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皖南天空仍然在下着冰浸的绵绵密雨,天空仍然吹着刺骨刀割的寒风,恶风劣雨浸蚀着皖南地区的一座座峻岭峰峦,无情地冲涮着峻岭之间的崎岖荆棘小道。在不停的冰雨中,在呼啸的寒风中,在狭窄而又细长的联长坑山谷中,只见到处是战士们疲惫的身影,部队如今是相当的异常疲惫不堪,本来经过将士们上下一心的浴血奋战,攻克下了敌人的丕岭坚阵和星潭要塞,突围的胜利曝光出现在新四军的面前时,却接到军部的后撤命令,战士们对军部的撤退命令的不理解,思想上出现了波动和混乱,情绪化后又出现了急燥的心态,队伍在峡谷里是更显得一片拥挤、一片凌乱。

撤退的新四军在高坦村的一间破漏草棚子里,设置了临时的军部指挥部,项英政委,周子昆参谋长和袁国平委员等人现在面对新四军的危境局势的心情是焦虑不安,特别是项英政委更加的憔悴痛苦,嘴上的香烟是一支连一支,从来没有间歇过,他本想从烟雾弥漫中平静下来,谁知是越吸香烟,越是满腹的悲观。

原来项英政委的突围计划是:部队从星潭要塞撤回后,是从高岭走出联长坑,但敌人早也切断了新四军后撤的道路,部队的后撤中,并且遭到敌人顽固的抵抗后,部队又只有退回了狭窄的联长坑内。看到新四军受阻后,项英于是又计划从高坦山口,绕道樵山岭,经太平地区突围。但是敌人的一四四师又封锁了高坦山口,并且在山口处的防守是水泄不通,疲惫不堪的新四军对国民党顽军发起了数十次的进攻也没有奏效,再加上侦察员不断的情报传来,得知敌人的增援部队是重新占领了星潭要塞,现在新四军是数千人被敌人的重重兵力,包围在联长坑这样恶劣的地势口袋之中,皖南的新四军部队现在到了撤退无路,进攻无力的境地。

项英政委他们看到新四军处于目前的危机四伏的困境,他们才悔恨当初,懊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听从党和延安的正确战略方针,尽早完成北上的任务。为什么没有听从叶挺军长对战局的正确分析和指令,新四军占领敌人的星潭要塞是我军突围的最佳机会,却被我们的鲁莽无知和对顽军的认识不足,对部队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才造成了今日今时的被动挨打的局面,把威震敌胆,横扫日寇的新四军陷于绝境之中……。

“政委,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军部作战科参谋罗杰面对危境问道项英。

项英政委等人是面面相觑,愧色满面,无人回答,因为战局至此,也与他们的战略意愿相违。才造成如今新四军目前被动挨打的危险局面,他们愧对于党和人民的重托,更愧对于英勇善战将士们的浴血奉献,这时他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政委,我去把军长叫来,首长您们聚集在一起,再研究一下,我军目前的局势。”罗杰看到大家士气沉沉说道。

“好吧!你去看一看希夷同志,我们愧对于他,你去请希夷同志也好。”项英政委痛苦的向罗杰挥了挥手说道。

一条弯弯曲曲的湍急小河,从高坦村前奔腾而下,浪花朵朵四溅。罗杰参谋跨过了河上的独木桥,来到一棵大树下,他看到叶挺的目光凝重,默默无闻的站在一棵树下,头顶上的雨点,是无情的穿过树叶溅落在军长的身上,而军长脚下的地面也被淫雨劣水冲涮成了一条条的小溪,叶挺站在风雨之中,屹立不动,好象与苍山大地合为一体。整个空间只有那寒风的“呼啸”声音。

“军长,政委请您去研究一下部队的出路。”罗杰脱下他的军服给叶挺披上,小声的说道。

“现在的局面,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叶挺是压制不住自己的悲愤说道。

“军长,现在的局面,令大家都很痛苦。项英政委他们知道错了,也错怪了军长您,我们更知道您现在的内心痛苦。但是军长,我们现在数千人被敌人包围在联长坑的峡谷内,部队需要你的英明正确的指挥啊!难道说军长您就眼睁睁的看着新四军这一支光荣的部队就这样垮了吗。”罗杰参谋的话,是一句句的,一字字的敲打着叶挺的内心。

