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窝电700亿度送不出去 国家电网垄断设限

神仙也来看 收藏 8 704

就在中国十几个省都在为电荒忙得团团转的时候,装机总量和外送电量都位于全国之首的内蒙古,每年却有近700亿度的电窝在区内,送不出去!因为,占内蒙古发电大头的蒙西电网如果想把富余电外送,只能通过国家电网。而外送通道的建设,以及外送电量的多少,都由高度垄断的国网公司说了算。



700亿度电砸在手里



由于没有足够的电网通道把电送出自治区,目前蒙西电网约三分之一的火电机组被迫停机,超过42%的风电机组弃风。内蒙古每年放弃的发电量可供应北京一年用电量的约82%。



“内蒙古的电,用不完呐!”



就在湖南等多个省份发愁没煤发电的时候,中国最大的“电源”内蒙古,却愁的是怎么把富余的煤和电送出去。



发出上述感叹的是国电内蒙古能源有限公司(国电蒙能)新闻办一位李姓负责人。上周三,她骄傲地对本报记者说:“这里是内蒙古,抬头就是火辣辣的太阳,走路都能被风推着走,扒开鄂尔多斯(17.89,-0.61,-3.30%)的草甸子,就有煤露出来。”



不经意间,内蒙古现在已是全国的“煤”“电”双雄。据中电联的统计信息显示,2011年2月底,内蒙古发电总装机容量第一次跃居全国第一,其中风电装机容量也是全国第一,而其跨省外送的电量更是连续六年蝉联冠军。此外,早在2009年,内蒙古就已经取代山西成为中国产煤第一省份;而2007年,其已探明的煤炭储量就已是全国最大。



然而,尽管坐拥“煤”“电”双料老大,但由于少“路”可走,本可以在电荒时大展身手的“煤”“电”却困守“孤城”。



就在湖南全省为400万度的用电缺口忙得团团转的时候,内蒙古每年却有近700亿度的电窝在自治区内,送不出去!



“连华北都送不过去。”内蒙古一位电力业内人士叹道。



“700亿度还是保守数字,如果铆足劲发电,风电和火电机组都满发,我们每年可以多生产900亿度电,而北京全年的用电总量在 1100亿度左右。”蒙西电网总经理张福生说。



由于没有足够的电网通道把电送出自治区,目前蒙西电网约三分之一的火电机组被迫停机,超过42%的风电机组弃风。



而煤的外销也受制于运力。内蒙古的铁路网密度比全国平均水平低16%,铁路复线率比全国平均水平低14%。然而,本来就紧张的铁路通道,绝大多数被神华等国有企业占据,而一般中小型煤炭企业,只能依靠公路。



长距离公路运输成本高企,反过来又蚕食了内蒙古煤炭价格相对低廉的优势。



2011年5月23日的最新数据显示,大同5500大卡动力煤的坑口含税价是630元/吨,郑州5000大卡动力煤的车板含税价是600元/吨,而内蒙古李家塔煤矿5700大卡动力煤的坑口含税价为470元/吨,长滩4600大卡动力煤的坑口售价仅为240元/吨。但从内蒙古煤炭坑口运到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吨煤价格将因运费上涨1000元左右,是煤炭成本的两倍有余,占据煤炭最终价格的近70%,而全国平均的煤炭运输等中间费用占煤价的比重在36%-50%左右。



此外,今年1月,澳大利亚动力煤在每吨比去年同期狂涨40美金后,其到达广州港的价格为目前的130.85美金/吨,折合人民币仅850元/吨,依然比内蒙古煤炭的运输成本还低。



电力外送为何屡试屡败?



过去6年间,全内蒙古发电量翻了一番多,但与此同时,蒙西电网对外电力输出通道却没有增加一条。



和其他省份不一样的是,内蒙古自治区内有两张电网:蒙西电网 (也称内蒙古电网或内蒙古电力(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国家电网。



作为国家电力体制改革中特别保留的唯一自治区属电网,蒙西电网管辖着内蒙古自治区除蒙东赤峰、通辽、兴安盟、呼伦贝尔四个盟市之外其余8个盟市的电网建设等工作,这8个盟市同时也是内蒙古主要的电力来源地,占内蒙古发电总装机的60%。



另外40%的发电装机来自上述蒙东4个盟市,由内蒙古东部电力有限公司管辖,后者是隶属于国家电网公司的省级电力公司(称蒙东电网)。



而国家电网的覆盖区域,是除了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和海南(归属南方电网)以外的所有地区。



因此,蒙西电网相当于局域网,如果蒙西的富余电要想输送到其他地区,就只能通过国家电网。



目前,蒙西电网外送的通道共有5条,其中蒙西电网与国家电网的网对网通道2条,三大发电厂直接与国家电网连接,实现点对网的输送通道有3条。



然而,蒙西电网想外送多少电,得由国家电网说了算。“现在的情况是,国家电网要我们输送多少就输送多少,基本是压极限运行。”说到网对网的两条通道时,蒙西电网的张福生特意拿起了记者手中的笔,在纸上有力地写下了“压极限”三个字。



即使是“压极限”,蒙西电网还在尝试着在现有的网对网通道上寻找着可以用风电填补的“缝隙”。目前,网对网通道白天的输送量是400万千瓦,晚上是300万千瓦。内蒙古自治区曾向国网公司提议,在晚上风大的时候将电力输送量提升至400万千瓦,多送100万千瓦风电。



