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放眼东南

hebinjjwy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东都洛阳。 “皇上,闽地土人民风凶悍,我朝虽新置四郡,然除厦门镇和龙海郡,因有张镇周将军领了水陆兵马六千,才算有个局面,建阳、长汀、南安三郡,派出郡县官吏,皆被土人驱逐,甚至有被杀被掳者。”吏部侍郎奏报道。 “启奏皇上,三道奉旨移民入闽,而数千户入闽者,除龙海郡千户,皆不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东都洛阳。

“皇上,闽地土人民风凶悍,我朝虽新置四郡,然除厦门镇和龙海郡,因有张镇周将军领了水陆兵马六千,才算有个局面,建阳、长汀、南安三郡,派出郡县官吏,皆被土人驱逐,甚至有被杀被掳者。”吏部侍郎奏报道。

“启奏皇上,三道奉旨移民入闽,而数千户入闽者,除龙海郡千户,皆不得立足,百姓视之畏途,皆不敢迁。”民部尚书也奏报道。

“众卿以为该当如何?”我问道。群臣议论纷纷,有人说道:“闽地贫瘠,穷山恶水,土民刁悍,不服王化,莫若弃之,留一建安足以。”

裴矩出班奏道:“皇上,此言大谬!昔日始皇帝一统宇内,就设有闽中郡,汉武帝平闽越而设东冶,至孙吴,有建安郡,晋时分建安、晋安二郡,建安郡治,便在今日皇上所置建阳,南陈,改晋安为丰州,别置南安,也恰正在今日皇上所置南安,至我朝高皇帝(注:指隋文帝杨坚)一统四海,以天下初定,民口不足,乃合三郡为一建安,移治于汉之东冶。今皇上立志开闽,安可轻言弃之?”

那裴蕴、虞世基皆是善于察颜观色之辈,已然看出我对裴矩之言,颇有赞许之色,也齐声附和,只是该当如何,却又没有提出什么有价值的建议。

一名正四品武将出班奏道:“皇上,臣愿领一万精兵,平定闽地。”正是裴元庆的父亲,当年帮宇文述陷害李浑的裴仁基,我虽然对他并不赏识,不过几年下来,他还是当到了一个中郎将,只是并未实际带兵。

“闽地多山川,皆云蜀道难,而闽道之难,实甚于蜀道。况且朝廷正用兵于北方,哪里可再出大兵征讨闽地?”我语带不悦。

闽地,大家知道,就是今天的福建。

最早,闽地生活的先民,被认为是古越族的一支,称为闽人。战国初期,楚灭越国,大批越人遗民南迁入闽,与当地闽人结合,称为闽越人。秦末,天下纷乱,闽越人建立了闽越国,并与刚建立的西汉为敌,屡次发生战争。汉武帝时,严庄等平定闽越国,迁闽越人于江淮,闽地人口锐减,以后历代都是比较蛮荒的地方。至隋,只设置了建安一郡,当地土著的越人遗民,一直都是中原政权未能有效控制的“化外之民”。(历史上,唐代以后才开始大量移民福建,五代中原战乱,大量中原人民避难入闽,到宋代,福建已经相当发达。)

相信对于每一个生活在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的中国人,心中都有一个心结。

这个心结,就是台湾。

我读过的历史,三国的孙权就曾经派过诸葛亮的一个远房亲戚领兵到过台湾。而杨广,更是两次派人到过台湾。

不过,中国人在台湾建立实际上的政权,却要到一千年多后的公元一六六一年,民族英雄郑成功赶走荷兰人。而台湾和大陆统一,只有清康熙二十二年(一六八三年)到光绪二十一年(一八九五年)的二百一十二年和一九四五年到一九四九年的四年。

倘使在公元七世纪的隋代,中华帝国就在台湾建立起有效的政治统治呢?

而对于大陆来说,要经营台湾,必先经营福建。

而福建,于我还有另外的一个原因。

我是客家人,生活在与福建相邻的一个内陆省份。而我读大学的城市,离福建其实很近。大四实习,我主动要求去了福建,原本想在那里的厦漳泉找份工作,只是未能如愿。不过,在福建的一年,我接触了比我以往所接触到的更纯正或者说古朴的客家话。我从二十一世纪回到隋朝,竟然发现自己没有遇到什么语言障碍(语言学者认为,闽西地区的客家话是最接近隋唐时期中原古汉语的语言)。


“朝廷而今用兵北方,闽地之事,只能徐图,然并非无所作为。传旨张镇周,协助岭南道,移民两千户,开辟龙海郡。厦门海岛,可在岛外陆地,移民三百户,设置同安县,由龙海郡辖制,设同安卫所,着厦门镇拨给兵员五百。待龙海郡可见成效,再向北发展,南安郡之地,也距厦门镇不远,本已有南安县,稍后也可由厦门镇护民拓殖。”

