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要换一种活法1(蓝剑军团)

王浩林19541017 收藏 9 193
导读:一九七四年,国民经济开始走上正轨,文革中的一些极左的做法也逐渐在纠正,在这种形势下,我们这些所谓的‘知识青年’也开始通过各种渠道返城了。 我在那年的六月二十号接到通知,两日内到县林业局报到,具体干啥,通知上没说。反正知青点的同学们都走了,我光棍一条,打起行李就出发,利索的很。 二十一日早上,不到八点我就等在县林业局的门口,看门的大爷问我干啥,我说来报到,大爷就把我让进了传达室,并为我倒了一杯热水,我感动得几乎掉下眼泪——这几年里,谁把我们知青当人看过! 直到八点半,上班的

一九七四年,国民经济开始走上正轨,文革中的一些极左的做法也逐渐在纠正,在这种形势下,我们这些所谓的‘知识青年’也开始通过各种渠道返城了。

我在那年的六月二十号接到通知,两日内到县林业局报到,具体干啥,通知上没说。反正知青点的同学们都走了,我光棍一条,打起行李就出发,利索的很。

二十一日早上,不到八点我就等在县林业局的门口,看门的大爷问我干啥,我说来报到,大爷就把我让进了传达室,并为我倒了一杯热水,我感动得几乎掉下眼泪——这几年里,谁把我们知青当人看过!

直到八点半,上班的人才陆陆续续地到了单位,大爷告诉我人事股的人来了,让我去报到,于是我整理了一下身上穿的旧军装——那是唯一的能过到正式场合的衣服,拿着通知书和公社的介绍信到了人事股。

虽然人事故的工作人员很热情,但办手续还是用了一上午的时间,到下班时才算全办妥。由于我刚报到,身上又没钱,办公室的老秦给了我一个月的饭票和粮票,并告诉我钱票不用还了,将来从我的工资里扣,但粮票是要还的,他让我尽快地把户口迁来,把粮食关系早日办妥。

头一次在机关食堂吃饭,除了新奇之外,最让我高兴的是这里没有粗粮,白面大米随便吃,只交定量的粮票,而且菜有好几种,肉菜很多,下乡时一年也吃不了几次肉,可现在,估计我这一顿就吃了三四斤。

下午办公室的老秦找我谈话,说先不安排我的工作,最近要开展全区的林业普查,参加普查的人员大都是从各公社抽调上来的,虽然要求要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可谁知都是些啥水平呢?因此就把他们分了组,由局里的技术员任组长,但问题是技术员不够,所以就‘没牛抓了个马耕地’把我凑了数了。

按区林业厅的安排,普查前要培训,于是我们这个四十九号人的临时普查队就开始了为期一个礼拜的培训,除了从区里来的几位技术员以外,负责培训的还有一个工程师,好像是姓胡,上海人,南京林学院五十年代的毕业生,因为家庭出身不好(据说还是蒋介石的亲戚)被发配到了这里。这人是个典型的上海小男人,异常的讲究,自己干净不说,还要求大家也要讲卫生,这在如今不算啥,当时可就惹起了众怒。几个技术员一致反对他,搞得他形单影只,没得一点人缘。话又说回来,这人的业务可是局里一流的,最后的汇总、造表、绘图都离不开他,所以大家也就不能太过分,该宽容的也就不计较了。

我带着个组的成员还不错,七人里四个回乡的初中生,还有两个复员军人,几天的培训使他们掌握了初步的测绘技术(也包括我),而且很快地就成了一个很团结的集体,军人就不必说了,农村的学生大都住校,所以习惯了集体生活。

七月一日,我们就正式开始工作了,全县占地面积约有五百多平方公里,需要我们走遍每一寸土地,工作量是非常大的,而且时间要求也很紧,九月底前一定要完成,不然的话,就会影响全区甚至全国的进度。

时间紧,任务急。局里为普查队配备了一辆嘎斯69吉普车、一辆铁牛55轮式拖拉机,八顶帐篷和五十多个行军床。

普查开始了,队里的安排是先难后易,先从边远地区开始,到最后再回到城边的几个公社。

于是,我们就到了县里最北端的一个公社,那里往北是一个牧业旗,往西则是另一个县,拖拉机将我们七个组从最西端开始依次每隔五公里放一个组,直到最后。

普查工作的大致程序是这样:每组发一张从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上铰下的小图,每张图的实际距离是长五公里,宽两公里,每隔五百米算一个点,以这个点为圆心,半径十米内的树木全都登记其胸径、树冠面积以及树种和病虫害情况。如这个点没树的话,就是啥登记啥。

工作的工具式罗盘仪和标杆,在出发点用罗盘仪根据地图对准方位,然后让一位队员持标杆向前走大约五百米,站定后由使用罗盘仪的队员用小旗指示标杆前后左右移动,直至到准确五百米的点上,标杆是红白相间的,每个间隔是十公分,但在罗盘仪望远镜镜头的刻度上,每个间隔是一百米,在仪器中指示标杆移动,直到刻度和标杆间隔完全吻合,这个点就算完成了,接下来就是数棵数,量胸径,算树冠,而后逐一登记,这个点的测量工作就算结束。

完成了艰难的第一步后,以后的工作就好做了,我们一鼓作气把八十四个测量点全部干完,才下午四点多,于是在等车来接的时候,我已把测量结果全部整理汇总了。我们是第一组,所以拖拉机准时在五点半来到预定地点,整理好仪器和其他物品,我们就爬上了拖斗。

农村的道路很坎坷,一路颠得人骨头架子都快散了,其他组的工作快慢不等,等把大家都接齐,天已经大黑了。

回到驻地,饭早就做好在等着我们了,大块儿的炖羊肉发出的香味是我们垂涎欲滴,那一顿大家竟吃了五只羊(约一百七十多斤),还不算菜和馒头。

局领导对大家今天的表现大为满意,要我们再接再厉,保质保量地在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

待睡在行军床上,在大家的酣声中回想着一天,觉得这比在农村干农活有意义多了,虽然不能再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可自觉得对社会的贡献要大得多了,看来,不失时机地换一种活法,是必要的!


(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11/6/23 19:07:38 被空军前上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知青这个沉重的词,是他们抱着热情把青春和幸福都留在了艰陋的土地上,不求回报,没有索取,却为农村的进步撑起了一片瓦蓝的天,没有技术室、没有办公室,没有....有的是他们在另一条路上的真情奉献,感谢父辈的这一代人,踏实干大事业的一代人!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