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犯药家鑫咋成了陕西5名教授眼中的“国宝”?

害怕阳光的男人 收藏 3 263



杀人犯药家鑫咋成了陕西5名教授眼中的“国宝”?

文/周禄宝


华商网讯:距离药家鑫二审结束7天,华商网记者5月26日从相关渠道了解到,日前西安有5位教授决定联名呼吁免除药家鑫死刑。王新,独立学者,作家,曾分别受聘于西安交通大学兼职教授和西北大学讲座教授,陕西省作协会员。“这个事到现在必须有人站出来,我们五个人作为知识分子,为了不亏良心、为了良知必须发出声音,如果不表达观点,有可能良知的底线就会被突破”。王新称有两种考虑:“一方面真理就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我掏心挖肺,呕心沥血逐字逐句认认真真踏踏实实阅读完陕西5位教授及作家文人的“联名信”以后,突然有了一种“想要飞得更高”的感觉,我是在天堂里阅读你们的文章还是在地狱里围观你们的“真理”?你们五个教授自居为“知识分子”,这让我捧腹大笑抱头痛哭,知识分子应该是有智商有道德有良知有文化的人吧?

我翻遍了你们所撰写的联名信,没有找到一丝半点关于你们自居是“知识分子”的象征句子,没有发现你们的智商高人一筹的特质,也没有看到你们高尚的道德,更没有察觉到你们几个是有文化的人,我倒是看到了词不达意语句不通的黑心黑字,你们的联名信让我不得已给你们五个人起了一个漂亮的外号“西安包工”,当然,这五个包工并非开封府上的包公,也不是因为铁面无私英明断案而被称之为包公的,是因为心黑脸黑字黑整体形象黑,才被冠以“西安包工”的。

这五位教授自称为“良知”而战,也就是说,为了教授们心中的仁慈和宽厚,就必须让现行的法律失效,必须让一部早已诞生并应用已经的法律当即死去,教授们所谓的刀下留人,无法是抛开法律站在佛学的角度上告诫人类:“阿弥陀佛,老衲以慈悲为怀,放下屠刀立地见鬼。”我想了又想,像李玫谨这样的国家级教授和西安那五位“包工教授”,放在狭窄的讲台上真是有点大材小用了,人类应该给这些“掌握真理的少数人”提供一个发挥和研究真理的大舞台,要么送进佛堂普度众生拯救中华,要么送上火星拯救世界。

写到这里,我再一次伸出柔嫩的中指头,轻轻放在我红润的嘴唇里,用宽厚的舌头边舔边笑,乐得我再一次看到了一大片前腐后继过了一村又一村的中国教授,那是一个耻辱与臭名远扬的泥潭,是肮脏的,是沉痛的。这让我在长这么大鹅时空里第一次如此这般地意识到,原来西安的城墙不是因为砖块多才显得那么厚实的,是因为西安五位教授上辈子没做人之前就会鼓吹,所以,连原本朴实低矮的城墙都忍不住宽厚了起来。

撞杀一个人容易,救活一个人难。教授变教授容易,叫兽变教授难。不杀了药家鑫,人民心中的仇恨不会消失,我们的社会会多一份戾气。不杀了药家鑫,人民的仁慈之心丧失,我们的社会会多一份不平和的抱怨。在教授一片求死声中,药家鑫案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独的个案,而成为一个社会事件。因此从更和谐的意义上来说,我们想挽救的,不仅是被药家鑫撞飞的法律和刺死的叫兽良知,更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和谐之音,我们这个民族的和法律的和谐之音。放下叫兽心中的那把无耻的刀吧。尊重法律,即便这条法律是不公平的。尊重叫兽,即便这个叫兽是无耻的。放下叫兽心中的那把无耻的刀吧。一个国家已经失去公信力了,就不要让一部法律再失去公信力了。这是我一个农民最真切的期望。

以下为五位教授的《联名呼吁书》全文被笔者改编面貌

教授丢人

——不仅为了丢掉一个国家的公信力

过去十年,教授被叫兽成为中国第一大垃圾实体,未来十年,教授依然被叫兽成为世界第一大垃圾实体。中华民族衰亡指日可待。

但是民族衰亡不只是飞车杀人,同时也需要叫兽鼓吹。叫兽鼓吹需要我们拥有拍马溜须的胸怀。昨天我们为拯救一个死去的生命和离散的家庭而奔走相告,其价值永远不需要显现。

法律是什么?法律不仅是替弱者说话,不仅是不许贪污腐败,不仅是对杀人犯的严惩,法律更是一种对死者本身的尊重、一种对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的怀有依法惩办的公道心。

药家鑫犯下法律所不可饶恕的罪恶,但是我们一定要他活着继续杀人放火继续侮辱法律尊严和华夏民族吗?因为他弄死人我们就必须不弄死他吗?这种杀人犯不违法杀人犯不死是否是最守法的方式?

药家鑫不尊重生命,我们是否也要跟他一样不尊重法律?

毫无疑问,在教授眼中药家鑫必须得受到法律的袒护,但是法院毕竟捏造了他的自首情节,他父母也不愿意对受害人家属进行依法赔偿,最重要的,药家鑫并不是平时每天都杀人放火的恶人,他具有被叫兽说好就好说差就差的可能。

都是大贪官老叫兽,钱来得都很容易,所以不赔偿那都是钱的事情,而不是一种对罪行的救赎,是求生愿望的表达。

撞杀一个人容易,救活一个人难。教授变教授容易,叫兽变教授难。

不杀了药家鑫,人民心中的仇恨不会消失,我们的社会会多一份戾气。

不杀了药家鑫,人民的仁慈之心丧失,我们的社会会多一份不平和的抱怨。

在教授一片求死声中,药家鑫案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独的个案,而成为一个社会事件。因此从更和谐的意义上来说,我们想挽救的,不仅是被药家鑫撞飞的法律和刺死的叫兽良知,更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和谐之音,我们这个民族的和法律的和谐之音。

放下叫兽心中的那把无耻的刀吧。

尊重法律,即便这条法律是不公平的。

尊重叫兽,即便这个叫兽是无耻的。

放下叫兽心中的那把无耻的刀吧。

一个国家已经失去公信力了,就不要让一部法律再失去公信力了。

这是我一个农民的孩子最真切的期望。(文/周禄宝)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