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 第五卷 狼行成双 第四十八章 合谋(一)

禹至恩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size][/URL] 新鲜空气迎面扑来,胜男贪婪地呼吸着,伏在宗泽肩头,喃喃道:“哥哥,我不是做梦吧……” 宗泽应道:“不是做梦,是真的……从此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半步。”他重伤初愈,气力尚未恢复,负着她走了几步,已是气喘吁吁。 胜男听出他的不妥,急忙道:“哥哥,快放我下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新鲜空气迎面扑来,胜男贪婪地呼吸着,伏在宗泽肩头,喃喃道:“哥哥,我不是做梦吧……”

宗泽应道:“不是做梦,是真的……从此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半步。”他重伤初愈,气力尚未恢复,负着她走了几步,已是气喘吁吁。

胜男听出他的不妥,急忙道:“哥哥,快放我下来。”

宗泽强打精神,提气道:“现在还不能放。还有人在盯着咱们呢。马车就停在路口,再走几步,就到了!”

“哥哥……”泪水顺着眼角滚滚而下,顺势流入了宗泽的颈项。三年了,她扮成雷崇九的样子已经三年了。经过这三年的磨练,她几乎忘了自己还会流泪。如今重回宗泽的怀抱,她才记起自己还是个女人。泪水任性地流淌着,她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只要被哥哥拥在怀中,尽情地大哭一场,所有的不快乐便会烟消云散。

宗泽不禁笑道:“傻丫头,哭什么!我们……我们应该高兴才是啊!”

“嗯……”胜男轻轻应着,不禁将他抱得更紧了。

这一细微的变化,宗泽自然感受得到。他心中欢喜,暗暗鼓劲,奋力向着前方大步走去。

赵二龙抢先一步赶到马车前,掀开门帘,宗泽顺势将胜男轻轻放入车厢,随即上车,一并钻入,赵二龙提起缰绳轻喝一声“驾!”,马儿缓缓提步,车轮慢慢移动,向着茫荡山驶去。

一想到那个即将替自己送命的人,胜男心中一阵难过。她倚在宗泽怀中轻声问道:“哥哥,那个替代我的人,是谁?”

宗泽道:“这个人是从死囚里弄来的,就算明天他不死,也活不过立春。”

“他犯了什么事?”胜男追问。

宗泽长叹一声,道“他犯的事,同你在茫荡山上的买卖差不多。只不过,他得了肺痨,已是无药可治。你也知道,进了监牢的死囚,得了病是不会有人管的。他现在已经不能说话了。明日一早行刑,对他来说,倒是个解脱。”

“可他终究是因我而死……”胜男哽咽着,心中凄楚难耐。

宗泽捧起她的脸,竟也带了泪声:“如果我同你身材相仿,我情愿现在躺在牢房的那个是我!”

“哥哥!”胜男知他所言非虚,不禁叫道,“如果真是那样,我宁愿自行了断,也不会让你这么做!”

宗泽抚着她的肩,轻叹道:“事已至此,你也别多想了。再想也无法改变什么。不如好好打算一下将来,景辉还在黑鹰寨等着我们呢。”

“辉仔!”胜男激动地道,“他……他知道我是他娘了么……”

“知道。二龙已经将一切同他讲了。”

“可是,他之前怎么说,你是他杀父仇人?”想到这里,胜男不觉惊惧起来,将他的手紧紧握住,“是谁告诉他的?”

“是我告诉他的。”宗泽坦然回答。

“为什么?!”胜男十分不解,禁不住叫起来。

宗泽黯然道:“我不想让他活在仇恨之中。别以为一个两岁的孩子什么都不懂,突然间没了爹娘,对他来说,是场很大的变故。他会问,问爹去哪儿了,问娘去哪儿了,问死是什么意思……他父亲的死,他迟早会知道。与其让居心不良的人从中挑唆,不如我直接告诉他。只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孩子竟会有如此的宽容之心。他说,虽然他认为我不应该杀了他父亲,但是他一点也不恨我。因为他记得娘教过他,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他要向父亲一样尊敬、孝敬我一辈子。”

听到这番话,胜男终是忍不住呜呜哭出声来:“辉仔如此听话,我真的好开心!谢谢你,哥哥……可惜我,我再也不能为你生下一男半女了……”

宗泽眼中噙着泪,柔声安慰道:“你忘了我曾说过,今生今世,只守住你和景辉就够了么。”

两人情不自禁相拥而泣,为着这来这不易的团聚,他们已期待得太久太久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