二十天后又“宽宏大量”地将他赦免,没几天,司马消难就死了。

而司马消难的家眷,作为“逆臣”的家属,能够保住性命,已经是宽大了---男子终身为奴,女子则没入娼门。

司马消难年仅十三岁的小女儿,也被发配到扬州(杨广时期改称江都郡)的一家官办妓院里,如今已经整整三十年了。

她怀过好几个孩子,有的没有生下来,有的生下来就夭折了,还有一个男孩,出生不过半月,就被夺走,下落不明,多半是被卖了。玉书是第五个,也是唯一一个在母亲身边长大的孩子,因为是女孩,妓院才把她留了下来,长到十一岁,又被一家高档的“馆阁”看中,花高价买了去“培养”。至于这些孩子的父亲都是谁,自然是无从知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