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学习,琉球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十四)

2010年3月27日,日本现任官房长官枝野幸男时任行政改革大臣,当讲到对历史问题的认识时竟然声称,“日本对中国以及朝鲜半岛的殖民地化是历史的必然”,他的猖狂言论当然遭到中国网民的强烈抗议。可是,如果我们反过来论证,他说的也对。如果中国很廉政,谁吃了豹子胆敢来侵犯我们?真来了,日本还真病。如果中国社会任由贪官集团腐败猖獗下去,无论社会基础多么的坚固最终也会被这群人渣侵蚀和腐烂光,不来侵略中国的日本才真有病。

清正廉洁程度代表了国民的生活指数,促进廉政建设就是爱国的具体表现,也是弘扬毛泽东思想所倡导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种实际行动。

……………………………………………………

1874年,日本内务卿大久保主要负责预测和分析清政府之中华政治旗帜还能高举多久,他通过清政府官员集团性腐败指数和民众承受指数画出的统计报表来推演清政府还有多少实力能对抗崛起的日本军事实力,从而掌握日本政府能否吃下琉球。经过反复论证后,大久保多次上书给明治,“清政府的海军实力固然恐怖,但是,清政府内部蛀虫太多,官逼民反使清政府四处扑火,还有沙俄在清国北面‘兴高采烈’地左一刀右一刀‘收割’着土地,无暇顾及琉球的安危。从目前的形势看,日本无需担心清政府的力量。琉球方面,只是琉球亲王尚泰等人太顽固了,无论怎么用强,尚泰等人就是不屈服,日本只有强行出兵一条路,在琉球设立残酷军管,强制断绝琉球和清政府之间的主权关系才是刻不容缓的事情,只有这样,未来的琉球才是日本的”。数年来,日本政府对琉球亲王尚泰等人进行的软磨硬泡都失效了。在他看来,软的不行,硬的也不行,不如大开杀戒才能解决侵占琉球的问题。

1875年6月,为了霸占琉球,大久保和松田知道尚泰亲王不待见自己,就挖空心思寻找借口,请求和琉球三司官的两人回那霸的时候带上他们,然后前往琉球引荐给尚泰亲王。就这样,他们一起回到了琉球。到了琉球,尚泰亲王讨厌日本人笑里藏刀的态度,于是让他的弟弟在那霸首里城接待了松田。7月24日,果不出其然,松田在娓娓动听的演讲中把琉球吹捧到天上,最后再从天上摔下,重重地踩上一脚。松田说,日本明治政府的意思是,希望日本政府像清政府那样拥有对琉球的主权:1)、禁止琉球再向清政府派出上贡官员、庆贺官员、以及不得再接受来自清政府的册封等,要求琉球自己中止掉与清政府的主权关系;2)、要求琉球藩内中止清政府的年号,改为日本年号;3)、中止清政府的刑法,实行日本刑法,对此,琉球需派出2-3人到日本学习;4)、废除清政府的管理制度,按照日本的府县市区町的管理制度;5)、在学生中挑选10名成绩优秀的青年去日本再学习;6)、想活命的话,尚泰必须到江户磕头谢恩;7)、琉球在清政府所设置的上贡接待处的福州琉球馆必须立刻中止;8)、琉球必须在日本设立办事处等等。

琉球地方政府经过研究分析,最后回答说,“3)、5)、8)项可以批评地吸收,但是,对于其他项则认为是无理取闹,特别是,1)、2)、6)项表示坚决反对。他们还特别强调,切断了与清政府的关系等于切断了母子关系,天之大,孝为先。如果这样做要遭天打雷劈的,这在情感上绝对不能允许的。尚泰亲王可以给清政府的皇帝磕头谢恩,也可以给自己的祖先磕头谢恩。但,尚泰亲王决不会到江户给异族磕头谢恩,这想都不要想,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否则只能做白日梦!”

松田和大久保等人从尚泰亲王的义正言辞下讨不到任何优势,只好灰溜溜地回到了日本,大肆渲染琉球尚泰等人是如何的顽固。于是,日本政府把琉球人反对日本侵占琉球的,称为亲清派,特别包括了尚泰亲王等人(环保志愿注:当日本军事霸占琉球后开始了屠杀亲清派,把亲清派改称为顽固派,把手举日本国旗的称为开明派),看来,日本政府对付琉球亲王尚泰等人已经技穷,对此,松田等人心里也万分着急,完不成任务只能剖腹自尽了,谁会自己想死啊,日本政府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后来,松田催的很急,要求尚泰给出一个最终态度。于是,琉球亲王尚泰提出了一个“方案”,即“可以派出特使到江户联系正常的工作,但琉球不能脱离清政府主权”,对于这种最终态度,松田肯定完不成任务的。分析来分析去,松田彻夜难眠,最终按捺住狂躁的心,松田十分敬佩尚泰等人在利诱面前丝毫不动心,在死亡威胁面前铮铮铁骨,写道,“由于大陆对琉球只做锦上添花之事,从无有伤害琉球之心,所以,尚泰以下人众对中国有很深的感情,均以中国人自居为荣。因此,我等对琉球的一切外交手段用尽,丝毫撼动不了他们对自己祖国的依恋之情。看来唯有军事强制手段才能得到琉球,清国弱无外交,琉球一定是日本的”。

琉球的发展历史说白了就是中国人在琉球艰苦奋斗的发展历史,琉球的发展离不开中国的帮助,琉球人完完全全融入中国社会的发展史。早在明朝建立之前,就有很多的大陆人在琉球生活,明朝期间陆陆续续还有超过万人的大陆人到琉球开发和贸易,琉球归入中国主权五百多年,经这么多年的演化,琉球的上层人士无不与福建后裔有血缘关系,大陆人看待琉球人就像看到自己的亲人。可是,日本人对待琉球人就像看牲口那样的眼光,所以,我们应该把琉球的生死看成是自己的生死,祖国的繁荣富强看成自己最大的幸福保障,自然而然就把祖国的荣誉高于琉球一切联想在一起。日本人千方百计想离间琉球和大陆的关系,被琉球上下所抵制是必然的结局。

琉球人生死捍卫归属于清政府主权的态度比捍卫自己生命都重,松田等人无不以敬畏的目光佩服琉球人对待自己的祖国母亲那种真挚的感情,尽管把这些人称为顽固派,但仍然为这些顽固派肃然起敬和悄然叫好。那时候的日本还没有和清政府公开为仇敌,加上琉球人大多属于顽固派,所以,暂时不能考虑军事侵占。摆在日本政府面前的,就是加紧备战,加紧策反和拉拢汉奸代言人,加紧推动清政府官员之间的腐败深度为那时之急。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