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啸 第一卷 陌路烽烟 第026章 红34师

nickhand 收藏 5 1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5.html[/size][/URL] 第026章 红34师 涂敏以一种嘲讽的眼神看着他,刘大勇直接感觉到了不对劲,“你觉得那现实么?” 涂敏;“不是觉得、而是我亲眼所见!” 刘大勇大怒;“老子在根据地多少年了,也没有听说和见过这等事,你···” “别急着生气,我只问你,中国共产党是不是要听苏联的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75.html


第026章 红34师

涂敏以一种嘲讽的眼神看着他,刘大勇直接感觉到了不对劲,“你觉得那现实么?”

涂敏;“不是觉得、而是我亲眼所见!”

刘大勇大怒;“老子在根据地多少年了,也没有听说和见过这等事,你···”

“别急着生气,我只问你,中国共产党是不是要听苏联的共产国际的命令?”涂敏定定的看着刘大勇。

刘大勇眼中精光一闪,涂敏已经径自说了下去;“我在苏联的一个农场亲眼所见所谓的共产主义农场,我们一行56个青年军官,倾向于革命的青年军官奉令前往革命圣地苏联学习!但是谁也想不到,那次我们四个人的迷路掉队让我们见识到了苏联共产党的真实嘴脸。”

刘大勇眼神中光芒一闪,关于苏联共产共妻的谣言红军总部也给予过澄清,那是一个叫做哈瓦多夫的苏联无政府主义者的骗局,这个人连党员都不是,为了敛财,在1918年搞了一个《俄罗斯处女和妻子的公有化法令》出来,后来被人民法庭审判,此事就一直被国际上的资本主义国家拿来污蔑红色苏联和国际共产主义联盟。但是眼前的涂敏,似乎知晓得不少内幕。所以他也没有阻止他继续说。

“我们的行程,是苏联军事委员会全程安排的,那次的掉队出于偶然,我们脱离了预定的路线,但是让我们见识到了事实的真相,那就是真正的共妻!在一个小城市里面,一个布尔什维克凭着一张当地革命委员会开出的证明,他带走了四个正在学校里读书的女学生,因为他的上级有权享用非革命者的性资源。这么说你明白么?”涂敏嘲讽的神色变得痛恨。

“而在那个农场,全部都是女性和孩子,成年的男性则在另外一个农场,孩子由公家抚养,夫妻可以优先过性生活,但是只要妻子或是还没有出嫁的女孩子,只要被选中,就得先遵从人民委员会的调派命令!”涂敏红着眼睛,“中国这么多革命者,为什么这么多人反对你们共产党?为什么这么多的割据军阀都会听从将委员长的命令来进剿你们?你以为他们不明事理?不知道日本侵略咱们中国时得一致对外的道理吗?”

刘大勇低声咆哮;“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只知道!在苏区,在瑞金,在中央根据地,没有所谓的共产共妻!我们将地主的土地分给穷人,也给地主留下了足以生活、糊口的土地!中国的共产党人,讲的是奉献和牺牲!为了中国的强大、不再受到西方列强的侵略欺压,我们抛头颅洒热血,不是他妈的为了多占几个女人!”

涂敏也红眼了,站起来和刘大勇像斗鸡似的顶着头,“谁不想自己祖国变得强大?李长官、白长官不想吗?四川的杨家不想吗?将委员长不想吗?但是大家都害怕!俄国十月革命,提出的财产、性资源公有化是针对非革命者的,这些我们都知道,是白长官他们告诉我们的!我去过那次俄国后他们才告诉我们的,他们没有撒谎!他们不是蠢蛋!他们怕什么?他们都是革命者,都是一代人杰,中国这么多仁人志士怕什么?就怕国产国际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将中国变成十月革命后的俄国!毁掉了中国五千年文明的基础,那样的中国还是中国吗?那样的中国、不过是苏俄的属国!没有了自己民族的···”

刘大勇一拳打在他脸上,摁住他就是一阵拳头!咬牙切齿的咆哮;“放你娘的狗·屁!你以为就你们这些军阀头头的头脑清醒吗?共产主义宣言怎么说的?马克思跟你说过要共产共妻吗?他苏俄怎么做是他们的事情,别拿那些浅薄的文明来对比咱们中华民族!要革命、道路也握在咱们自己的手中,你说苏俄共产共妻都一二十年了,可是咱们中国共产党没有,这说明什么?咱们中国共产党有自己的民族灵魂!他绝对不会是共产国际的傀儡!我们追求的是民族的解放、祖国的强大!”

“说得好!”两道掌声响起。

刘大勇一惊,才发现四周竟然被众多的枪口指着,蒋大富他们都是一脸苦笑的看着自己,虽然周围的都是红军装束的战士,但是刘大勇从心底觉得糗大了!竟然被人逼得这么近给包围了,实在是令人感到羞耻!

