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大军北伐

hebinjjwy 收藏 1 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如此良机,再不动手,我便是傻子了! 五月底,隋军已经完成了军事动员。 中路,以吏部尚书张须陀为主帅,左翊卫大将军来护儿为行军总管,左武卫大将军罗士信为前军主将,领左翊卫、左武卫、左骁卫、左武侯卫、右骁骑卫五卫,并云内、马邑、雁门、娄烦、定襄五镇和稽胡左营,三十余万大军。河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如此良机,再不动手,我便是傻子了!

五月底,隋军已经完成了军事动员。

中路,以吏部尚书张须陀为主帅,左翊卫大将军来护儿为行军总管,左武卫大将军罗士信为前军主将,领左翊卫、左武卫、左骁卫、左武侯卫、右骁骑卫五卫,并云内、马邑、雁门、娄烦、定襄五镇和稽胡左营,三十余万大军。河东道观察使王威、检校镇守使尧君素领河东诸郡郡兵、鹰扬府为后援。

西路,以礼部尚书杨义臣为主帅,左骁骑卫大将军屈突通为行军总管,右武卫大将军秦琼为前军主将,领右翊卫、右武卫、右骁卫、右武侯卫、左骁骑卫五卫,并榆林、夏州、银川、云中四镇并稽胡右营,三十余万大军。关内道观察使、镇守使领关内道诸郡郡兵、鹰扬府为后援。并令西突厥阙达可汗阿史那达度派兵两万助战。

东路,以兵部侍郎窦建德为主帅,左龙虎卫大将军薛世雄为行军总管,领左右龙虎卫和燕山(今张家口)、临榆(今山海关)两镇,十余万大军。北京留守张衡领河北道及北京诸郡郡兵、鹰扬府为后援。并令南突厥阿史那叱吉部协从。

北路,以兵部尚书韦云起为主帅,检校兵部侍郎李子雄为行军总管,领泸河、朝阳、红山和那河四镇(平定室韦后,朝廷在当地分封了九个都督,并设置室韦都护将军府,归安东都护大将军节制,下设那河镇[今黑龙江肇源]、室韦镇[今俄罗斯布拉申维斯克]和六个屯田校尉府;升契丹奚霫都护中郎将府为都护将军府,加设红山镇[今内蒙古赤峰东北]和三个屯田校尉府,进行小规模移民),并调动契丹、奚、霫和室韦夷军十五万。辽西、燕郡两郡为后援。达头可汗阿史那什钵苾也归北路节制。

四大统帅,各拨给亲卫马步军各一千为扈从。

四路大军,合计夷汉近一百二十万,其中隋军八十万,号称两百万。

在做好进攻准备的同时,我还做了一些防御部署。

对西突厥的统叶护可汗,我近年已经大有防范之心,在伊吾郡设立了陇右护卫中郎将府,下设哈密镇、阳关校尉府和玉门校尉府,驻军八千,此时,我命鱼俱罗、吐万绪前往金城,加上陇右道诸郡郡兵和鹰扬府统一协调陇右道的防务,并且谕令高昌国和西突厥阙达可汗所部协防。

东北方面,以新任安东都护大将军李密为统帅,领怀远、通定、白山等镇和屯田校尉府(大业十三年,升靺鞨都护中郎将府为都护将军府,增设白山镇[今吉林省吉林一带]和五个屯田校尉府),以及动员靺鞨军十万,防范高句丽。

黄海方面,以来楷统一节制军民,与新罗结盟,防范百济、高句丽和可能出现的倭国威胁,周法尚的北路水师驻扎东莱,以备策应。

魏征为东都留守,越王杨侗为副,领左御卫守洛阳。

卫文升为西都留守,代王杨侑为副,领右御卫守大兴(长安)。

张衡为北京留守,燕王杨炎为副,领左屯卫守涿郡。

王世充为南京留守,滕王杨诜为副,领右屯卫守丹阳。

四王各给亲卫马步军各五百为扈从。

各留守下设“尹”, 洛阳为河南尹,大兴为京兆尹,涿郡为北平尹,丹阳为建业尹,负责地方行政事务。设长史管辖税收、财政、转运,设司马负责地方治安和军事。这些官员虽说是留守的下属,但都由吏部直接任免,其实是有意分留守的权力。

而我,则带着后宫、文武百官前往晋阳(太原)的“大本营”,已经废为庶人的前齐王杨暕,降为伯爵的赵伯杨杲,尚在襁褓的齐郡王杨正道,以及兰儿以下的几个公主,也都随驾到了太原。就是已经移居宫外的沈莺,此番也带了巧儿一起来了晋阳宫。

御驾既然在太原,太原守备自然是重中之重,已经升任河东道副镇守使的李世民兼任太原防御使,领兵五千守太原,而御林、金吾四卫、骁果两卫和左右千牛卫,除了一小部分留守两都皇宫和几处行宫,其他六七万人马都护驾到了太原(千牛右卫的“特务”们大都分散在外,可以伴驾的不过是核心的十余人而已)。

六月初一,下达“讨突厥诏”,对东突厥的大战拉开序幕。

“……大隋仁德雄武,天下归心,昔启民汗时,屡求改服归俗,朕以其忠义,多有嘉勉,更以义成公主远嫁漠北,华夷一家,边民安宁……不期始毕继位,忤逆不孝,不忠于大隋于前,不孝于亡父于后,围圣躬于雁门,更倒行逆施,屡屡犯边,侵凌残破河东、关内、陇右数十郡,致边祸连年,不仅大隋子民,及至突厥黎民,亦饱受其苦……俟利弗私立为汗,不思悔过,改弦更张,内以兄弟子侄相争,外与大隋为仇……今朕亲提大军二百万,吊民伐罪……”

然而,百万大军的调动,其难度可想而知,虽然早在去年,隋军就已经开始了筹备,不过大军真的出征,已经是六月下旬。

七月初,漠南。

窦建德乘匹黑马,立在一处高岗上。

“我们现在有多少兵力?”

“回禀大帅,燕山、临榆两镇奉令断后,左右龙虎卫各派一营骑兵袭扰突厥未归,两卫主力,毕集于此。另外,助战的南突厥军,由可汗亲率,有八万之众,合计十七万余。”

“本帅观敌军,当在二十万以上,皆是精骑,步利设军主力,必是在此。杜大人,你意如何?”

杜如晦此番跟在窦建德军中,见窦建德问起,回答道:“下官不识军事,只是觉得,突厥人精于骑射,如此野战,已得地利,我军步兵多而骑兵少,只宜坚守,以拒马围于外,列阵于其中,弓箭却之,俟其疲惫,再做区处。”

“杜大人谦虚了,你之所言,与当日皇上与我等商议军机,颇有相同。只是大人不在军旅,不知此番出征,皇上已经有了新的利器。天子圣明,此战必可大胜!”

“不知是何利器?”

“杜大人勿急,稍后便知。皇上言,此番出征,只恐突厥不与我大军对战,草原戈壁,旷野万里,突厥人若以骑兵纵横驰骋,则我军剿之甚难,若分兵,则必为之各个击破,不分兵,又难以捕捉敌踪。百余万大军虽是声势浩大,然一日耗钱千万,粮数万石,战事最忌旷日持久。而今敌军二十余万于此,几占俟利弗四成兵力,若可大破敌军,则可使东突厥大伤元气。”

“只是敌军势大,又有骑兵之利,大帅还需谨慎。”

正在此时,一阵山呼海啸,突厥人的攻势发动了。

窦建德却是不慌不忙,成竹在胸。

因为他有“利器”---强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