“闽北有仙霞岭,其枫岭关(今福建浦城县与浙江江山市间)乃闽浙咽喉,令江南东道于关南设置浦城所(今福建浦城县),永嘉郡(今浙江省青田县)往东南沿大海行,有分水关(今福建省福鼎市与浙江省苍南县间),也着江南东道于其南设福鼎所(今福建省福鼎市);枫岭关西两百里有一关,也称分水关(今福建省武夷山市和江西省铅山县间),可于关南设崇安所(今福建省武夷山市),再西两百里有铁牛(今福建省光泽县和江西省资溪县间)、杉关(今福建省光泽县和江西省黎川县间)两关,一南一北,相距六十里,各有道路,连接江南西道与闽地,会于两水交汇之地,设光泽所(今福建省光泽县),沿水下行之建安,设顺昌(今福建省顺昌县)、延平(今福建省南平市)、水口(今福建省闽清县)三所,延平往北,设建瓯所(今福建省建瓯县),沿水西北行,即为朕所欲建阳郡,可先置建阳所,而建瓯所沿水北行,可抵浦城,以上诸所除光泽所归江南西道设置,余皆归东道置之;南康郡(今江西省赣州市)东于都县(今江西省于都县,设于西汉)东之象湖镇,其水富金,可置瑞金所(今江西省瑞金县,按唐天佑元年,公元九零四年,于象湖镇淘金场设瑞金监,南唐保大十一年,九五三年设县),其东八十里有光龙峒,土地平坦肥沃,本为欲置长汀郡处,可先置长汀所(今福建省长汀县),由江南东道辖;龙海郡往南,界岭南道,也有分水关(今福建省诏安县和广东省饶平县间),于其东置诏安所(今福建省诏安县)。以上凡十二所,皆为闽地咽喉要冲,各募兵五百,移民两百户。”

“闽县(今福建省闽侯县)南,本有莆田县,后废置,今可复之。”

我事先已经找过熟悉闽地的人,详加咨询,加上对于福建,也颇为熟悉,所以此刻道来,倒有些头头是道,听得大臣们点头称善,虞世基等更加连称天子圣明。

其实我的办法,并无太多深意,不过是移民屯垦之策的“闽版”。闽地土著山民,多不过数千人一股,众者万人,互不统属,以五百地方军加两百户经过武装“团练”的移民,自保还是可以的,况且北有建安,南有厦门,亦非毫无根基。


十一月十一,杨义臣急报:西路大捷。

让我们把视线拉回十月,被重兵围困的漠南土城。

突厥人围城已经七天了,对土城也发起过两次新的攻击,但都被守卫者击退,只是又扔下上千具尸体。

而援救的隋军,却全然不见动静。阿史那咄苾也不由心浮气躁起来。

十月二十七,深夜中,突厥军侧后方突然火起,一支小股的隋军骑兵袭击了突厥人的粮仓---冰雪覆盖的草原上,突厥人也不能不带着军粮。

这是一支只有一千多人的骑兵队伍,他们的队伍看来只有一个目的:放火。

很显然,面对数万突厥骑兵,他们就是再多上十倍,也不可能是对手。

所以,他们只做一件事情---逃跑。方向---西南。

一万突厥骑兵追出十余里,阿史那咄苾下令停止追击。

因为他发现,隋军并不是企图返回自己的驻地。

这里面有阴谋---围城已经数日,隋军却始终没有出动援军。


还在突厥人围城的第一天,邻近土城的隋军就已经通过“千里眼”了解到情况,并且发现了突厥人试图中途设伏,围城打援的企图。

为了便于指挥,每纵列四城(一万步兵,六千骑兵)由一将军坐镇指挥,消息报来,他一面逐级上报,一面暗中调动了兵马。

阿史那咄苾的直觉,拯救了大队突厥兵,可惜,他忽略了一点。

便是南边设伏的六千突厥骑兵。领军将领贪功,不等将令,直接向西,试图截击隋军,等到阿史那咄苾发觉,这队突厥兵已经追出数十里,想叫回来,已经是来不及了。

待到天色拂晓,突厥人追到土城西南六十里外,已是一片山地丘陵,隋军隐入一片树林中,不见了踪影。突厥将军情知不妙,正要下令退兵,前方已经发出一声喊,埋伏的隋军出现了。

突厥将领先是一惊,待到看清,隋军在四百步外,不过三千人,且都是步兵,反而放下心来。

隋军比自己人少,就是那一千骑兵杀回来,自己仍然在人数上占优,况且野战,隋军步兵纵使占据了稍高的土丘,也绝非自己的对手。

自己原本的任务,就是打援,而今岂有避敌不战的道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