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母亲回忆抗日战争时期的往事

我是女八路 收藏 40 5103

河北省唐县是晋察冀军区的重要抗日战争根据地之一,是我母亲王秀萍的故乡。抗日战争时期,她在这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如今七十多年过去了,她仍然没有忘记那烽火连天的战争岁月,没有忘记共产党对她的培养,她常对我们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她的今天”。

第一次看见八路军

1937年阴历9月23,是唐县西迷城村庙会。母亲跟着我姥姥去逛庙会,庙会上人山人海,突然听见有人大声喊:“快跑啊,当兵的来了”。只见十多个当兵的骑着大马朝庙会人群方向奔来,吓得赶庙会的人们轰地四处奔跑,尤其是大姑娘小媳妇吓得胡躲乱藏,姥姥忙从地下抓把土往我母亲脸上一抹,转身就跑。骑马的人大声喊:“老乡们不要跑,我们是八路军,是打日本鬼子的队伍,我们是当年的红军”。有的人听到“红军”顿时停下来,因为前几年,在附近的完县、阜平县一带闹过红军,红军还在阜平县建立过苏维埃政府。迷城村距阜平县只有二、三十里路,这一带的老面姓早就耳闻过共产党领导红军闹革命的事。这里距平型关也只有百八十里路,八路军在平型关打日本的事在当地也早已传开,人们围住这些八路军,看到这十几个八路军人人背着枪和大片刀,有的还背着个大草帽(斗笠),上面写着“中国工农红军”。母亲说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八路军,后来她才知道,她见到的是八路军一一五师刘云彪、肖锋领导的骑兵营到了唐县。

两三天后,母亲全家到柏江村西边的山坡上去摘柿子,快到晌午时,从下庄村方向上来五、六个当兵的骑着马朝她们奔来,姥爷忙让姥姥带着我母亲躲到山沟里去。只见这几个当兵的下了马,和姥爷问起话来,还吃了几个柿子,姥爷听说他们是八路军,忙喊姥姥她们“快出来吧,是八路军”。母亲看见这几个八路军掏出铜钱放在姥爷手里,姥爷忙说:“老总,吃几个柿子不要钱”。有个背着盒子枪的八路军说:“老乡,不要叫我们老总,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应该叫同志,我们八路军不拿老面姓的东西,吃了柿子就得给钱”。姥爷说:“阎老西(阎锡山)的兵不仅白吃还抢东西、打人,你们八路军真是不一样,吃几个柿子还给钱”。这一年母亲十五岁。

参加妇女自卫队当了队长

1937年10月,八路军晋察冀军区成立,一一五师副师长聂荣臻率领三千多名红军留在晋察冀边区,他们分散到附近的几个县,深入到各个村庄宣传抗日,组建抗日武装。广大人民群众在 “武装保卫家乡”的号召下,纷纷参加八路军,母亲的两个舅舅也是在那时参加了八路军,妇女们也纷纷参加自卫队拿起了大刀、红樱枪,还有土枪、土炮。八路军进驻到母亲的家乡柏江村。在八路军的帮助下,村里成立了武委会,统一领导着全村的组织和保卫工作。8岁至15岁的孩子们参加儿童团,16岁至23岁的青年们参加了抗日先锋队,24岁至35岁的壮年参加了模范队,50岁以上群众的参加老头队,青年妇女参加妇女自卫队。随后又成立了农会、妇救会和青救会。从此这个八百多人的小山村在共产党和八路军的领导下,热闹起来,立正、稍息的口令声;一、二、三、四的口号声响彻村里村外,“工、农、商、学、兵一起救亡”唱响全村,村子里墙上、大石头上到处用白灰书写着抗日标语。母亲全家都参加了各种组织,姥姥还被选为柏江村第一任妇女大队长,姥爷参加了老头队,舅舅参加了青年抗日先锋队(简称“青抗先”),母亲参加了妇女自卫队,并当上了妇女自卫队队长。

