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公喝酒”,难道是公检法集体“醉酒”

四川丹棱县一副局长宿仁训酒后驾公车被查获,其所驾车辆为公务车。丹棱公检法召开多次碰头会,认定宿仁训是因公喝酒暂按“酒驾”处以罚款1900元、暂扣驾照6个月的行政处罚。经媒体报道后,上级交警撤销行政处罚决定称其涉嫌构成“危险驾驶罪”,移送检方公诉。

这个新闻里面以一个新出的词语“因公喝酒”而广受关注。不得不说,国家之所以加大对酒驾的惩罚力度,甚至是将其提高到刑事犯罪的高度,很大原因是近几年因为酒驾所造成的损失和伤害越来越受到社会的重视和谴责。可惜,在新法律才刚刚实行的日子,正在公众希望一切从严,一视同仁,不给特权、不给特殊人士留下法律缺口的时候,四川丹棱县公检法部门集体“醉酒”,思维混乱却很有创造性地创造了“因公喝酒”的托辞,可惜,这场闹剧以它该有的结局收场,真是荒唐荒唐!

古时候都有“王子犯法庶民同罪”的说法,现阶段我们国家这样的法制国家,却公然出现了公检法为领导犯法找托辞,将法律因人而异,自发创造“免死金牌”,公然对抗法律,试问,何来如此胆量?是高管享受特权的心理已经深入人心,是先创造个说法为自己或者特权阶级以后脱罪,还是认为天高皇帝远,在自己一亩三分地可以肆意而为?真是可笑可笑!

荒唐可笑背后,不由担心,官员应该在社会公共次序中扮演的率先垂范的角色,以及延伸出去的政府公信力还能经得起多少次这样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