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药家鑫再感

看完黔之驴,突有所感;教授乎叫驴乎?

特发议论若下:


秦之驴

秦无驴,五驴偶被陆运以入。至则无可用,放之校园。人见之,庞然大物也,以为神。蔽人间仰视,偶一近之,慭慭然,莫相知。

某日,五驴鸣,人大骇,远遁,以为出高论也,甚恐。然多遍听之,一片放屁声。终惯其声,又究其身世,终未敢揭。听之稍长,满嘴疯语,五驴大怒,啸之。人因喜,计之曰:“技止口耳!”因揭其底细,挖其根,漏其形,乃穿。

噫!驴之名也类巍然,声之宏也类有才,然屁股不正,人虽众,疑畏,卒不敢取。揭底而视,驴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