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草原筑城

hebinjjwy 收藏 1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步利设亲领九万大军攻向隋军右翼。 隋军右后的一个步兵方阵见状,立刻调整阵型,不过“火力”自然弱了许多。 右翼两个辎重营立刻自卫,不过以他们的“火力”,只能暂时自保。 幸好,辎重营四周不仅有拒马,还有深壕,挡住了突厥人的骑兵。 不过很显然,只要过上一些时间,突厥人必定可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步利设亲领九万大军攻向隋军右翼。

隋军右后的一个步兵方阵见状,立刻调整阵型,不过“火力”自然弱了许多。

右翼两个辎重营立刻自卫,不过以他们的“火力”,只能暂时自保。

幸好,辎重营四周不仅有拒马,还有深壕,挡住了突厥人的骑兵。

不过很显然,只要过上一些时间,突厥人必定可以突破。

步利设似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尽管此战自己会损失近十万兵马,但只要打掉隋军的后勤保障,自己的铁骑,不难将饥饿、疲惫的隋军一口口吞噬大半,扭转战局。

突然,一名突厥将领快马奔到他的面前:“步利设大人,隋军在进攻我们!”


事实上,隋军的左翼并没有发生战斗,阿史那塔奇格把他的人马拉到一个对双方都很“安全”的距离,和隋军对峙了一阵,径自往西北方而去。

而窦建德,则下达了出击的命令,八万阿史那叱吉的骑兵,冲向突厥军的营地,那里虽然也有七八万突厥军,但只有三万生力军,其他人,刚从隋军的箭雨下仓皇逃生。

以八万以逸待劳,对八万疲惫不堪、惊慌失措,结果可想而知。

步利设闻听,知道大事不妙,仓皇下令撤军。

就在突厥军乱了阵脚的时候,隋军骑兵出击了,窦建德投入了他所有可以用的骑兵。连我拨给他的一千亲卫都用了上去。

与此同时,在突厥军侧后,也响起喊杀声和马蹄声---燕山、临榆两镇的和先期派出的两营禁军骑兵也在突厥军侧翼出现了。

正面的隋军骑兵,八营加一千,总共两万五千,而侧翼的也不过一万两千,步利设的突厥骑兵,也还有七八万,真要厮杀一番,未必吃亏,可是此时的突厥军已然是惊弓之鸟,全无斗志。

半日激战,步利设二十五万大军,被歼十五六万,除开阿史那塔奇格三万人全身而退,步利设只领了五万多人逃走,弃尸五万余,被俘或投降的突厥军,有八万之众,除开数百突厥大小将领、贵族由隋军押往太原“献俘”,其余全部交给了阿史那叱吉。

至于隋军,损失了近四千人,基本上是骑兵,还是很让窦建德心疼的。阿史那叱吉所部也损失了四五千人马。

突厥人的风俗,是亦军亦民,以部落为主体,军队附近,常有留有家眷和牲畜的营地,步利设逃的匆忙,这些营地只能弃之不顾,隋军所至,除了一些人逃散,大半被俘获,半月之间,竟达二十万众,因我此前有过旨意,对于突厥百姓,只要不做顽抗,一律不得杀戮。数千突厥贵族家眷被迁入内地,其他的大批突厥人也被交给了阿史那叱吉。至于获得的牛羊,许多正好补给军需。


中路的大军,是由我最器重的张须陀统帅的,实力居各路大军之首。

可是一个月下来,除了和几支小股突厥军遭遇,打了几个击溃战---突厥人一旦遭遇,往往是闻风而逃,并无什么像样的战绩。

不过对于这一点,战时内阁会议上,是早已预见了的。

东突厥控制的地区,大半相当于今天的蒙古高原,还有一部分是今天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的南部,贝加尔湖周边和叶尼塞河上游地区。此前,室韦、契丹和奚人等部族也依附于东突厥,不过正如前面所说,现在他们都站在了大隋一边对付突厥人。

这片地区虽然广袤,但是就是在今天,也还是人口稀少的地区,东突厥统治的地方,人口不过数百万。

但是,北方游牧民族的成年男子,可以说个个都是战士,因而,在东突厥强盛的时候,可以出动百万以上。

不过今天的东突厥,已经今时不比往日了。

室韦契丹等不必说,北方的铁勒九姓,而今也都不再是突厥昔日的顺民了。

最要命的,是突厥自己的分裂:

