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九十一章 王世充的礼物

hebinjjwy 收藏 1 1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王世充的礼物的确出乎了我的预料。 他次日带入宫的,却是六个二八佳龄的美女。 这些个美女,都是王世充从扬州、南京挑选的。扬州、南京自古就是有名的脂粉之地,馆阁众多,这些馆阁,会挑选一些漂亮的女孩子,教授琴棋书画,精心培养,出来的女子,既不同于大家闺秀,也不同于小家碧玉,别有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王世充的礼物的确出乎了我的预料。

他次日带入宫的,却是六个二八佳龄的美女。

这些个美女,都是王世充从扬州、南京挑选的。扬州、南京自古就是有名的脂粉之地,馆阁众多,这些馆阁,会挑选一些漂亮的女孩子,教授琴棋书画,精心培养,出来的女子,既不同于大家闺秀,也不同于小家碧玉,别有一种风情。

我呵斥道:“王世充,此是何意?”眼睛却不由自主的暗中打量几位美女,就算不能个个说是国色天香,却也当得上花容月貌,千里挑一。

王世充连忙跪地道:“臣久在淮扬,素闻当地女子美艳,又听得皇上龙潜之日,久居江都,故而从江都、丹阳挑的几位通琴棋书画者,只是望君王日理万机之余,略解小乏。是臣眼光拙劣,此等蒲柳之姿,何能入宫?臣惶恐。”

其实我倒不是说他挑的这几个女子不漂亮,老实说,我虽然危襟正坐,其实已经暗中瞟了不下数十眼,尤其当中两名女子,一着红衫,一着绿衣,其他几个本已很美,可是她两较之其他几个,却如鹤立鸡群,我的眼睛,几乎快要拔不出来了。

萧妃当日说我仍然不脱好色,其实真的不假。

不过我的面上依然是正人君子的模样:“朕数年来,屡诏不征民间女色,就是宫女,也是独女不征,到期放还,尔今日方镇南京,就行此扰民之举,欲置朕何地?”

王世充慌忙叩首:“皇上,此间女子,皆是臣重金求购于馆肆,并非强征于民间。”

“大胆,花柳女子,尔也敢带到御前?”

“皇上,这些女子虽然购得于馆肆,尚是清白之身,未曾出阁,臣岂敢亵渎于君前?”王世充匍匐在地,偷眼瞧我,恰看到我偷眼去看那几个女子,“这些女子,均可称绝色,更怀佳艺,若是沦落馆阁,实是可惜,故而臣斗胆,为其赎身,献与君前。”其实隋时,伦理道德尚不似后世,就是到了百年之后,尚有子娶庶母(唐高宗和武则天),父夺子妻(唐玄宗和杨贵妃),所以王世充之举,倒并非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

我的魂儿其实已经丢了一半。这几年,一直有意回避女色,临幸的,不过几个后妃,第一自然是沈莺,不过她怀孕、生产,自然相处少了许多。其次是元妃、高妃,不过元妃而今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比起过去,自然有些色衰,而高妃自丧女之后,郁郁寡欢,更是憔悴。至于皇后,其实一直是敬重对于爱意。

所以,此时对着几个美女,自然心有旁骛。

我于是决定借坡下驴,六个美女全部留下,似是不妥,不过以天子至尊,留下红衫绿衣,应该不算过分吧。

“既是爱卿有心,朕也不便拂了爱卿美意,就将着红衫和着绿衣的两个留在宫中,其他几个,爱卿还是领出宫吧。”

“臣领旨。”王世充跪谢道,脸上露出几分得色,我见他如此,不由想到些别的。

“不知这四位女子,爱卿意欲如何处置?”

“这……臣意送归南京,再做处置。”

“既是绝色,也别委屈了她们,送回馆阁,实在可惜,给人做侍姬,只怕也是不妥……”我停顿了一下,看看王世充,心中想,只怕这老小子要自己留着,偏不能让你如意,“朕意,就在朕的千牛卫、骁果卫中,择几个平民出身(贵族出身的名堂太多,少不了什么门当户对的规矩),尚未娶妻的年青军官,朕与爱卿一起做媒,岂非是美事?也好让她们从良。”

“皇上圣明。”

“她们既出身馆阁,自是无娘家人了,朕就与爱卿各给她们四人每人赐银百两,以为陪嫁。”我又小敲王世充一个竹杠,心中不禁几分得意。以王世充的权势,想来他当日破费,并不会太多。


我在宫中找人选了处僻静的院子,整理妥当,先安顿下两个美女。

两个美女经过馆阁多年的培养,色艺俱佳,比起出身大户人家的后妃和出身良家的沈莺,自然是别有风情。

红衣女子出身南京秦淮河畔,琴棋书画,无所不通。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本姓早已忘了,在丹阳(即南京)时,妈妈给奴婢起了个名字,叫做红拂女。”

红拂女?我心中一愣,虬髯客和红拂女的故事,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不过眼前这个娇小动人的女孩,实在难以让人产生“侠女”的感觉。想来红拂女大概是当时风尘女子常用的一个名字。

“你既已入宫,朕便给你起个名字,叫湖衣吧。”

红衣女子很是乖巧,立刻跪下谢恩:“湖衣谢过皇上赐名。”

我又去问绿衣女子,她是王世充从江都买来的,尤其擅长书画。

“你呢?”

“在扬州时,都唤奴婢绿珠。”

“朕可不愿做石崇。”石崇是西晋时有名的大臣,他的出名是因为奢侈,而绿珠是他最宠幸的侍姬。“你的书画不错,便叫玉书吧。”

绿衣女子也是一样的聪明伶俐,也磕头谢过了恩。


第二天,我过了晌午才从小院里出来,去御书房处理了一些公事,晚上和皇后一起用膳。

用过膳,皇后突然说道:“皇上昨夜良宵如何?”

我脸上一红,料是许安已经报过她:“朕昨日,倒是唐突了。”

皇后嫣然一笑:“皇上身边,已经数年未添女色,以天子身份,恩泽广施,本是应当,只是望皇上切莫忘了初衷。”

想想这两日的确有些耽于女色的味道,我面上又是一红:“皇后说的是,朕会警醒的。”


五月十八,又一次前往嵩阳宫避暑。

出发之前,我自然要到沈莺那里,去看看她和孩子。

另外一件事情,是安置湖衣和玉书,宠幸是一回事,册封又是一回事,她们的出身,无疑是个大阻碍,而我也不能不顾及自己的声誉。

况且,宫中的气氛,她们两个也未必会适应。

所以,我在洛阳城外不远的邙山脚下,购置了一处庄园,起名“双燕山庄”,让她俩居住,拨了十来个侍女和太监侍奉,又安排了一些侍卫,在庄园外护卫。在洛阳的日子里,每个月,我会抽出两三天,带上几个近侍和侍卫到双鹤山庄小住,平日里也不至于“贪色误国”。

其实误国者自误,与美女何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