然而,这个方案最终未能实现。



蒙西电网又想了另外一个办法,在现有的3个点对网的火电输送通道中,按照风电火电1∶2的比例加入风电。目前,大唐托克托电厂与国家电网点对网的输送通道可以送690万千瓦的电力,但实际情况是该通道输送的电量还不到400万千瓦,另有300万千瓦的富余输送能力未使用。张福生告诉记者:“现有的托克托火力发电可以为新接入的风电做调峰,而且如果能够用上这个300万千瓦的通道,就相当于建立了第三条网对网通道。”



不过这个风电增容计划也没能最终落实。最后,双方的兴趣点都落在了增加网对网新通道上。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6年间,全内蒙古发电量翻了一番多(从2005年的1056亿千瓦时增加到2010年的2485亿千瓦时),但与此同时,蒙西地区对外电力输出通道却没有增加一条。



蒙西电网方面提出了建设两条超高压线路,使内蒙古电网网对网交流通道送电能力达到1000万至1100万千瓦。2010年6月12日的国务院研究室送阅件《关于尽快解决蒙西电力外送难问题的建议》中提及,蒙西电网提出的建设两条超高压通道的建设方案已于2005年通过专家论证。



2007年9月,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刘振亚来到内蒙古,宣布其中一条超高压通道2009年可投产使用。但最后,这个项目不了了之。



夭折的原因是,内蒙古电网一直计划建设超高压,或者特高压直流输电通道,而国家电网则坚持建设特高压交流输电通道,后者的电力输送能力为800万千瓦。



“因为特高压通道审批非常复杂,我们当时强烈推荐建设超高压通道。”张福生告诉记者,双方争执的结果就是,这两条新通道的建设至今都没有落实,而国家电网公司规划的替蒙西特高压项目也一直未开工,致使蒙西电力送出通道6年来未开工建设,装机富余问题日益严重。



就在不久之前,希望又一次出现在了蒙西电网面前。国家电网公司的“十二五”规划中提到,要在“十二五”期间在华北、华中、华东建设特高压同步电网,将建成“三纵三横”特高压交流网架结构,并建成15条直流输电工程。其中,有“三纵一横”交流工程和3条直流工程起点在内蒙古。



数据显示,这7条起点内蒙古的通道总输送能力6250万千瓦,约相当于外送标煤2亿吨。此外,规划明确指出要实行“风火打捆外送”,风电比例要达到20%以上。按此规划可外送内蒙古风电1250万千瓦,折算为风电装机约3600万千瓦左右。



内蒙古是中国风电最大的供应商。2011年,内蒙古的风电装机容量将超过1300万千瓦。根据规划,这个数字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5000万千瓦以上。如果在“十二五”期间规划的7条特高压外送通道能够如期投产,蒙西电网的风电电量比例将会突破25%。



不过,这个看上去双方皆大欢喜的方案,“目前没有正式开工,还处在宏伟的蓝图阶段。”张福生说。



而另一个更致命的不确定因素是,在这7条特高压输电线路的可研报告中,没有任何文字痕迹显示这7条特高压输电线路是与蒙西电网相连的,现阶段只是蒙西电网和国家电网之间做了口头交换意见,国家电网方面的个别领导表示可以考虑连网。



如果不连蒙西电网,那么蒙西的风电、火电还要窝在蒙西。



在与国家电网打交道的漫长过程中,内蒙古自治区先后与湖北、山东、江苏、浙江、天津、河北等省市政府签订了送电协议,容量已超过2000万千瓦。“协议是签了,但是这些地区都是国家电网的覆盖范围,我们和国网之间的输送问题还没有解决,所以协议签了也是白签。”一位内蒙古电力行业内部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飞越国家电网?



蒙西电网正计划与南方电网合作,共同建设从鄂尔多斯到广州的±800千伏特高压直流通道,直接从国家电网的头顶上飞过。



一面是越来越紧俏但却不能变现的煤和电,一面是国家电网的铜墙铁壁,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



绕过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合作,在国家电网的网路上再搭一条±800千伏的特高压直流电线,把电从鄂尔多斯直接送到广州去!



5月9日,这项“北电南送”的工程已经由鄂尔多斯市政府委托广东省电力设计研究院和内蒙古电力勘测设计院,着手初步的可行性研究报告。



内蒙古政府为这个大胆的设想已做了充分的准备。上述内蒙古电力行业内部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内蒙古现在有意和南方电网公司合作,为广东提供最好的煤炭资源,总量大概在100亿吨左右。其中一半是优质煤,也就是发热量在6000大卡的动力煤,将通过陆路或者秦皇岛口岸,运到广东;剩下50%的劣质煤就地发电,而后通过特高压直流通道全部送往广东。”



这条输电线路采用的是特高压直流通道,即使内蒙古的电网出了事故,也影响不到广东省的用电安全。



按照初步设计,这条输电通道的输送成本,以及与鄂尔多斯的发电成本之和,将低于广东目前的电力成本。经测算,从鄂尔多斯输送到广东的总成本是0.3849元/度,而目前云南水电机组给广东输送的电力,其落地价格为0.48元/度。此外,南方电网新上马的火电装机成本已超过0.53元/度,这为电网留下了充裕的利润空间。



但这个大胆的设想依然存在着不确定性。目前,该项目还处于蒙西电网和南方电网双方互通有无的阶段,而最终是否能够顺利开工、投产的决定权还要由国务院决定。“这个事不容易。”南方电网公司副总经理贺锡强和张福生探讨此项目时,曾这样感慨。


/来自***社区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