叶挺军长听到罗杰的话是当头棒喝,猛然清醒过来,想到自己身为一个坚强的革命战士,一支部队的指挥长官,在部队的危险时刻,还在闹个人的情绪,自己这样还对得起将士们的信任、党和国家的重托吗!因为不管现在怎样,都应该风雨同舟,渡过这一次的突围难关……!

“罗杰同志,你马上回去,我整理一下,就赶往到军部开会。”

“是军长!”

罗杰看到军长的刚强、自信、坚定、团结的精神又回到叶挺的身上后。他向叶挺行到军礼,他象一个儿时的孩童一路奔跳,唱着革命的歌谣,是兴高采烈回军部复命。

“政委,我们为什么没有继续撤退,怎么还这里停滞不前。”这时刘厚总押着高波,从星潭要塞赶回到高坦村后,见到项英政委问道。

“厚总,你回来的正好,这一回我们对不起党和人民,也对不起希夷同志,也错怪了李聚和高波同志,你马上放了高波同志,我们不能一错再错。”项英政委痛苦而又不停的叹息道。

“是政委,我马上令卫队放了高波同志。”

“厚总,你们把指挥部收拾一下,罗杰同志已经去请希夷同志来开会啦!”

“政委,军长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他会原谅我们吗!就算军长肯来,他只会看我们大家的笑话,只会加重我们大家之间的分岐,这恐怕对我们目前的突围不利!”刘厚总一听到项英去请叶挺,他的脸色是微微一变,他的心里是吓得“咚、咚”的直跳,但他也是马上镇定下来,心里打着小九九说道。现在大部分的军事将领都在思考新四军的出路,所以谁也没有注意到刘厚总的表情。

原来刘厚总脾气暴躁,加上他的妒忌心作怪,一路上他对李聚是不停的辱骂,但引起了高波的强烈反辨,刘厚总于是怒火中烧,他在路上毒打了高波一顿。现在刘厚总听到叶挺马上就要到来,怕军长知道他的事情后,定要惩罚他,刘厚总才如此地对项英他们说道。原来刘厚总还在怪罪于李聚拆散他和秀云的好事,对李聚是怀恨在心,所以他把怒火发在了高波的身上。

但项英政委他们并没有识破刘厚总心里的小九九算盘,只以为刘厚总这时为大家好,还有听刘厚总的语气,似乎他有什么好的办法和主意突围。

“厚总,你有什么好办法突围,说出来让我们听一听。”周子昆参谋长说道。

刘厚总看了项英一眼,才慢腾腾的说道。“现在敌人切断了我们回云岭和茂林的退路,也切断了我们去星潭和榔桥河的前进道路,加上敌人切断了高坦山口后,我军也陷入进了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现在我们只有从崇山峻岭之中,开劈出一条道路来,才能弥补我们过去犯下的种种错误。”

本来项英政委对于目前自己的游击战术,产生了疑问和动摇,但听到刘厚总的一番话后,才知道自己的游击战术并没有出错,只是敌人太强大了和太狡猾了。此时项英的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明灯,看到了突围的希望……!

“厚总,你的想法很好,也很有见地,等一下希夷同志来了,我们好好的商量一下。”项英政委紧绷的脸上才有一点儿的舒展。

“政委,如果等军长来了,他肯定是不会赞成和支持我们的行动战略的,因为军长他一直是领导大部队的作战,他从来没有参加过我们的游击队,他对我们的游击战术,恐怕是一向格格不入,看不起的。还有如果我们现在去崇山峻岭中找到一条路来突围后,军长可能才会对我们游击战术感兴趣,才会对我们是另眼相看。这样我们才能挽回目前的声誉,还能弥补我们过去犯下了的错误。”

