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大明夜 (外传)群星闪烁之狼啸辽东 16审判

hxgazhy 收藏 3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size][/URL] 天启五年十月,辽东军精锐重创于蒙古草原一事传遍天下,朱由校大怒之下将辽东军自袁崇焕起所有的高级将领全部缉拿进京听候审判,辽东事务暂时由辽东军参谋宋献策和罗一贯等人共同打点,远在昆明的翼王朱由栩听闻辽东军遭受重创后半天无语,最终缓缓地说了一句天意难违并立刻动身赶往京师述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天启五年十月,辽东军精锐重创于蒙古草原一事传遍天下,朱由校大怒之下将辽东军自袁崇焕起所有的高级将领全部缉拿进京听候审判,辽东事务暂时由辽东军参谋宋献策和罗一贯等人共同打点,远在昆明的翼王朱由栩听闻辽东军遭受重创后半天无语,最终缓缓地说了一句天意难违并立刻动身赶往京师述职,信王朱由检江南总督袁可立等人也接到圣旨立刻率领江南军和南海舰队各高级将领一同赶回京师参加对袁崇焕等人的审判。

“袁大人,已经到了。”骆养性作为锦衣卫的指挥使亲赴辽东逮捕了前辽东总督袁崇焕,虽然袁崇焕已经成为了阶下囚但是锦衣卫的校尉们仍然对他恭恭敬敬的。

“我已经不是什么袁大人了,骆指挥使不用对我这么客气。”袁崇焕望着车窗之外苦涩的一笑,天启元年六月他在这里满怀雄心壮志的踏上了自己的军旅之路,时隔半年之后的天启二年二月,他押赴着后金敌酋努尔哈赤进京受审,当时阁老重臣都亲自在城外迎接自己,满城鲜花铺地,人们夹道欢迎他和他的辽东铁骑,天启三年正月,辽东军奉命进京镇压白莲教造反,整个京城都在为他的忠勇赞叹,之后他更是平步青云成为了大明最年轻的总督,可是今天他却成了阶下囚被押解进京听候审判,每当想到在贝尔湖畔长眠的三万多同袍袁崇焕都生不如死,现在他只盼可以赐自己一死以谢天下。

“袁大人不用担心,翼王殿下也已经接到圣旨往回赶了,他肯定会救袁大人的。”骆养性安慰着情绪低落的袁崇焕。

“不用了,我现在只想一死来赎罪,如果我不死那三万多的弟兄们不会瞑目的。”袁崇焕的情绪更低落了,骆养性和袁崇焕打的交道不算少,在携手镇压白莲教的时候意气风发充满自信的袁崇焕和现在萎靡不振一心求死的袁崇焕简直判若两人,骆养性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劝他,在诏狱里骆养性只能给辽东军的将领们提供他所能提供的最好的待遇,至于如何劝解他却无能为力。

天启五年腊月初,紧赶慢赶回到京师的朱由栩第一时间就来到了诏狱去看看被打入大牢的辽东军诸将。

“袁崇焕,你为什么不听我的命令进入蒙古草原?”朱由栩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愤怒,冷冰冰的坐在椅子上高高在上的注视着跪在下面的辽东军诸将。

“臣愧对王爷,愧对天下,臣愿一死以赎罪。”袁崇焕将头使劲的抵在地上不敢抬头去看朱由栩。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以我对后金和蒙古人的了解他们没有能力一口气吃掉我三万辽东军,即使你们没有携带火炮他们也没有这个可能。”朱由栩现在更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

袁崇焕等人详详细细的将当时的经过一一诉说并着重描述了哥萨克骑兵的装束和武器,并拿出了这次缴获来的哥萨克军旗战刀和火绳枪,朱由栩轻轻地把玩着手里的哥萨克战刀:“恰西克,使用产自中亚的精铁矿石精心打造而成,是俄罗斯哥萨克骑兵的标准武器,乌拉,俄语中万岁的意思,哥萨克骑兵冲锋时喜欢喊的一句话,双头鹰,俄国沙皇的标志,没想到俄罗斯的手已经伸到这里来了,行了,你们都别跪着了,起来吧,你们应该庆幸这些和你们交手的哥萨克和你们一样也没有携带火炮,不然你们全都得给我战死在哪里,和哥萨克骑兵玩肉搏你们也真想得出来,还真的干了,你们没有全军覆没我就谢天谢地了,怎么样,你们现在还是天下无敌吗?”

袁崇焕等人低着头红着脸站了起来被朱由栩一阵讽刺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朱由栩接着说:“对手是哥萨克骑兵你们还能和他们打成平手并略占上风这已经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了,你们不需要觉得丢脸,我以前就说过这个世界很大,强敌众多,之前那些后金和蒙古人输给你们是因为他们的武器不行并不是他们不行,你们一直打胜仗就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给扔了,我说过好多次你们要发挥你们手里火枪的作用而不是和别人拼刀子,你们就是不听,现在你们碰上了武器和自己一样的哥萨克立刻就知道厉害了吧?如果你们当时选择利用你们的射程射速优势在追逐战中慢慢的消耗死那些哥萨克的时候也不至于会损失这么的惨重,你们把这次作战的经验和教训每人给我写一份报告,明天交给我我要看,不许胡写,让我看看你们吃了这么大一个亏有没有长长脑子。”说完之后朱由栩扬长而去。

