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说起室韦,大家比较陌生,不过室韦中的一部分,以后形成了一个大名鼎鼎的民族---蒙古族。

室韦,也称达怛、塔塔尔,与鲜卑其实是同宗同族,都是东胡人的后裔,鲜卑人南下中原,接受了汉文化,一部分继续留在故土,以渔猎为生,就是室韦。

当时的室韦人,生活在嫩江、绰尔河、额尔古纳河、黑龙江一带,也就是今天的黑龙江大部,内蒙古东北部和俄罗斯西伯利亚外兴安岭以南地区。室韦人分成五个大的部族---南室韦、北室韦、钵室韦、深末怛室韦、大室韦,大部族又由若干小的部落组成,比如南室韦,其地在契丹以北,有多达二十五个部落,北室韦也有九个部落,钵室韦、深末怛室韦、大室韦位置更北,也更加落后。部落首领称为 “莫贺弗”。

突厥人控制蒙古高原以后,也使室韦成为了自己的臣属,派了三个“吐屯”(总领几个部落的官员)统治。

当初随同突厥侵隋的,主要是南、北室韦。

而今,趁着突厥新败,又要忙于平定铁勒的叛乱,我派出大军,收服室韦,也是斩断突厥的一条臂膀。

大军此番出师,依然采用当初收服契丹等部的策略,对室韦各部招抚为主,军事为辅。对于归顺投降者,封官进爵,反抗者武力打击,并且对其部下重金收买,分化瓦解,而后仍然任命室韦贵族统治,不过其中实力较大的(主要是南室韦),则将其分解成两三个部分。

七月,突厥派军五万援助室韦,朝廷通过“漠北宣抚司”和千牛右卫的细作,早已得到消息,也动员夷汉联军四万北援,同时又在北边用兵十万---春季的大军主力仍然驻在河东、关内两道,联合阿史那叱吉袭扰突厥本土。八月,大军在呼伦湖畔击败突厥军,斩杀虽未过万,却迫使突厥撤回。

十月,室韦各部基本得到平定。招抚之策对于获胜起了很大作用,室韦人对突厥人的忠诚到底有限,在谁手下不是照样做自己的土皇帝?何况大隋比起突厥可是要大方得多。也有几个不识相的,结果是被自己降了的部下取而代之。


六月,突厥。

一处营帐内,几个汉人打扮者唉声叹气。

“而今来到突厥,寄人篱下,处处看人脸色,岂是大丈夫?”说话的,正是刘武周。

他近侧所坐,正是亲信加亲戚的宋金刚。

“当日还在桑干,突厥人已经是颐指气使,今日我等沦落至此,自然是处处受制于人。而今突厥屡败,竟将气出在我等头上,不仅供应日见缺乏,好不容易逃出的两三千弟兄,也是受尽欺压,已经无缘无故被突厥人杀了数十个了。”宋金刚也是满腹怨气。

另外一将说道:“大王(刘武周兵败,阿史那咄吉废了他的“定杨天子”,而称“归王”),弟兄们思乡心切,已经跑了两三百人了。”

“大王,寄人篱下的日子,我们受够了。”

“可是,我们是造反的乱臣贼子,天下之大,又能往哪里去。”刘武周叹了口气,犹豫着说。

“而今的天子,倒是宽厚,刘鹞子归顺,也封了郎将,我等若归降,虽不能得封官爵,却可以叶落归根,想来做个寻常百姓,还是可以的。”宋金刚说道。

“大王,早做决断吧,不然,过些日子,弟兄们也要跑光了,那时突厥人对我们,恐怕还不如现在。”一将说道。

另外一将也道:“而今突厥屡战屡败,看来早晚要被朝廷大败,我等又何必等到那时,怕是更加既不能见容于朝廷,也不能见容于突厥。”

众人七嘴八舌,大多都是表示希望归乡。

刘武周咬咬牙:“既是如此,大家各自回去准备,今夜就悄悄开拔,莫要叫突厥人察觉。”


深夜,刘武周的营地,一个个黑影来回走动。

“都准备好了吗?”

“左营好了。”

“中营好了。”

“大王,不见了右营副将罗麻子。”

刘武周闻言大惊:“谁见过罗麻子?”

“我晚饭后还见过他,也就个把时辰。”

“罗麻子必是去向突厥人告密去了!”刘武周说道,他到底也是一位枭雄,立刻做出决断,“大队由宋将军领了速行,我带中营断后。”

“怎可留大王在此?我愿断后。”宋金刚道。

“我是造反的渠魁,回去只怕也难脱罪,留也是死,走也是死,只要让弟兄们得条生路,我也算对得起弟兄们了。”刘武周惨然一笑。

闻得刘武周此言,众将一起单腿跪倒:“愿与大王同生共死。”

宋金刚道:“大王若不行,弟兄们也必不肯去!大王,既已如此,我们一起走,生便同生,死便同死!”

“生便同生,死便同死!”众将齐声道。


刘武周的人马在夜色中行出四五十里,虽然都是骑着马,可是带着辎重,此时已经眼看就要天明。

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

刘武周和众将脸色大变,一将翻身下马,伏地听声,脸色更是紧张:“大王,四面皆有突厥骑兵,我们被包围了。”

刘武周面色凝重,他把牙一咬:“抛弃辎重,所有人一起向南,冲,冲出去一个算一个,谁都不要回头,只管向南!我们回家。”


黄昏,宋金刚领着四五十人在一处山洼中。

突然,一阵马蹄声传来,众人大惊,虽然已经是疲惫不堪,却还是持起兵刃,爬上高岗,伏地观望。

过来的是十余骑兵,宋金刚仔细看清来人,站起身喊道:“李将军。”

来者听到叫声,先是停马观望,看清楚了,也向着岗地奔来。

“李将军,你的左营……”

“能跟着我的,就只有这些人了。”

“可有见着大王?”

“没有。宋将军,我有个不祥之感,大王只怕凶多吉少,不然,突厥人一定会继续追我们的。”

“李将军,你带着人,在这里等我,我趁着夜色,一个人回去找找,到了四更若是不见我回来,就劳请李将军带着这些弟兄们归乡了。”

“宋将军,你……”

“我与大王,既是姻亲,怎可抛下大王独自逃生,大王如果真有不测,我也要找到他的尸体,带回马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