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九十八章 征战天竺

hebinjjwy 收藏 1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杨玄挺一面派人押送迦摩波王及众王子到东都献俘报捷,当然也不忘送来大批异域特产,一面准备继续西进。 而此时杨玄挺要面对的,是迦摩波王的女婿,奔那伐檀那(在今孟加拉国北部)国王。 在隋军打败这位奔那伐檀那王的老岳丈的时候,他却趁机占据了迦摩波国西部相当大的一片领土(相当于今天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杨玄挺一面派人押送迦摩波王及众王子到东都献俘报捷,当然也不忘送来大批异域特产,一面准备继续西进。

而此时杨玄挺要面对的,是迦摩波王的女婿,奔那伐檀那(在今孟加拉国北部)国王。

在隋军打败这位奔那伐檀那王的老岳丈的时候,他却趁机占据了迦摩波国西部相当大的一片领土(相当于今天的印度阿萨姆邦和梅亚加拉邦西部)。不过,他预见到了隋军的下一个目标必将是自己,于是他四处遣使,向印度半岛各个王国搬兵。十二月初,奔那伐檀那、三莫旦讬(在今孟加拉国南部)、耽磨里底(在今印度加尔各答以西)、羯罗拿苏伐剌那(在今印度西孟加拉邦)、羯朱温底罗、瞻波、伊兰悉勃伐多、摩揭陀、吠舍里(都在今印度比哈尔邦)九国国王会盟于摩揭陀国王舍城,推立摩揭陀国王为盟主,对抗隋军。


按下西南不提,我们还是先回国吧。

这一天,我在御书房接见了几个武将。

左翊卫将军周法尚、右御卫将军陈稜、中郎将张镇周。

“卿等在朝廷众将中,最知水战。前时倭国国主来信,语多不恭,兵部可曾与卿等知之?”

周法尚躬身答道:“皇上,臣与来大将军同渡海击百济,开辟黄海郡数百里,对百济、高句丽成牵制之势,数千忠勇将士,骨骸不得还乡,更有数万庶民,垦殖拓荒,浴血之地,安可轻易委以他人?倭国不过东海蕞尔小国,臣请提师讨之。”

我摇摇头:“朕闻倭国,在东海之中,千里之遥,大业三年,朕遣文林郎裴世清出使倭国,海行数月方至,所涉重洋,又非过黄海可比。劳师远征,并无胜算。况乎突厥乃心腹之患,朕不日讨之,难在东方再开战端,若民力不堪,则天下危殆。”

周法尚跪地答道:“臣虑不及此,请罪于陛前。”

“卿为国效命,何罪之有?我虽不攻彼,彼未必不攻我,且必从百济、新罗,如乘我北顾,北连百济、高句丽,则变生肘腋,未必不成大患,却是不可不防。东海之事,朕欲托与卿等。”

三将齐声道:“臣等愿为皇上效力。”

“与倭国若有变,必倚仗水师。朝廷在东莱,有一支水师,周将军该是熟悉的,不过,这些船大多建于大业六年,至今已近十年矣,且只能算作运输之船,算不得战船。”

“战船?”众将均感讶异。

“朕开百业之科,得擅于造船之才百人,设计出几种战船,朕准备建设水师。周法尚听封,朕令你任北路水师大将军,设镇东莱,朝廷原有海船,大半拨付与你。”

“臣领旨谢恩。”

“陈稜。”

“臣在。”

“你昔日与张将军同由义安(今广东潮州)征流求,对南路海情,当是熟知,朕委你南路水师大将军,义安之东,有一岛,岛旁有良港,朕名之厦门,厦门之旁又有数岛,最大者,朕名之金门,这数岛,皆划与你,设镇驻兵,为水师所用。闽地荒僻,民力有限,你且先驻节义安开府。只是海船,朕只能与你三成。”

“臣领旨谢恩。”

“张镇周。”

“臣在。”

“朕封你南路水师副将,领从三品将军衔,兼任厦门镇总兵。”

“臣领旨谢恩。”

“国用尚需用于北边,朝廷尚不能拿出大笔的钱来建水师,新式战船,只能先建上几艘,试验改进。昔日督造船只者,急功近利,竟使工匠站立水中数日,死者十之七八,卿等此番,当知体恤民力。”

“臣等必当谨遵圣意。”

“原水师水手,随船分归两路,家眷卿等当妥为安置,此后朕自当于沿海更募水手。北路对倭之任尤重,可征募陆战之士一万两千,南路征募八千。所需朕自当令岭南、河南等道力助。鸿胪卿掌客裴世清,熟知倭情,朕任之东莱郡通守,协助周大将军。”


除了军事上的安排,我还在行政上做了些安排,即大力开发闽地。窦建德主政江南东道,先后移民万余,不过主要集中在北部。当时的闽地,只有一个建安郡(今福建福州)。

大业十四年十二月,增设建阳(今福建建阳)、长汀(今福建长汀)、南安(今福建泉州)和龙海(今福建漳州)四郡,其中长汀郡归江南西道,龙海郡划归岭南道,其余三郡,仍归江南东道,合三道之力,向闽地移民。

而黄海郡方面,一方面,全面加强了移民的武装组织,一方面,也组织了当地土著的武装,特别是南部沿海。


大业十四年十二月十五,布拉马普特拉河畔。

两支大军对垒着。

东北方向的一支,背靠布拉马普特拉河,正是杨玄挺的六万隋军。

西南列阵的,是“联军”。奔那伐檀那王出动了几乎倾国之兵,有六万余众,因为隋军的下一个目标铁定是他,而他也以女婿的名义,声称自己理所当然拥有迦摩波王位继承权。相比之下,其他的国王们就没有这样热心了,摩揭陀王虽然是盟主,却连战场也没有来,只派了一名大将领一万军队前来,其他几国兵马更少,七国合在一起,也不过三万而已。不过如此一算,“联军”仍然有十万有余,足足超出了隋军将近一倍之多。

此刻的奔那伐檀那王,满脸鄙夷之色:“我道隋军何等厉害,原来不过如此,背水列阵,必将自取灭亡。”

一名部将说道:“隋军骑兵和强弩甚是厉害,还需小心应对。”

“我和吠舍里的将军领来五千骑兵,足可与之一战,且看我等如何将隋军赶入河中去喂鱼虾!”摩揭陀大将得意地说道。

此时隋军主帐内,一名将领不无忧虑地对杨玄挺说道:“大将军,背水列阵,实在是兵家大忌,不如退守摩揭陀王城,固守坚城,或可无虞。”

“今敌势大,我军远来,所部多为夷人,若有后路,必溃师逃回,不可遏制,而今为大水阻隔,退无可退,方能力战。若守迦摩波王城,彼人心未附,若与敌军内应,必不可守,便是勉强守之,我军孤立无援,敌军倘使长期围困,日久必败!”

“可是……”

“诸将不需惊慌,我已暗布一支奇兵,此战必胜。”

听到杨玄挺的话,众将满腹狐疑,八万远征军,除开阵亡、留守,能够调动的都在这里,哪里还有什么奇兵可派?但是大将军既已如此,众将自然无话可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