“子昆、国平同志,你们有什么看法呢!”项英政委问道。

“现在我们新四军陷入进了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强攻,我们也错过了良机,重拾游击战术,我看来此办法可行。”袁国平说道。

“这也是不是办法的办法,只要能找到出路,我们才能将功赎罪,才能救整皖南军部。”周子昆说道。

“政委竟然参谋长他们都没有意见,我马上带领一队卫士保护你们,我们马上离开,去为部队开山劈道。”刘厚总见没有人怀疑他的动机后,马上是趁火打劫的煽动道。

“竟然大家都刘厚总同志的建议,没有其他异议,我们马上就出发。”项英令道。项英政委他们一行人没有等到叶挺的到来,他们的身影顿时消灭在蒙蒙的风雨之中……!

孙大兴和腾海清带领着浴血奋战的新四军将士们回到了高坦村后,看到全军现在重新处在敌人的强大包围之中,看到了昔日英勇善战的部队成了一支混乱、疲惫之师,他们一个个的心情是更加的心痛不已,孙大兴和腾海清安顿好部队后,问清楚军长在什么地方后,他们两个人就匆匆的赶去。

正当叶挺军长跨过独木桥去军部时,孙大兴和腾海清两位团长已经到了叶挺的跟前,叶挺正要问候他们。孙大兴见到军长,他是压不住心中的怒火,先开口质问叶挺道:“军长啊!”

孙大兴一双布满血丝的灯笼大眼吼叫道:“是您亲自下达的攻击命令,要我们拿下星潭要塞,才是我们新四军的突围根本,我们是无条件,听从您的命令,与敌人在星潭要塞是整整的血战了一天一夜,我们占领了星潭要塞后,只要您的命令再往前一步,我们就已经跨过了榔桥河,就也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但您身为一个优秀的军事指挥家,就知道占领榔桥河的形势后,对我军是多么的重要!但您为什么要在这时,下达撤退的命令,为什么……为什么!究竟为了什么!”孙大兴泪流满面,咆嘶痛苦蹲在地上。

叶挺没有回答,他象一棵在风雨中的青松挺立着,他这时面对部属的理直气壮的质问,怎么回答。就怪自己当初没有顶住压力,错误的服从了项英政委他们的错误指令,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浴血奋战的将士们,他如今还有什么话,向孙大兴和腾海清诉说,身为一个部队的指挥长官,心中的痛苦只有自己默默的承受。

“撤退,就意为着死亡,撤退,就意为着全军面临着毁灭,军长,您是知道撤退的后果是多么的严重,为什么要把我们重新葬身于在山谷之中。”腾海清团长这时也向叶挺,诉说出自己心中的不快。

叶挺看到部将们对自己的误解,自己心中的痛苦又无法向他们诉说,身为危境之中的一个优秀指挥官,更知道团结就是力量,面对部下的责骂,就让自己默默的承受吧!坚强的北伐名将,优秀的新四军指挥长官的眼睛只有抬望着天穹,含着热泪……!

“军长……您还记得我们在北伐的时候,从广东一路北伐,攻占了汀泗桥和贺胜桥!攻克了武昌城,直捣黄龙,我们打得北洋军阀是丢盔弃甲,闻风丧胆,还有您率领新四军在丹凤岭痛击川岛芳子,在云岭粉碎小日本鬼子的军事进攻,打得日军是死伤惨重,屁股尿流!在雨溪镇痛歼日军的一个师团,您的勇猛,您的英明指挥到那里去了,为什么您现在是忍心看着全军将士围困于联长坑的峡谷内,这叫突围吗……还是叫我们等死!”

面对孙大兴的连环炮式的质问,使叶挺受伤的心,再次受到强烈的震荡。泪水往自己的肚子流。孙大兴和腾海清他们惊呆了,为什么今天的军长没有语言,没有了动作,没有了一丝表情。他们多希望军长能够象平时一样,当部下提出正确的意见后,看到军长亲切的微笑,给予热情的鼓励。当意见错误时,军长能够以严厉地批评指正,给予教导!可是今天军长面对我们这样激烈的言词,他怎么失去了往日的性格,他们多希望军长能够发怒,多希望军长说出心中的痛苦和不快。孙大兴和腾海清的心情,是多么希望想听到叶挺军长的声音啊!

