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九十六章 室韦都护

hebinjjwy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十月底,朝廷接到了平定室韦的捷报。 十一月初一,诏命设立室韦都护将军府,归安东都护大将军节制,下设那河镇(今黑龙江肇源)、室韦镇(今俄罗斯布拉申维斯克),各驻军三千五百;另设六屯田校尉府,各驻军五百,招民屯垦;在其地分设东室韦、西室韦、乌罗护、山北、移塞没、讷北支、落坦、俞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十月底,朝廷接到了平定室韦的捷报。

十一月初一,诏命设立室韦都护将军府,归安东都护大将军节制,下设那河镇(今黑龙江肇源)、室韦镇(今俄罗斯布拉申维斯克),各驻军三千五百;另设六屯田校尉府,各驻军五百,招民屯垦;在其地分设东室韦、西室韦、乌罗护、山北、移塞没、讷北支、落坦、俞折、大室韦(今外兴安岭)九都督府,以当地归顺的部族首领为都督,各加县公爵。

与此同时,位于金齿诸部以北,居住在怒江两岸的少数民族部落归附,设置怒水东岸、西岸土司府(今云南怒江州大部和迪庆州一部),归南宁都护大将军属下的都护金齿车骑将军府(驻永昌郡,今云南保山)辖制。

不仅如此,南宁都护大将军杨玄挺还在我的授意下,从开远镇(今缅甸密支那)继续向西发展。

从密支那向西,便是今天的印度。

对于那条“麦克马洪线”,我是耿耿于怀的。

同样耿耿于怀的,还有藏南(印度称阿鲁纳恰尔邦)。

征服突厥、高句丽的下一步,我的打算就是宝髻,乃至整个吐蕃。

所以,我突发奇想,假如可以在一千多年前就把喜马拉雅山两侧都纳入中华版图,历史又将会是个什么样子?

古印度,中国史书中也称天竺、身毒,与中国并称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公元前四世纪后期,强盛的孔雀王朝兴起,在阿育王时代发展到全盛,版图扩展到除印度半岛最南端以外的整个南亚次大陆,即包括今天的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但是阿育王死后不久帝国便陷入分裂。公元前一八七年,孔雀王朝最后一个国王被推翻。此后,印度半岛再也没有统一过。此后,笈多王朝一度兴起,但在其最强盛是时候,也只是控制了印度半岛的中北部,向东达到恒河和布拉马普特拉河交汇的地方(今孟加拉国北部)。公元六世纪,笈多王朝灭亡,到了隋唐时,印度还处在四分五裂的局面。

印度的这种分裂,对我的“野心”一步步取得进展,还是大有好处的。

为了西征天竺,我允许了杨玄挺组织了一支八万人的军队,主体是西南少数民族。

早在大业十三年,隋军就越过了今天的钦敦江(今缅甸西北部,靠近印缅边境)。大业十四年九月,已经控制了相当于今天印度那加兰邦和曼尼普尔邦的地区,并设立了得胜镇(今印度因帕尔一带),归顺的十来个土著首领,自然也受封土司。

这时,杨玄挺开始遇到了真正的抵抗,当时的古印度的一个较大的邦国---迦摩波王国(王城在今印度阿萨姆邦高哈蒂一带),成为隋军西进的阻碍。不过十月,隋军的一支还是向北,占领了今天的萨地亚一带,抵达喜马拉雅山脚下,隋军在因帕尔至萨地亚一线,筑起八座城寨,以后依靠这些城寨,建立起屯田校尉府。


回到东都,已经两个多月了,因为北方的战事,一直没有顾上去看看沈莺母女,这一日终于有空,便领了许安等一干人等出宫。

巧儿此时已经将近半岁了,正是牙牙学语,我和沈莺一直逗着她笑,倒也其乐融融。我和巧儿,虽然并未见过几次,不过半岁小儿,还不知道认生。

我将一个金锁挂在巧儿的小脖颈上:“只希望我的小巧儿,可以快快乐乐,健健康康地长大。”

沈莺幸福地依偎在我的身旁,我却突然想,假使她知道了我“金屋藏娇”,又纳了湖衣和玉书做了侍姬(她俩并无嫔妃的名分),不知该做何想?只是沈莺出宫后,一直都很恬然,也极少与宫中来往,我的事情,除了皇后,元妃等其他人也所知不多,沈莺更加是无从得知。

我此刻心中对她满是歉疚,把她朝着自己又揽了揽:“前些时,西域贡来一批和田美玉,她们近水楼台,都先拿了,只你还未得。不过,我却嘱咐许安,悄悄先拣了两件上好的,一件给了皇后,一件留着给你。”

“我哪里敢和皇后娘娘比?既是好的,依着宫中的礼数,该轮着贵妃娘娘,你只须随意带件来,我也知足了。”沈莺虽是如此说,可是她的表情可以看出,对于我把她排在其他妃子之前,还是感到幸福的。

“萧娘娘是朕的皇后,你却是我的夫人,其他人,哪里能够和你俩相比?”我从怀中摸出一件上好的玉镯,戴在了她的腕上。

临走,我又留下两个嬷嬷,帮助沈莺带孩子。


过了几日,我又去了“双燕山庄”,这还是我第一次到山庄来,原是打算回到东都后一个月“小坐”一次的,可是因为阿史那咄吉的缘故,一直未能成行。

山庄的布置,虽不繁华,却也别致,看得出两人是很有品位的,就着邙山下的一处池塘,倒是拓出一片小巧的江南园林来。

美色当前,自然是“一晌贪欢”,在“双燕山庄”留连了一日,第二日吃过午饭,返回东都,进宫时已经是暮色降临了。

我有晚上处理国事的习惯,简单用过膳,便去了御书房看折子。

看到一份奏折,我突然勃然大怒,将奏章掷在地上:“岂有此理!”

许安慌忙把我丢在地上的奏章捡起来。

“立刻宣召当值的内阁大臣到御书房议事。”

许安应个诺,赶紧出去传旨,过了一会,张须陀、虞世基、裴矩等几个人就进来了。

“这是鸿胪寺转来的折子,说的是倭国使节递交国书,众爱卿看看吧。”

“日出处天子致日落出天子……”虞世基小声念道,立刻显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倭国可恶,竟然对上朝如此不敬!这鸿胪寺怎可将此等狂悖之言呈于圣前?”

“言辞不恭倒也罢了,倭国几次来使送来的信件,有那封是言辞恭谨的了?此等不过口舌之争的事情,朕岂会放在心里?此事也怨不得鸿胪寺,兹事体大,鸿胪寺安敢不报?你等且先看看倭国国主后面讲的!‘……尔所置黄海郡地,半本属我任那之地,半本百济之地,尔以大凌小,自百济处取之。今致信于贵国天子,早撤郡县,所占之土,半还于倭国,半还于百济,则不起刀兵之祸,不然,必起雄师十万,与尔一较短长……’这哪里是什么国书,分明是战书!”

“倭国小丑,何足为惧!皇上,臣请领兵三万,必可破之!”张须陀道。

裴矩却摇摇头:“倭国在海中,何止千里?我朝今日之大敌,是始毕(即阿史那咄吉)的突厥,不宜再做分心。”

“朕之所虑,我与突厥交战,倭国与百济、高句丽勾连,则其事堪忧,须早做防范。虞世基,拟旨,令郡守来楷,早做预备。再旨,左翊卫将军周法尚即日返京,朕有大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