“陈师长、王参谋长好!”刘大勇赶紧立正,来的这两人可是红军34师两位大佬,赫赫有名的战将,34师师长陈树湘和参谋长王光道。

“你是四师十团的刘大勇!”四师和三十四师在断后任务中可是彼此掩护过不少,加上刘大勇曾经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通讯员,在瑞金的时候就和很多的红军主力师长认识,所以陈树湘能一眼认出他也不足为奇,何况他们通讯班演练的战斗配合队形还被这些红军师、团长们小议过一段时间,说起来刘大勇在战斗兵中也是一个小小的明星人物。

“你是白宗禧的兵?”陈师长转向涂敏。

“报告陈师长,这家伙叫涂敏,现在被补充进我们班。”刘大勇赶紧抢着回答。

王参谋长故意指着另外五个俘虏,“怎么?他们都被补充进你们班了?”

刘大勇硬着头皮,“是的!首长!”

王参谋长背着手笑道;“那你这个班兵力可真强,都顶得上一个小排了!”

刘大勇嘿嘿一笑;“首长,这个兵我要,他们五个我管不住那么多,不如请首长的部下来给他们做做思想工作,让他们转变为我们红军的坚定战士!”

陈师长忧虑的心顿时被刘大勇逗乐了,“这就是你做思想工作的效果。”他指指嘴脸被揍得猪头似得涂敏。

刘大勇满脸严肃的回答;“是的首长,这家伙脑筋比较顽固,我是党员、要坚定、果决的和这种顽固思想作斗争!”

陈师长大笑,挥手招过一个卫生员,替秋妹看伤,“这五个人我就笑纳了,这个猪八戒的弟弟就交给你来教导好了。”

王参谋长一挥手,战士们立即开始警戒,“部队原地休息半小时。”

“和我们说说情况吧,我看你竟然从湘江边上跑到这里来了,十团那里的渡口是不是出情况了?”

刘大勇知道34师是断后的最后部队,现在34师要渡过湘江追赶主力红军。

“凤凰嘴那边不能走!”看看天色刘大勇继续说道;“我们三军团、还有五军团和八军团都是往那边撤!我们十团接到的是固守到今天旁晚,掩护军团主力、五军团、八军团过江。但是现在往哪边走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团肯定会在旁晚撤离掩护阵地,而且敌人在昨晚就有一个多师的兵力绕过一军团的防御阵地,插到了我们团阵地前!一军团也是从凤凰嘴过江,他们最慢也会在今天中午就赶到了渡口,四个军团现在肯定已经渡江快结束了,现在凤凰嘴那边肯定是敌人的大军云集,而且就在一个小时左右之前,有一个师左右的敌人向那边去了。”

王参谋长;“你们怎么会脱离阵地这么远,跑到这边来了?”

刘大勇将昨天昨夜的情况说了,“我想着往界首这边过江,敌人的飞机可以肯定没有飞这边来轰炸,我想这边说不定还有部队在渡口,现在多了一个活地图般的向导,肯定可以比敌人快赶过去。”

“很好!我们现在就已经迷路了,真是怎么也想不到会遇上你这个福星。”回头命令,“全师继续赶路!”

34师的兵力还有四千多人,秋妹被红军战士抬着前进,刘大勇他们身上的各种伤痕也由随34师行动的军医看过了。对于刘大勇找的草药,王军医还给予了高度的肯定和赞扬,整得刘大勇小脸红红的特精神。

在刘大勇的威逼利诱加巧舌如簧的说服下,涂敏非常合作的带领三十四师快速穿过海洋山,来到界首的时候刚刚是第二天早上,江面上那两道浮桥依然牢牢的掌握在红军手中。

“赶紧过江,凤凰嘴那边已经全面失守,我们等着一军团断后的一支部队就要烧毁浮桥了,今天敌人的飞机肯定会过来轰炸!”守桥头阵地的营长连串的汇报着情况。

“大部队都过去了,听说昨天四师十团一个加强排超厉害,他们击落了敌人十二架战斗机和轰炸机,有三架是被空中打爆炸的!”

刘大勇看看担架上的秋妹,一头跳进河水里,清澈的河水里鱼儿正肥,他肚子俄了!(临空打爆的都是秋妹的杰作,他很会找敌人飞机的油箱位置!)

陈师长意外的看看刘大勇,刘大勇对于打飞机只是简略的提了提,并没有详细说,现在听到守桥部队这么一说,陈师长看刘大勇是越看越喜欢,这伢子真不赖!

还没开口问刘大勇有没有兴趣到三十四师当个连长,就看到一骑快马从远处而来,停在对面码头处焦急的打听着什么。陈师长心中一凛,赶紧向对岸跑去,两个警卫员跟在后面也是赶紧跑。

刘大勇看着三十四师飞速离开,不知道他们接到了军委什么命令?看看手中的大鱼,看看依旧在对岸桥头坚守的那个营,摇摇头,继续抓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