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阿史那俟利弗在哪里

hebinjjwy 收藏 1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那么,阿史那俟利弗在哪里?

北方。

作为纵横草原的枭雄,阿史那俟利弗也绝非无能之辈。

突厥的广阔地域,被大戈壁分作了漠南漠北。

阿史那俟利弗深知,隋军此番来势凶猛,自己如果分路迎击,必然是处处失利。

他决心集中优势兵力,击破一路敌军。

阿史那俟利弗把目标选在了北路的韦云起。

相比起东中西三路彼此易于支援,北路显然要孤立得多。

而且,隋军在相当的一个时期内,只能够控制漠南,要出动大军穿越戈壁,深入漠北,是非常困难的。

用一句后世的话,阿史那俟利弗可以“以空间换时间”。

目前能够威胁漠北的,只有北路的隋军。而这一路隋军,兵力相对最为薄弱,又主要是以室韦、契丹等民族为主,汉军极少。

如果打败北路隋军,阿史那俟利弗可以进一步重新控制契丹、室韦的广大地区,南可以威胁北京,东可以威胁辽河流域,甚至控制靺鞨人,并且与东方的高句丽呼应……

应该说,阿史那俟利弗的眼光不错。北路的隋军,只有泸河、朝阳、红山和那河四镇官军,以及韦云起的两千亲卫,共计两万二千(原本一镇设步军三千,骑兵两千,但定襄镇设步军三千,骑兵五千,前文已述。这几年因为备战,参战各镇除定襄仍然是八千,均调整为步军三千,骑兵三千,与其他几路基本只出动各镇步兵不同,这四镇还各出动了两千步兵。),另外是契丹、奚、霫和室韦夷军十五万,基本是骑兵。

相对而言,北路军是以骑兵为主。而当时各镇只配备的神臂弓和连弩,车弩、床弩这样的“重型武器”没有配备。

阿史那俟利弗亲自率领了二十万主力,还带来十二万与自己结盟的铁勒人。

大业十五年(公元六一九年)七月二十七,两军在今天的呼伦贝尔大草原东部的呼伦湖畔交锋了(呼伦湖一带本是室韦人的领地,当年李子雄收服室韦诸部时,这一带连同少量室韦人被突厥控制)。

隋军的四千弓弩手可以发挥的火力自然有限,接下来的骑兵交锋,隋军人数上居于下风,韦云起只好下令退军。

但是阿史那俟利弗步步紧逼,他已经决心全歼北路隋军。

二十八日,两军再战,韦云起、李子雄到底是懂韬略的名将,带部占据了有利地形,凭借弓弩,勉强支撑了一个局面,僵持到了二十九日。

但是两部室韦军却擅自撤退,陷大军于险境。幸而铁勒人的斗志也并不旺盛,隋军得以突围。

两战下来,北路隋军已经损失了三万余,其中两万二千汉军,损失竟达四成。

八月初一日,隋军退至大鲜卑山(今大兴安岭)西麓,据险而守。韦云起斩临阵脱逃的两个室韦都督,另立新都督,稳定军心。

当日,八千室韦援军到达。阿史那俟利弗继续进攻,韦云起拒绝部下东撤建议,隋军沿山逐步南撤。

八月初三,李子雄亲领五千精锐,夜袭突厥军,烧毁营帐千顶,突厥军虽然损失并不大,但攻势稍挫。

八月初五,契丹、室韦援军一万抵达,但隋军仍然以十四比二十六居于劣势。

八月初七,五千由屯田校尉府的驻军和移民组成的配备了三千神臂弓和长弓的援军抵达。而隋军原本的八千步兵,此时仅剩下三千余。

好在多数铁勒军并不卖力,使得双方实力相差不至过于悬殊。


得益于“鼹鼠”的情报,还在七月二十六,我已经得到了阿史那俟利弗主力动向的消息。

所以,才有了“飞鸽传书”后被紧急动员起来的两万多援军。

但是,靠这样的援军显然是不够的。

所以,在七月二十六当天,朝廷的使者就六百里加急赶往窦建德部。

朝廷只能就近调动窦建德的主力。

七月二十九日,一支由一万骑兵组成的援军首先出发了,这支队伍的统帅,是四十八岁的左龙虎卫从三品将军李靖。

这支队伍中,还有一名年仅二十五岁的从四品骠骑将军徐世绩,带领其中的三千人作为前锋。


八月初八,李靖带着七千援军赶到了韦云起面前。

然而令他惊异的,是先他两个时辰出发,并且是轻装的,绝对应该比他先到的徐世绩却不见踪影。

但是此时已然不是深究的时候:阿史那俟利弗正发动一次猛烈的攻击,为了给这次攻击积蓄力量,阿史那俟利弗此前已经休整了几天。

韦云起的局面岌岌可危,右翼的契丹-奚军因为受到的压力最大,军心已经动摇,李子雄亲自带了三千汉军和作为预备队的一万霫军前往增援。

李靖部的到来,勉强稳住了局面。到夜色降临时,战场终于再次陷入了沉寂。

“明日若是再受到这样的攻击,只怕真的要崩溃了。”韦云起说出这样的话来,可以想见局面的严酷。

“窦大人奉了圣旨,后面还会派来一万两千骑兵,还有借来的两万南突厥骑兵。只是明日天明,怕是赶不到的。”李靖也是忧心忡忡。

“两万多骑兵,窦大人已经是很尽力了,他此时剩下的骑兵,不过万余,其余的可都是步兵了。”李子雄道,“只是明日正午前援军若是还不能到,也就用不上了。不过,敌军势大,就算是援军赶来,要想取胜,也是困难。”