第二天早朝之上朱由校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朱由栩之后开始审判袁崇焕等人。

“袁崇焕,你知罪吗?”朱由校冷冷的说道。

“微臣知罪,微臣但求一死。”袁崇焕在写下了这次的作战心得之后又写下了一封遗书,现在已经了无挂念的袁崇焕一心求死。

“这次的罪责不应当由袁大人一人承担,我等皆有罪,恳请陛下一同处罚臣等。”祖大寿大声的向朱由校发出辽东军的声音:“末将愿以所有的战功和功名换袁大人不死。”

“末将愿以所有战功和功名保袁大人不死。”江南军和南海舰队的高级将领们大部出于辽东军,本身就和袁崇焕有同袍之谊,在此关键时刻所有的军人都出列跪下愿意不惜一切代价保住袁崇焕的性命。

“翼王,你可知罪?”朱由校并没有继续关注袁崇焕反而问出了一句让所有人惊诧不已的一句话。

“臣知罪,我锦衣卫未能将情报及时送回才导致此次辽东军被后金设伏,三万余名将士战死沙场,身为锦衣卫统领臣罪无可恕,请陛下重处。”朱由栩出列跪在地上认了罪。

“老六,你想清楚。”朱由检脸色很难看的扫了一眼被眼前的突变惊得目瞪口呆的辽东军诸将:“当时你在云南袁崇焕他们损失惨重是他们自己的错你不应该替他们背黑锅。”

“信王,这是在朝堂之上,注意一下您的言行举止。”朱由栩冷冷的将朱由检挡了回去:“锦衣卫每年在关外情报上花费众多却没有拿出足够的成绩这就是我的错,不过底下的人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有的兄弟甚至把命都搭了上去,他们不应受到责难,因此所有的责任都应由我来背负,臣请陛下重处以慰此次战死的辽东军将士在天之灵。”

“好,朕成全你,此次锦衣卫失职责任重大,锦衣卫统领翼王朱由栩罪无可恕,削去封爵,贬为庶民,没收一切财物,廷杖三十,来人,退去翼王的朝服,推出去行刑。”朱由校咬着牙说:“朱由栩,你可有异议。”

“大哥。。。”朱由检再次抢出就要阻拦。

“信王,朝堂之上只有君臣,现在说的是国法,你无须多言。”朱由栩再次制止了眼睛已经红了的朱由检:“臣无异议,谢主隆恩。”

殿外的锦衣卫侍卫在骆养性的带领下来到朱由栩的面前跪地一礼:“王爷,属下得罪了。”说完之后就剥去了朱由栩身上的紫色王袍之后一躬身:“王爷,请。”

“王爷,您这是。。”袁崇焕刚刚缓过神立刻拦在了朱由栩的面前:“此次失利是卑职的错,王爷之前一直就在告诫卑职,是卑职一直不听王爷的告诫才酿成今日的大祸,王爷您不能。。”

“闭嘴,袁崇焕,大明的战神不会战败,辽东军不会战败,此次的失误只是因为锦衣卫给了辽东军错误的情报才让辽东军踏入了陷阱,经过三万五千名辽东军血战斩首六万哥萨克和后金骑兵,缴获无数,这次只是惨胜并不是战败,你听见了吗?听见了的话就挺起你的头,不要给辽东军那些战死沙场的将士们抹黑。”朱由栩打断了袁崇焕的话大步的走出了金銮殿,袁崇焕等大明将领对着朱由栩的背影重重地磕了一个头。

一炷香之后被打得血肉模糊的朱由栩被锦衣卫的校尉抬了进来,朱由检抢先上前去查看朱由栩的伤势,朱由校强忍着上去看的冲动:“朱由栩,自今日起剥夺你的王位封爵,你要戴罪立功以慰因锦衣卫而死的忠勇将士,袁崇焕你身为一军之帅没有及时察觉敌军阴谋致使我军被围有罪,一场血战之后我军惨胜有功,功过相抵,不赏不罚,散朝。”

散朝之后一直被朱由栩打压的东林党奔走相告,魔王朱由栩终于得到了惩处,辽东军踏入陷阱也成了锦衣卫的责任,袁崇焕等将领又被传说成力挽狂澜的英雄,更多的有志男儿也在憧憬着袁崇焕的激情中踏入了大明的军队,受了重创的辽东军在短时间里就恢复了元气并且变得更加的强悍。

“老六,你为什么要替那个袁崇焕背黑锅?你看看你现在被打成了什么样,那些锦衣卫也真是的,装装样子也就罢了他们竟然敢下如此重手。”朱由检埋怨着趴在床上的朱由栩。

“经过这次大亏之后袁崇焕就会改掉他那心高气傲的毛病,以后再想让他踏入这样的陷阱是不可能的了,这次辽东军伤亡惨重必须有人要来背这个黑锅,不然怎么对得起那些失去了儿子,丈夫,父亲的百姓,那个人不能是也不应该是这些为了社稷不顾自己生死的将军们,只能是我了,再说了我其实也没损失什么,不就是没了个头衔吗。”朱由栩呵呵一笑:“我被打得这么惨也是我的主意,不然谁相信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