“青抗先”集训和边区大检阅

一九四零年春天,母亲参加了“青抗先”模范队集训。唐县武委会主任兼县自卫队队长马卫华(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任集训队队长,我母亲任集训队妇女队队长。在集训队,她们按八路军的样子,过着军事化的生活,打绑腿、腰系武装带,身上背着背包,拿着枪,背上插着大片刀,出操、站岗、放哨、练投弹、练射击,操刀训练。在河滩,在打麦场上,一队一队迈着整齐的步伐,高唱着“青抗先”队歌。大刀、长矛在阳光下闪亮,鲜红的队旗迎风飘扬。“散开”、“卧倒”、“齐步走”、“正步走”、“向山头冲锋”,喊声不断,每次队伍集合前马卫华同志经常指着母亲喊:“王秀萍指挥唱歌”。经过三个月的集训,母亲的军政素质不断提高,经过考核,她得了第一名,受到马卫华的表扬,第三军分区领导还奖励她一支枪和一把大片刀。

晋察冀边区和第三军分区每年“三八节”、“五四青年节”、“八一”建军节都举行纪念活动。有次边区在齐家佐的张合庄村野地举行了一次大检阅,参加检阅的有八路军部队、各地“青抗先队伍”、妇女自卫队和儿童团。母亲带着她们乡的妇女自卫队参加了这次大检阅,那天她带队走在队伍前面喊着“一、二、一”口号,她们扎着腰带,扛着步枪、红樱枪、背着背包,背上插着大片刀,唱着“青抗先”队歌经过检阅台,接受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及边区党政军领导的检阅,一个八路军干部还给她们照了像,并单独给我母亲照了几张。后来这次检阅的照片在根据地流动展出,认识她的人看到照片都说:“王秀萍上像了”。

十八岁加入中国共产党

唐县早在1924年就有共产党人在活动,1926年又建立了“唐县特支”开始了有组织的斗争。柏江村在1936年就有了共产党党支部。共产党员有李西国、李贵生等人。八路军进村后党支部领导全村群众积极投入到抗日斗争中,建立抗日组织,发展党员。母亲于1940在本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入党后她担任了村、乡妇女主任,组织广大妇女参加各项活动,为前线八路军做军鞋、做军衣,成立宣传队、秧歌队,慰问八路军和优待抗日军人家属、烈属,担水送柴,问寒问暖,逢年过节还会同有关群众组织一起送慰问品和小型文艺演出。鬼子扫荡时,她们组织妇女、儿童、老人进山转移,站岗放唢监视敌人。

从1938年到1945年期间,日本鬼子多次对晋察冀根据地进行大扫荡,实行野蛮的“三光”和“囚笼”政策,给根据地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造成极大的困难,特别是处在唐县山区的群众,本来就很贫穷,加上鬼子多次的扫荡,杀人、烧房子,伪军汉奸抢粮抢财物及鸡、羊、猪、牛。根据地又连年遭受自然灾害,天灾人灾,生活十分困苦。特别是1941年和1942年是最困难时期,根据地的老百姓缺吃少穿,为了保证八路军打鬼子,老百姓常以谷糠、野菜、树叶充饥,把仅有的一点粮食留给子弟兵。根据地抗日军民没有被困难吓倒。在党中央和晋察冀边区政府领导下,党政军和群众开展了“大生产”运动,母亲到各村妇救会宣传党的号召,组织妇女参加大生产,上山开荒种地,搞副业生产,养羊、养猪。母亲带头爬树采树叶子,挖野菜,她们妇救会配合党组织想尽办法解决群众吃饭问题。在党的领导下,边区人民度过了抗战最艰苦的岁月。

为了提高妇女的抗日觉悟和文化水平,他们根据上级指示,举办了妇女识字班和夜校扫除文盲。母亲一边组织一边自己参加学习,她没上过学,经过识字班学习,她能看懂上级下发的文件,也能读书看报了。她们还组织妇女参政议政民主选举村乡干部和边区参议员。由于母亲工作积极,经常受到上级表扬,成了远近闻名的妇女干部。