“窦大人临行前说,皇上另有安排,韦大帅是晓得的。”李靖道。

韦云起点点头:“皇上英明,运筹于千里之外,只是要想成功,还需我等此战不居劣势。窦大人的援军若来的及时,尚有可为。”


八月初九,晨。

枕戈待旦的隋军准备迎敌的时候,却发现突厥军居然后撤了十余里。

快近正午,一支数千人的骑兵从北方疾驰而来,待得近前,皆是突厥人打扮,隋军正要放箭,那队人马却停住,一人单骑而出,边走边高声喊道:“不要放箭,我乃大隋右龙虎卫骠骑将军徐世绩是也。”

原来,昨日天色未明,徐世绩所部已经到了战场附近。徐世绩却暗自思量,自己这些人马,上阵未必起的了什么大作用。他于是让部下皆换上铁勒人服色,绕过隋军和突厥人的前锋,混入敌军中。铁勒人本也没有什么统一的军装,所穿皆是一般牧民衣着,很好冒充,部众间又互不相属,彼此多不认识。铁勒人大多是深眼高鼻的通古斯人种,但也混了不少其他种族比如匈奴后裔,其中也有相貌类似中原者。而当时中原北方地区的汉人,正是民族大融合时期,混了鲜卑、匈奴、羯等不少异族血统,外貌上也混的过去。游牧民族纪律也不严整,使得这三千隋军,竟然进入到阿史那俟利弗的后方。昨夜,他们居然摸到到阿史那俟利弗的大帐附近,杀死数百突厥军,又烧了突厥人的帐篷、马厩和粮仓(突厥人多少也得带些粮食的),使得敌军大乱,有喊隋军来袭,却不知敌军有多少,也有突厥人见是铁勒人服色,以为是铁勒人反了(突厥人本就不大信任铁勒人),攻击铁勒人,铁勒人自然也反击。阿史那俟利弗派人制止弹压,但夜色之中,一片混乱,一时间哪里制止得住?徐世绩所部却又抢了些突厥衣服换上,穿过敌军返回,不过折损了数十人。突厥人惊扰一夜,阿史那俟利弗不得不下令后撤十余里。只是骚动的主要是敌军后方,前方倒非甚乱,隋军竟不知情。


八月初十,阿史那俟利弗再次发动了攻击。

但是,他已经失去了机会。

因为昨日黄昏,韦云起等人翘首以盼的三万多援军终于赶到了。

如此,双方再度相持。

八月十一,原被安置在燕郡一带的达头可汗阿史那什钵苾两万部众抵达(阿史那钵苾归隋之后,因为受到阿史那俟利弗的压迫,所部两万余户内迁,被安置在燕郡西北,此前由于种种考虑,阿史那什钵苾部一直被留在后方)。


八月初九日,太原城郊的晋阳宫。

“皇上近几日,实在是忧心得紧。”皇后道。

“阿史那俟利弗集重兵攻击韦云起部,朕虽四处调兵支援,却不知远水是否解的近火!倘韦云起所部夷军不足依靠,已然大溃,而援兵逐次投入,只恐个个被敌所破,阿史那俟利弗东进南下,则榆关以北,不复我有,就是北京,也是岌岌可危。阿史那咄苾这厮又在西线与我为敌,朕本欲各个击破……”

“皇上不必忧心,杨大人、张大人、韦大人等,个个皆是百战将才,窦大人也刚获大捷,皇上不必忧心。臣妾倒是觉得,杨大人为阿史那达漫父子请功的折子,报来已经数日,皇上何以还未回复。”

“朕忧心韦云起,倒是将此时耽搁了。”

“皇上,此番北征,正要依靠阿史那达漫父子这样的突厥人相助。”

“幸得皇后提醒,朕明日便当议决此事。”

皇后嫣然一笑:“来到太原已经两月,皇上还不曾把姐妹们聚在一起过呢!莺妃妹妹在宫外那么久,这次到太原,却也不住晋阳宫,倒是在太原城里落脚,我和元荣妃多时未见过她和巧儿,也是想念得紧。眼下中秋将至,皇上何不将她母女接入宫来,大家团圆?”

“非朕不愿,实在是莺儿不愿再入宫闱了。也罢,十五朕便设宴于晋阳宫中,除了莺儿,其他妃嫔便聚一聚。只是高妃,虽已时过境迁,但若是见到莺儿和巧儿,只怕勾起伤心!十六,朕、皇后、荣妃,还有兰儿、佳音,洁儿几个小公主,同去莺儿那里坐坐便是。”


初十,诏封阿史那达度“忠义可汗”,赐国姓“杨”,晋郡王爵,赏万金;其子阿史那社尔虚领(名义上担任,并不需要实际到任)左金吾卫中郎将,封世子,赏五千金。

八月十五,晨,检阅随扈御林军和太原地方部队;午,赐宴扈从群臣;夜,晋阳宫宴会后宫。

八月十六,会沈莺母女于其暂住之富商丁氏别院,盘桓一日,十七日始回晋阳宫。其实,我只初到太原的六月里见过她们一次,连这一次,也不过是第二次。

八月十八,北路大捷报至太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