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年前,我们部队冬季野营拉练,晚上在一个小村庄宿营。这是江西南部一个小山村,看得出并不是很富裕,屋子大都是砖土混合建筑,很旧,仅有的少数楼房也只是个毛坯房,没有装修。我们班的房东是一对老夫妇,有七十多岁了,操一口浓重的方言,对我们很热情,把我们住的房间收拾又收拾,虽然这房子比较破旧了。

成年村民大多外出打工了,村子里绝大多数是老人和小孩,吃、穿也很一般,部队晚上开饭时,小孩子就围着炊事班嘻闹,大概他们很少吃到好东西,看到大块的红烧肉忍不住咽口水,我们就给他们每个人打了份饭,小孩子们立刻就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吃得很香甜。

当天晚上的训练科目是夜间连进攻演习。赣南的冬天不下雪,下雨,又细又密、又湿又冷。20时整,部队出发,湿一脚、滑一脚地在山地丘陵跋涉2个小时后,我们在22:30前准时进入进攻出发阵地,这时,雨更大了。23时整,部队准时发起攻击,为提高攻击速度,大家不约而同地将雨衣脱了下来放进挎包,经过2小时“激战”,最后以我们的胜利告终,此时,已是凌晨1时。当我们再次跋涉2小时回到借宿的老乡家时,已近凌晨3时,但眼前的一幕让我们惊呆了:两位老人家竟然没有睡,把炭火盆烤得旺旺的,旁边还放了许多木炭。一看我们进来,立刻站了起来,提来水帮我们刷沾满红泥的鞋子,还不停地说着什么,班里一位江西籍的战友说:老人家在叫我们把衣服脱下来烤,不要感冒了。

那一瞬间,我们十几个小伙子都感觉鼻子发酸:多好的老人家啊!我们脱下迷彩服,老夫妇立刻就着炭火盆为我们烤起衣、鞋来,大家就在一旁擦拭武器。屋子里顿时白雾腾腾。擦完枪,老人家说让大家去睡,他来烤衣服。凌晨6时,我们起床了,衣服、鞋已刷得干干净净,烤得暖暖和和,但两位老人家却一夜未睡。

临走时,班长要给老人家50元钱,两位老人说什么也不肯收,只是一个劲地说:不能要、不能要,你们是毛主席的队伍噻!大家也没有办法,但最后我们还是想出了法子:队伍出发后,班副一溜小跑又跑回老人家里,放下50元后拔腿就跑,老人家岁数大了,追不上,只能收下了。

经过这件事后,班里最“愤世嫉俗”、最“格格不入”、对部队教育“最不感冒”的战友也沉默了很久。以前说“军民鱼水一家亲”好像很远,其实就在我们身边,这比什么教育都更让人印象深刻。我们保卫的不就是这些淳朴善良的老爷爷、老奶奶和他们的亲人吗?我想,如果真在战场上,我们都会豁出命去保护他们的!谁敢欺负他们,我们就跟他玩命!我们愿意,真的愿意!这就是当时我们的共同感受!真不是唱什么高调!

一晃很多年过去了,我随部队到过很多地方,但再没回去过那个小山村,不知远处的老人家,你们现在还好吗?愿你们长命百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