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七种武器之碧玉刀——伍六一

许八多 收藏 3 597
导读: 身,修长;腰,紧耸;背,峭立;刃,寒薄。        秀于林,碧玉妆成;高于人,却太过粗糙。        背景,正值人生的春天。        出世时是把锋芒毕露的百炼钢刀。这单刃砍杀兵器专为杀敌炼治。那些在战火中铿锵牺牲的前辈,每一个人的名字都砥砺过他的刀刃,其锐利坚韧的程度代表对他们的追怀与尊重。他在追怀与追求中成就着自己,又在追怀与追求中走火入魔。不知何时,刀性控制了使刀人,与他合而为一。他即是刀,刀即是他,只知逞强好胜,不懂人情练达。只为荣誉,刀过处,就有硝烟腾起,血

身,修长;腰,紧耸;背,峭立;刃,寒薄。


秀于林,碧玉妆成;高于人,却太过粗糙。


背景,正值人生的春天。


出世时是把锋芒毕露的百炼钢刀。这单刃砍杀兵器专为杀敌炼治。那些在战火中铿锵牺牲的前辈,每一个人的名字都砥砺过他的刀刃,其锐利坚韧的程度代表对他们的追怀与尊重。他在追怀与追求中成就着自己,又在追怀与追求中走火入魔。不知何时,刀性控制了使刀人,与他合而为一。他即是刀,刀即是他,只知逞强好胜,不懂人情练达。只为荣誉,刀过处,就有硝烟腾起,血光洒落,无人能够遁迹;亦有情义,惺惺相惜肝胆相照的只有先人和高手。


如此偏狭刚硬,盛气凌人,却无人折损其尊贵。一把好刀,衡量它的标准,不是一排量化的指标,而是来自于他人的敬重和畏惧。所有的信息都在传递:他实在太好!他在这样的信息传递中越来越好,如猛虎巨狮,自高自大。太过强势让他忽略了自己的不完美,没有自省与内视,比如,他看不到直性子是他的死穴,冲动莽撞是他的硬伤,他硬要看看九五里面到底有什么,九五里面是他毫无价值的轻松阵亡。


或许是知迷不返,或许是执迷不悟。当然是如此。没有友人的增补进益,他与烟为友,一盒一盒,全部工资,抽掉的不是他的孤独,而是他的寂寞;而在别人沉睡时,那个宰鼠生食的他又传导出一个多么肃杀的孤独!这孤独将他带入的深度与高度我无法想像,只能看到一片大雪覆盖,玉洁冰清,只知他去,必是一支壮士去兮不返的慷慨悲歌;他留,火气与血性在某一制式、不可剜除动摇的平庸和平淡面前,难免卷了刀刃,自伤了腿脚……


直到有一天,一张木木的脸孔映上了这把钢刀。


木头不是送来成才的,而是送来让这群人见识真正的高手是什么样的。没有人知道他携带着这样一个巨大的秘密。高城说,你就是我的地狱,事实上却被赠予了高阔辽远。对伍六一来说,这块木头是他的一个劫数。他大火淬炼,大力锻造,满头大汗,喉咙大释放,面部大扭曲,直到惊觉手下的那块物质不是铁,成不了钢;他又横削,纵劈,斜砍,使出了看家本事,那木头似乎又成了钢,毫发无伤。他雕琢不好他,就想杀了他。不是他人性如此,是控制他的刀性杀机顿起。不成功,就是失败,是失败就要丢弃,何况,这个失败将带来他不能目睹的副作用。不抛弃,不放弃,那也需要对方自己值得上!


失败等于丢弃,失败也会等于自弃。现在,他要丢弃的是许木木;将来,他要丢弃的,就是他自己。他不知这根木头是前来解救他渡他的人。冥冥中却又由怨结下一个缘。班长适时而悲壮地走了,他被叮咛照顾木头。砍杀的欲望始终在铮铮作响。事关爱恨情仇。事关世界观价值观。再优异他也就是瞧不上。刀和木头没有共同语言。一场推心置腹的谈话也像是角斗格杀。他们被分开了,却又开始藕断丝连,那个寂寞高手的能量时时地通过一根牵挂的丝线传导进他的筋脉。渐渐地,粗犷中渗入了细腻,刚硬里始见温柔,凑在一起时也像故友重逢,也能谐调了,也能玩笑了,也能情义相见地为他耍个花招,前所未有地受个处分……不知不觉中,生出了爱。他被不曾被他动得分毫的木头,不,是他从未体验过的兄弟之爱,润饰为玉。


不再只知仇杀,友爱这个在他走火入魔时失却的一魄,辗转回来,宛如婴孩般从头开始,慢慢长大。


他们又走到了一起,为同一个目标冲锋努力。这个目标选择了他,亦拒绝了他。仿佛是在告知命运的选择。这个残忍的告知使我们有幸目睹一把刀是如何饮泣。钢刀不会哭,奈何彼时已是一把具备生命意识的碧玉刀。——就在那个残酷的情境里,在他终于承认他们是朋友时,那个缘瓜熟蒂落,这把刀焕然一新。


他有大爱,有大恨,有大志向,有大追求,可天地无义,不佑刚直;天地又有情,给他伤口缺憾,让他从中回归血肉人性。肉体的残疾,最终将会为他带来思想的完满丰沛与温润柔和,这是不是为他许下一个刚柔相济、阴阳调和的保证?保证他在更为残酷复杂的人生战场,不会遭遇灭顶的陷落,即使腿有残失,也能健步如飞。


挥手自兹去,萧萧斑马鸣。马嘶泪落中,此刀在江湖消失。刀为自己选择了结局:破碎。可人已玉成,何必遗憾。他没有告别,因为他知道还会重逢;他做出的动作是偿还,因为他知道还要相聚。重逢相聚之日,便是他寻回自尊之时。那将是一幅岸然挺立,彼此相映成趣的光辉图象……只有他。只有他。留下了一个侠士的传说,生在了人的心头。他的离去,让敬重他的更加敬重,让疏远他的开始在内心里接纳,让未曾相逢的孤人寒士,在灵魂中与他相遇相知。


——这就很完美吗?这就是迷悟之后的最好结局么?


高城他爸仙人指路地说,自尊心太强,凡事都要求成功,搞不好也要失败。高城说他没弄明白其中的意思,却将这话转赠给伍六一,就像转赠了一个命运。他真是太客气了,他就这么婉转了一次,却要为此追思一生。不,我坚信不是命运作祟,即使是,这把刀也能依靠自己杀出这样的世俗套路。他没有做到,不是败于偶然也不是败于必然,他是在一个文人难以更变的哲学观照中折戢沉沙。



《士兵突击》七种武器之碧玉刀——伍六一


《士兵突击》七种武器之碧玉刀——伍六一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