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一百章 征战天竺3

hebinjjwy 收藏 1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隋军与敌军对峙,小攻了几次,并不奏效,下面的将领们不免焦急起来。 “大将军,我军劳师远征,久战不下,师老兵疲,恐非上策,不如回军迦摩波王城,休整军事,再做区处。”一名将领建议,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杨玄挺摆摆手:“我军既已到此,岂可轻退?况迦摩波王城距此不过两百里,退居无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隋军与敌军对峙,小攻了几次,并不奏效,下面的将领们不免焦急起来。

“大将军,我军劳师远征,久战不下,师老兵疲,恐非上策,不如回军迦摩波王城,休整军事,再做区处。”一名将领建议,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杨玄挺摆摆手:“我军既已到此,岂可轻退?况迦摩波王城距此不过两百里,退居无益,反致敌有喘息之机。奔那伐檀那虽不足虑,然其他诸国若调集重兵,则大军危殆。”

“可是大将军,如今既不能速战速决,莫若回师,修葺坚城,备缮守具,或可与敌一战,拖宕在此,有害无益!”

“孰知不能速战速决?诸将军,本大将军说过,早已派出一支奇兵。”

“大将军,除去驻守各地的两万军士,大军俱已在此,不知何来奇兵?”

杨玄挺哈哈一笑,故作高深莫测:“诸位将军,不日便可知晓。”


大军对峙,已经五六天了,突然探子来报,说联军有拔营撤退的迹象。杨玄挺闻言大喜道:“大事成矣!”下令主将整顿军马,准备追击。

众将见状,却不知何故,有人劝阻道:“大将军,敌军今并未败,何以撤军,恐是诱兵之计,望大将军慎之。”

杨玄挺大笑道:“众将不必忧虑,此乃本大将军的奇兵奏效也。”

杨玄挺的确在交战之前派出了一支奇兵---迦摩波降将那答。这那答,算来也是迦摩波国的王族,其祖父与是迦摩波王的叔父。而杨玄挺开出的条件很诱人---只要那答肯合作,就立他做新的迦摩波王。原本废立之事,权在朝廷,不过此时万里之遥,事事请旨,的确不可能,也只能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了。

那答本是降将,能够保留荣华富贵,已属庆幸,此番闻说能够继承王位,自然大喜,欣然从命。而奔那伐檀那王又觊觎迦摩波王位,那答理所当然有了“同仇敌忾”之心。于是杨玄挺将被俘的三万多迦摩波军放归,加上那答原有的人马,也有五万之众,趁着奔那伐檀那主力在北线与隋军对峙,国内空虚之机,由南路偷袭,几天下来,不仅收复了不少被奔那伐檀那占去的失地,还进入到奔那伐檀那本土,竟然弄得奔那伐檀那王城(今孟加拉国瑙岗附近)震动。留守的王子慌忙派人给奔那伐檀那王报信,奔那伐檀那王闻说,哪里还敢逗留,急急引军回援,其他几国见状,各自引兵散去,杨玄挺领兵追击,奔那伐檀那军大败,半道又被那答袭击,连国王也险些做了俘虏,逃回王城的军士,不过十之三四。过得几日,杨玄挺大军进抵奔那伐檀那王城城下,奔那伐檀那王只好派人送上降书降表,表示愿意归降。


南亚次大陆到东都洛阳,山高水长,杨玄挺派出报捷的人,快马在路上走了两个多月,倒比先走了将近一个月的迦摩波国王室一班人还先到了东都。

我得到捷报,自然大喜,下旨封杨玄挺“康国公”,其子三人,长子为未来的国公继承人,次子封侯爵,三子封伯爵,麾下将领,进爵者十余人,又令户部拨银百万,犒赏汉夷有功将士。

不过,我此时关注的重点,西南的天竺还远远排不上号,所以,不想在西南再大动干戈,遣使宣谕杨玄挺:“……当筑寨垦殖,牢立根基……归降之国,益以安抚为上……许大将军康国公自主和议……”

而此时的杨玄挺,也的确难以继续西进了,大军从缅北打到恒河流域,已经千里,所经又多高山激流,国内转运不便,战损也难以补充,已经是强弩之末。接到圣旨,杨玄挺立即开始与天竺诸国议和,而此时,双方已经成对峙之势。

当时的古印度,出了一位戒日王曷利沙伐弹那,本是萨他尼湿伐罗王国(即坦尼沙国,在今印度昌加迪尔一带)的君主,公元六零六年即位,对外用兵,降服了北印度的许多邦国,以曲女城(今印度北方邦坎普尔一带)为中心,建立起戒日王朝。大业十五年(公元六一九年)初,戒日王已经成为了北印度最有实力的君主。

此时,面对着隋的势力进入恒河流域,北印度各国出现了分化。摩揭陀等国纷纷与戒日王达成联盟,希望借助戒日王对抗隋朝。而位于东部的高达王国(即前面说到的羯罗拿苏伐剌那,王城在今印度的比哈尔邦恒河西岸,而三莫旦讬、羯朱温底罗是他的属国),与萨他尼湿伐罗王国素来有仇,自然愿意在大隋尊重其主权的前提下,与大隋结盟。

而被杨玄挺灭掉的迦摩波国,却是戒日王的盟友,只是隋军攻打迦摩波时,戒日王正全力对付另外一个夙敌摩腊婆国(今印度中央邦博帕尔一带),无暇东顾。此时打着为迦摩波国复仇的旗号,不费一兵一卒当上了北印度四十余国的盟主。

于是,南亚次大陆上,展开了一场没有刀兵的角逐。

那答如愿以偿坐上了迦摩波新国王的王位,不过,现在的迦摩波国已经大为缩水,隋军以王城以东五十里为界,界西(今阿萨姆邦大部和梅加拉亚邦全部)归迦摩波,界东,大隋已经新设了“都护天竺将军府”,统辖新占领的土地,将军府设在得胜镇(即因帕尔),在迦摩波王城以东约百里,置天竺镇(今印度阿萨姆邦提斯普尔),由得胜镇向西至天竺镇,置屯田校尉府八座,连同原先的八寨,一共十六个屯卫,计划移民十万,又在整个都护天竺将军府境内,先后封了四十多个土著土司。

而归降的奔那伐檀那王,继续做他的国王,连同羯罗拿苏伐剌那、三莫旦讬、羯朱温底罗、耽磨里底和迦摩波等共六国,都成为大隋的藩属,接受了大隋侯爵乃至县公的爵位。而另外一个重要的北印度邦国泥婆罗(今尼泊尔),遣使向大隋进贡,成为隋在印度的一个“友好国家”。

至于戒日王,虽然打着抗隋的旗号,却没有与隋军打过一仗,而是集中兵力打击摩腊婆国,羯罗拿苏伐剌那(高达)虽然是摩腊婆国的盟友,不过此时对着强大的戒日王,只能看着摩腊婆国亡国。亡国的摩腊婆王提婆笈多侥幸同着数千遗民逃到高达王设赏迦那里。不久,杨玄挺送摩腊婆王及王室近百人至东都,朝廷封摩腊婆王提婆笈多伯爵,在洛阳赐第居住,至于摩腊婆遗民,则迁到都护天竺将军府下辖的屯卫。

被俘的老迦摩波王拘摩罗被送到东都后,也受封伯爵,赐第安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