阿史那俟利弗的实力自然最强,其次是阿史那咄苾,然后是阿史那叱吉,以及刚刚自立的阿史那什钵苾。

突厥乱得一塌糊涂,铁勒也跟着掺乎。九大部落,倒分成了十几帮,有的站在阿史那俟利弗一边,有的则和阿史那咄苾联盟,有的已经暗中接受了大隋的册封,还有的则自立为可汗,谁的帐也不买。

阿史那俟利弗连同他的盟友,拥有六七十万人马,但是铁勒人不一定信得过,真正可以用的,不过五六十万,其中将近一半在步利设的手上,阿史那俟利弗自己不过三十万人马,还得和阿史那咄苾对峙,防备铁勒,真正能够再抽调的,至多二十万。

不算靠不住的铁勒人的话,阿史那咄苾有二三十万人马,现阶段,我的目标是集中力量打击阿史那俟利弗。

阿史那叱吉这几年经过发展,战前拥有数十万部众,战士十万。

至于阿史那什钵苾,连兵带民不过十余万,可以打仗的,只有两三万而已。

所以,在战前,内阁已经预见到了突厥人避战的可能极大。阿史那俟利弗可能会利用广阔的地域,和我打一场以空间换时间的战争。隋军虽多,往茫茫大草原上一洒,却也看不出来了,何况突厥有着机动的优势。只要拖到深秋,过了九月,北地严寒,隋军多半只好撤军,就是不撤,后勤也成问题,突厥人可以零敲碎打,积小胜为大胜。

我可不想像千年以后入侵俄罗斯的拿破仑。


既然突厥人避战,我和内阁只能想一个保守得多的方案。

张须陀的大军开始筑城。

从定襄以北百里开始,隋军开始筑城。

城是分东中西三路筑的,三路平行,每路相距三十里。往北五十里,再筑一城,三百里外,则三十里筑一城,以此类推。

说是城,其实只是军事要塞,如果正好是在地形险要的地方,就因势而做,比如建在山上,围起土墙,土墙外还有拒马式的木栅,再把周围的坡削陡些,让马很不容易上来,只留两条相对较缓的进出通道。

不过定襄以北的大草原上山地较少,平地较多。平地上,一般是筑起方城:挖一条围成四方形的大沟,宽二十步(约二十来米,马要跳过去也不大容易),深十尺(古时十六尺为一丈,一尺约合今天的二十四厘米,十尺有两米多高),挖出的土则砌成十步宽,一人高的土墙,土墙上再立起两尺高、两步宽的“墙基”,上面再竖五尺高的木栅,每隔两步一个“垛口”,五步一个“拒马”。

土城并不大,长宽各三百步,城中央堆一个十尺高,长宽各五十步的土台,土台周边是五尺高的木栅,正中立一十尺高,长宽各十五步的“瞭望塔”,塔顶只有长宽各五步,既是观察哨,也是烽火台。塔的下层则是守将的“指挥中心”。

土台四周的空地上,是居住的“兵营”---营帐,帐篷是牛羊皮的,适合北方的高寒,还建有有土坯的库房,以及马厩。城设四门,其实是十来步宽的一道缺口,“城门”前有吊桥,供人马通行,战时则可以把吊桥吊起---吊索是铁链而非绳索,以免被射断,并且“城门”附近还备有“拒马”,以备不时之需。

大军建这样的一个“城”,天气如果好的话,通常五六天就已具规模,然后留下一千步兵和部分辎重部队,继续完善。为了加快速度,一些守具是在内地加工过的半成品,筑城的时候也使用了杠杆、滑轮等一些“机械”

五千人的一营步兵,可以分配守五座这样的“城”,弓弩等都是平均分配的,重型弩可以安置在土台上。

每座土城,都挖掘了水井,实在干涸无水的,则备有储水窖。

这样的一座城,对付万人左右的突厥骑兵,守个三两天是没有大问题的,隋军可以调动骑兵和邻近城的守军增援。一座城,就是一个“兵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