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九十七章 击败迦摩波

hebinjjwy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十一月,北方已经是雪花飘飘了,可是印度洋畔,依然是郁郁葱葱。 杨玄挺的军马,与迦摩波王国的大军,在迦摩波王国都城东南百里之外摆开了战阵。 迦摩波王国的军队有八万之众,而杨玄挺的隋军不过五万。迦摩波国王拘摩罗根本没有把隋军放在眼里。虽然隋军此前屡战屡胜,但攻取的大多数只是些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十一月,北方已经是雪花飘飘了,可是印度洋畔,依然是郁郁葱葱。

杨玄挺的军马,与迦摩波王国的大军,在迦摩波王国都城东南百里之外摆开了战阵。

迦摩波王国的军队有八万之众,而杨玄挺的隋军不过五万。迦摩波国王拘摩罗根本没有把隋军放在眼里。虽然隋军此前屡战屡胜,但攻取的大多数只是些半开化的土著部落。

隋军大半是云贵高原的土著,主力是杨玄挺亲领的中军,五千汉军,还有三千汉军,分散在夷族士兵中,其中一千,留在各处城寨。

所以,杨玄挺迎敌的前锋,只有五千人,夷族士兵的大多数,其忠诚度还有待考验,隋军如果得胜,自不必提,如果首战不利,夷族士兵虽不至于倒戈,扭头就跑却是必定的。

迦摩波军率先发起了攻击,八万人,当时便出击了五万,大有一口吞掉五千隋军前锋的样子。

如果迦摩波军的主力是骑兵,此战可能会是另外一个结局。

可惜,迦摩波军基本上都是些步兵。

当迦摩波军离隋军还有两百五十步左右,只见隋军中一名军士当先站起,举起一把“神臂弓”(单兵弩的一种),向敌军射出一箭,箭落在一名冲在最前的敌军士兵脚前,扎在地上,那名迦摩波兵稍愣了一下,发声喊,继续当先冲向隋军。过了约莫十步,那隋军又是一箭,从那名迦摩波兵当胸穿过。只见其他两千名隋军也立刻站起,向冲来的敌军射出弩箭,迦摩波兵纷纷倒地,迦摩波兵也搭箭回射,可是一个顶尖的射手,也不过射出百余步,迦摩波军的箭只,还没有射到一半,就落在地上。

眼看着冲在前面的同伴一排排倒下,而隋军却毫发未损,迦摩波军的士气顷刻间瓦解了,开始后退。

汉军的胜利鼓起了夷族士兵的勇气,杨玄挺出击的命令一下,三千骑兵立刻冲了出去,隋军所用,是产于云南的滇马,耐力强,却不高大,速度也不是很快,所以杨玄挺只配备了一千汉族骑兵和两千夷族骑兵,多数的马匹都用来运输。

不过,对于缺乏骑兵的迦摩波军,即便是矮小而慢速的滇马,也占据了很大的优势。

骑兵之后,数万夷族士兵呐喊着尾随而上,这些西南土著的脚力,要比中原来的汉人强得多,大多打着赤脚,却是健步如飞,而射箭的功夫,也是非常精准---由于可以想见的原因,弩兵只配属汉军。

而原本打前锋的汉军,此时还有四千步兵,依然保持着严整的阵型,却成了在最后压阵。

眼看兵败如山倒,迦摩波王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象兵。

近千头战象迎了上来。

当年,曾经不可一世的亚历山大大帝,在进攻印度的时候,就是在战象面前吃了大亏。

在公元七世纪,战象,无异于二十世纪的重型坦克。

果然,面对着这些庞然大物,追击的隋军乱了阵脚,开始往回跑。如果不是领兵的下级将领尽力维持,甚至不惜斩杀了数十个逃兵,这股“洪流”将会冲毁压阵的四千汉军的阵脚。

汉军阵脚不乱。

象阵虽然可怕,但是当年隋军在交趾已经见识过了,此前,隋军的主要将领们已经预见到了迦摩波军会来这么一手。

当战象越来越近,隋军射出了一阵弩箭。弩箭的威力,足以在百步的距离穿透大象的厚皮。

然而仅此还是不够的,所以,隋军的弩箭,还多出另外一样东西---火。箭的前面,都绑了棉纱,而且是用桐油或者茶油浸过的。

战象的阵脚乱了,有些甚至冲倒了边上的同伴,不过迦摩波军的大象数量实在不少,许多负痛之下,冲的反倒更快了。

不过,隋军阵前,却已经多出一样东西。

就在迦摩波军放出战象,隋军败退的时候,四千汉军已经悄悄变了阵。

当中的弩手不动,两边的弩手闪向两翼,这样,阵中便让出两条路。

另外两千步卒,推出一些东西。

那是拒马,就是将整棵的木头的一头削尖,用其他木头支撑架起来,尖尖指向敌军马来的方向,战马撞上,立刻开膛破肚。

不过,隋军的这批拒马却是特制的,比起寻常拒马,粗壮高大了许多,我们不妨称之为“拒象”。南亚的深山老林,就地取材找些大木头自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这些“拒象”未免太过笨重,而布阵却需要越快越好。这倒难不住隋军,他们在“拒象”下面装了木轮,便于推动,等摆好位置,再用刀斧将轮子劈坏。

等“拒象”摆好,隋军弩手各归原位,四千兵士全部躲在了“拒象”的后面。

迦摩波军的战象冲上的,是一根根削尖了的粗壮圆木。

而此时的隋军,因为距离近,已经改射弓箭,弓箭的穿透力大减,但是箭头却是用筒箭毒浸过的。并且射手也增加了一倍---所有四千人都在张弓搭箭。

象阵被破,隋军士气大振,原本已经几乎作鸟兽散---如果不是中下级和汉族军曹尽力维持,这些夷兵估计早就跑光了。不过现在,他们又开始发狂地追逐迦摩波人。

迦摩波士兵此刻已经全无斗志,或是拔腿逃命,或是束手就擒。

天还没黑,大战就已经结束了,连迦摩波王也做了俘虏,只有王子领着不足一万残兵败将逃回了王城。

可是,王城也并不安全,王国军队的主力已经大半在白天的战斗中被歼灭,一万余人战死,三万多做了俘虏,其他人则跑了个干干净净。

第二天,当隋军兵临城下,王城守将那答开门出降,并且把四位王子作为礼物献给了隋军。

杨玄挺接受了投降,同意大军驻扎在王城之外十里,不过迦摩波必须向大隋正式投降,并且献出粮食和大量财物。

隋军远道而来,虽然步步为营,注意后勤保障,不过粮草终归还是有些不足,故而索要粮食,自然成为第一要务。而财物则是用来老君的,当然将领们此时不会客气。不过夷军士兵打仗,第一为的就是钱,汉军自然也不会跟钱有仇,打下一座繁华城市,“放假三天”原本是免不了的,杨玄挺如果不让迦摩波人出一大笔钱安慰自己的将士,这兵可就很难带了。

投降的迦摩波将领被杨玄挺临时委任为王城的“治安官”,帮助“维持”。因为王城虽然降了,不过王国还有许多地方没有归顺,一些地方实力派在隋军与国王决战时采取了“坐山观虎斗”的策略,试图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也“过把瘾”。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月余之后,秉着隋军惯用的又打又拉的风格,隋军控制了迦摩波的绝大多数地区。这时的隋军,前锋已经进抵迦摩波王城以西两百里,控制了相当于今天的印度阿萨姆邦和梅亚加拉邦大部以及那加兰邦、曼尼普尔邦、特里普拉邦和米佐拉姆邦的全部,以及孟加拉国的吉大港一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