这时,军部副官处科长叶钦,从腾海清他们的身边路过时,听到孙大兴和腾海清他们两个人对军长的质问,于是把他们拉到一旁,小声地把军部在百户坑的会议情况,重新说了一遍。

“原来撤退的命令是这样下的!”孙大兴和腾海清听到叶钦的解释后,是羞愧难当,质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鲁莽,为什么还要在军长的伤口上,撒下一把盐。现在全军最痛苦的是军长,不是我们……!

孙大兴和腾海清的心中阵痛,他们脚下生铅的走到叶挺身前,泪如雨下的诚挚道。“军长对不起,我们错怪您了,您要打要骂,就是责罚我们也行!”

“你们都是革命的好同志,现在我们一起去军部开会,只要我军齐心协力,定能冲开敌人的包围圈。”

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跑来,只见作战课参谋罗杰从军部方向,飞步跑来:“报告军长,大事不好啦!政委他们几个人失踪了!”

叶挺看着罗杰,他有些不相信这是事实,“你说什么!”因为刚才项英政委还叫自己开会研究。难道说又出了什么紧急事情。

“军长,项英政委他们刚才还在军部等您军长开会,谁知我回到军部后,看到项英政委他们不在,于是我就四处寻找他们,但怎么也没有找到他们。这时有两个战士跟我说到,政委和参谋长他们悄悄的顺着山沟里走了。”罗杰难过的对叶挺说道。

孙大兴猛然站起身体来,擦去眼角的泪水,“什么,悄悄走了,平时样样都管,现在部队处于危境之中,却丢弃部队不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事啊!”

“就算现在有什么急况,也应该和大家一起商量,给军长打一声招呼吧。同舟共济,团结一心才是部队走出困境的根本啊……!”腾海清也悲痛的说道。

叶挺看到项英政委他们的出走,不仅令叶挺他们为之震荡,想到如果让将士们知道,这将对新四军的突围士气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孙团长、腾团长!”叶挺看到危境后,是马上挺身而出,强烈的军人使命感,再也不能让叶挺沉默不语了。

“有”,孙大兴和腾海清宏声道。

“敌人如今在星潭要塞和榔桥渡是重兵驻守,我们也已经失去了从这一个方向突围的最佳机会,我军只有出其不意对敌人进行反其道进攻,从高坦山口突围,也许还有一线胜机,所以你们今天必须拿下高坦山口,为我军的突围打开这一个突破口。”叶挺将军命令道。

“是军长,我们誓死完成任务,誓死拿下高坦山口。”孙大兴和腾海清是顾不上休息,马上又率领战士们进攻高坦山口。

叶挺军长马上聚集溃散的将士们,虽然项英政委走了,但自己作为新四军的军长,就应该与全军的将士们是风雨同舟,生死与共,共度难关,冲出敌人的包围圈。

“同志们,今天我们面临着生与死的威胁,退缩只能加重国民党顽军歼灭我们的野心,虽然我军在指挥上是犯下了严重的错误,部队现在是陷入进了敌人强大的包围圈之中,但现在我们只要誓死如归,用我们的血肉冲开敌人的包围,我们才有冲出包围圈的机会,为了我党的革命事业,我们就是流尽最后一点血,也不向国民党反动派的军队屈服,从今开始,我们就是战到一兵一卒,我们也永不退缩,希望同志们精诚团结,勇往直前粉碎敌人的包围。”

“军长,我们一切听您的命令,用我们的血肉长城冲开敌人的包围圈!”将士们的声音是直插云霄,悲壮的皖南新四军的突围开始了……!用他们的誓死精神,谱写一曲突围战歌。从皖南事变看,也让中国人民看清了蒋介石反民族、反人民利益的罪恶本质。这不得不说蒋介石赢得了皖南事变,成功消灭新四军的部队,但他从此也失去了统一中国的政治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