见过白求恩大夫

1939年,母亲担任妇女自卫队队长期间,经常组织队员到晋察冀军区医院去护理八路军伤病员,她们给伤病员洗衣服、补军装,给重伤员喂饭。时常看见一位穿着八路军军装的外国人给八路军伤病员看病,别人告诉她那是白求恩大夫,是加拿大人。母亲当时也不知道加拿大在哪里,只知道他是一个外国人。白求恩还经常到医院附近的白合、谜城、侯各庄等村给老乡们看病治病,当地许多老百姓都见到过白求恩大夫。

1939年春天,母亲的二舅在和日本鬼子打仗时头部受重伤,子弹从头上部穿过下巴,生命十分危险,大队长李金才同志将她二舅送到医院救治,白求恩大夫亲自给她二舅做手术,把她二舅从死神那里抢回来,抗日战争胜利时她二舅在部队已当了连长。

白求恩同志是1938年5月到的晋察冀边区,1939年10月在一次为伤病员做急救手术时,受伤的手指被细菌侵入感染恶化,终因医治无效,于1939年11月12日在河北省唐县黄石口村逝世。1940年1月5日晋察冀边区军民在唐县军城南关的古阅兵场上举行了万人参加的白求恩大夫追悼大会。边区党政军领导、八路军指战员、附近几十里村子的“青抗先”、模范队、妇女自卫队、儿童团以及群众代表都参加了白求恩追悼会。聂荣臻司令员在追悼会上宣读祭文。毛主席在延安也发表了“纪念白求恩”著名文章,纪念这位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

亲舅不知她大名,点名叫王秀萍唱歌

母亲有一副好嗓子,从小爱唱歌,她为了学唱歌,经常跑到五里外的下庄村,找第三军分区冲锋剧社的八路军教她唱歌,在那里她学了不少抗日歌曲和歌颂共产党八路军的歌。回来后她就带着一些妇女到各村去教唱歌。《老乡们,快快参加八路军》、《老百姓的救命人》、《老乡上战场》、《我们是群众的武装》、《青年抗日先锋队队歌》、《歌唱二小放牛郎》、《进军在反扫荡》、《我们在太行山上》、《我们永远在一起》和《游击队之歌》等歌曲,在当地唱响。每当部队扩军时她就组织乡亲们唱《老乡们快快参加八路军》,鼓动青年参军参战去当八路军。她还经常带着妇女自卫队员到八路军部队慰问演出。第三军分区的游击军、四十二团、二团、骑兵团等部队都听过她的歌。她成了当地闻名的群众歌手。王秀萍的名字在部队和群众中传开。有一次,她带队到四十二团慰问演出,部队和“青抗先”队员们拉歌比赛,一名排长指挥部队唱完歌后大声喊:“欢迎王秀萍给我们唱歌,好不好?”,部队指战员和群众热烈鼓掌并大声喊:“王秀萍来一个,王秀萍来一个”。当我母亲站起来正准备唱歌时,那个排长说:“怎么是我外甥女!”就红着脸马上蹲下来,坐到了队伍里。原来母亲的三舅也在四十二团,他只知道我母亲的小名,不知道她大名,所以亲舅不知外甥女大名成了一时笑话。几十年过去了,母亲到现在仍会唱那个年代的许多歌曲,特别那首雄壮的《青抗先队歌》:“拿起自己的武器,为了保卫家乡的田园,为了坚持边区抗战,在前线炮火下边,在黑夜黄昏的山丘平原,到处与敌人斗争,毫不疲倦的青抗先,边区的青年在斗争的烽火里,团结起来了,壮大起来了!”。母亲说她们就是唱着这首歌英勇地与日本鬼子展开了殊死的斗争,一直顽强地战斗了八年,直到日本鬼子投降。

七十年过去了,母亲也近九十岁了,她说年轻时候的事情总也忘不了,就象刚刚发生的事情一样终生难忘啊!

此文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

庆贺母亲参加中国共产党七十一周年


本文内容于 2011/5/30 21:22:12 被我是女八路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现在中国人民最信任的就是人民子弟兵了,最不信任的恐怕就是我们的政府了,无官不贪,一个个无法无天。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