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在进步,时代也在改变,在现代社会,专制已经没有了一丝的合理性基础。同样,在现代社会,联合国的合理性基础是它不能再继续成为有专制国家参与的国家俱乐部。一个国家是否具有国家主权,首先要看这个国家是不是这个国家的国民的公器,比如,是不是存在一个有效的国民授权系统、监督系统?等等。作为一种国际组织,联合国不能再容忍和承认任何没有人权基础的所谓主权。因此,60年前的联合国宪章也应与时俱进!决不能让卢旺达100万平民死于专制政府下内乱的历史重演,否则就是联合国的失职。“人权高于主权”中的主权指的是非民选国家,“主权有限论”的主权所指也同样。世界人道主义秩序的建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必定有所付出,纵观世界文明史,人类的点滴进步都是用鲜血换来的,打倒卡杂匪这种独裁主权、解放那里的人民、这是大多数人民的意愿,也符合利比亚和全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法、英、美等国的干涉,真正体现了联合国宪章中保障各国人民安全、自由、繁荣的精神,应当向它们致敬!那些所谓的教授、学者有的思维疆化、不学无术,有的丧失良知,有的己习惯于冷战思维方式来看待当今的国际问题,与世界潮流背道而驰,其毫无水准的理论与在伊战时的表现同出一辙,令普通国人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