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为什么立遗嘱把骨灰撒到江河湖海

caiyun016 收藏 1 2767
导读:周恩来、叶剑英与“伍豪事件”的策划者张冲(中) 1975年秋,周恩来的病情急剧加重,离开人世已经用天来计算了。医务人员知道已经无力回天,彼此心照不宣。有次医务人员要求和他合影,周恩来向来没有架子,欣然允诺,但说出一句令在场人员辛酸的话:“你们以后不要在我的脸上打叉子”,因为文革年代,凡是被打倒的领导人,照片上都会被打上黑色的叉子,周恩来似乎已经预感到随时有被打倒的可能。医务人员还见到他在一次手术前高声呼喊:“我不是叛徒,我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而此时架在他头上的利剑就是伪造的“伍豪事件”。这一年9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周恩来、叶剑英与“伍豪事件”的策划者张冲(中)


1975年秋,周恩来的病情急剧加重,离开人世已经用天来计算了。医务人员知道已经无力回天,彼此心照不宣。有次医务人员要求和他合影,周恩来向来没有架子,欣然允诺,但说出一句令在场人员辛酸的话:“你们以后不要在我的脸上打叉子”,因为文革年代,凡是被打倒的领导人,照片上都会被打上黑色的叉子,周恩来似乎已经预感到随时有被打倒的可能。医务人员还见到他在一次手术前高声呼喊:“我不是叛徒,我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而此时架在他头上的利剑就是伪造的“伍豪事件”。这一年9月20日,他再次进行大手术,当时的高层领导人邓小平、张春桥、李先念、汪东兴和邓颖超在医院守候,进入手术室之前,周恩来特意要工作人员找来自己于1972年在批林批孔整风会上的报告录音记录稿,当时他详细解释了“伍豪事件”的来龙去脉,并要来纸笔写下:“于进入手术室前,一九七五、九、二十”,大有临终遗言的感觉。

“伍豪事件”说来很可笑,30年代国共两党斗争激烈,国民党看到日渐壮大的共产党很是担忧,一方面利用军事上的优势消灭,另一方面则利用舆论制造混乱。由于周恩来是共产党影响最大的领导人之一,而他在学生时代就用“伍豪”的笔名发表文章,于是1932年2月由国民党一手炮制伪造了伍豪脱党启事,他们用伍豪的名义在上海《时报》、《新闻报》、《时事新闻》和《申报》上分别刊登。

这则所谓的“伍豪等脱离共党”的如下:

伍豪等脱离共党启事

敝人等深信中国共产党目前所取之手段,所谓发展红军牵制现政府者,无异消杀中国抗日之力量,其结果必为日本之傀儡,而陷中国民族于万劫不回之境地,有违本人从事革命之初衷。况该党所采之国际路线,乃苏联利己之政策。苏联声声口口之要反对帝国主义而自己却与帝国主义妥协。试观目前日本侵略中国,苏联不但不严守中立,而且将中东路借日运兵,且与日本订立互不侵犯条约,以助长其侵略之气焰。平时所谓扶助弱小民族者,皆为欺骗国人之口号。敝人本良心之觉悟,特此退出国际指导之中国共产党。

伍豪等二百四十三人启


这件事虽然产生短期效应,但后来国民党也感到离间未成而偃旗息鼓了。因为《启事》刊出时,国民党并不了解周恩来已在两个月前就离开上海进入江西中央苏区, 1932年2月20日,中共中央在上海的机关报《实话》第四期发表了《伍豪启事》的辟谣声明,同期还发表了评论文章《国民党造谣诬蔑的又一标本》,并公布 “事实上伍豪同志正在苏维埃中央政府担任军委会的职务”。

不料40多年后文革中“伍豪事件”烽烟再起。30年代挑起这个事件的是国民党要员张冲,时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总干事,虽然他当时要效忠于国民党而造假,但日本侵华战争不断升级后,他放弃反共立场,主张停止内战,力促实现第二次国共合作。周恩来在重庆期间,曾通过他排除了不少险情,他成为周恩来的朋友,“伍豪事件”也就一笑了之了。1941年年仅38岁的张冲在重庆病逝(另一说为国民党顽固派所暗害),毛泽东、周恩来、董必武等中共要员致电吊唁、书赠挽联,周恩来还在《新华日报》上著文悼念。而同样蹊跷的是,文革中挑起这个事件的竟然是周恩来老下级周荣鑫的女儿周少华。周荣鑫曾担任国务院秘书长,文革初期就被打倒(70年代初他恢复工作,因力主张搞生产被诬陷为邓小平的四大金刚之一,1975年在被批判中心脏病发作去世),他的女儿依然革命热情不减,1967年5月初南开大学红卫兵在查阅旧报纸时发现伍豪脱党启示,周少华和另一位红卫兵张国华专程送到北京中央文革处,江青如获至宝,当即以写信的形式散发。周恩来怒不可遏,5月19日给江青写信,指出“纯属敌人伪造。只举出二百四十三人,无另一姓名一事,便知为伪造无疑”,周恩来还写信给毛泽东,毛泽东当然知道这个事件纯系伪造,因为1932年2月,中华苏维埃临时政府以主席毛泽东的名义发过布告,布告中说“事实上伍豪同志正在苏维埃中央政府担任军委会的职务,不但绝没有脱离共产党的事实,而且更不会发表那个启示里的荒谬反动的言论”。但1967年5月的毛泽东在看完周恩来的陈述信后并没有明确表态,只写下:“送林彪同志阅后,交文革小组同志阅,存”。中央文革也发现,毛泽东并没有明确否定此事,尤其“存”字意义可做多种解释,这使得中央文革借机继续整周恩来。直到1968年,许世友也拿着旧《申报》来给毛泽东汇报,毛泽东在一次会议上说:“前几天,许世友忽然坐飞机老找我,要亲自交给材料,我一看是旧《申报》,就知道还是那个《伍豪启示》,像许世友这样六十多岁的人,他都不知道这件事是敌人伪造的……”。文革的复杂就在于,后来一直被视为老革命、老军人的领导,在当时都有过告密行为,只是后来把历史简单化了。

按说毛泽东已经对“伍豪事件”定了性,事情就算过去了,岂料周恩来病重后,再次把“伍豪事件”搬出来,弄得周恩来病情加重,至死也没有给他一个确切的说法。

周恩来逝世后,新华社发布他的遗愿是把骨灰洒在祖国的江河湖海,有人分析是他早有此愿望,也有人说他深知未来的险恶,曾在病床前对邓小平说未来的权力决不能落在张春桥那些人手里。事实上邓小平在周恩来逝世不久就被打倒,如果不是华国锋及时抓了四人帮,下一步就是批判周恩来。周恩来也许知道那些人掘坟、砸墓碑、侮辱骨灰盒的事情都干得出来,干脆让他们找不到骨灰,让骨灰与祖国的大地融为一体。

3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