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4年1月21日,列宁逝世。


早在1923年10月底,6名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委员——托洛茨基、布哈林、加米涅夫、加里宁、斯大林和李可夫,曾经非正式聚会,议论列宁的后事问题。最后,保留列宁遗体的主张占了上风。


列宁死后,在对其遗体做防腐处理时,将内脏和大脑等器官都摘除了。


这就出现了对列宁大脑进行研究的问题。


当时,苏联在这方面的研究比较薄弱,政治局决定邀请德国著名学者奥斯卡·福格特教授前来指导这项研究工作。


1927年,福格特被任命为苏联大脑研究所所长。


他定期来苏联,对列宁大脑的研究工作持续到1929年。


1929年11月26日,《真理报》刊登了一篇题为《对列宁大脑的研究》的文章,这可能是苏联时期惟一的一篇公开报道列宁大脑研究情况的文章。


文章说,福格特教授从1927年下半年开始进行列宁大脑的研究。他发现,在列宁大脑中有巨大的锥形细胞,是过去从来没有见到过的,锥形细胞是负责联想的。福格特教授说,正如强健发达的肌肉是大力士的特征一样,也可以把列宁看做是联想活动的大力士。


福格特认为:有大量锥形细胞并且排列独特,是列宁天才的物质基础。


与此同时,在德国出版的《精神病手册》中,施皮尔麦耶尔教授却断言,这种大锥形细胞弱智者也有。


福格特对此并未加以驳斥。


这引起了苏联有关方面的不满。


1932年1月10日,斯捷茨基给斯大林写了一份报告。


报告说:必须将列宁的大脑放在可靠的保管处;中断与福格特教授的关系,结束资产阶级教授们利用列宁大脑标本玩弄卑鄙的伎俩。


斯大林批示,同意斯捷茨基的建议。


其后,苏联大脑研究所继续对列宁的大脑进行研究,并收集对比了卢那察尔斯基、蔡特金、波格丹诺夫、马雅可夫斯基、米丘林等著名人士的大脑标本。


1936年,大脑研究所代理所长萨尔基索夫向政治局提交了《列宁大脑的研究》报告。


报告说,进行对比之后,发现列宁大脑中的部分物质确实超过了其他人的;但是,由于列宁大脑的左半球严重损坏,无法提供一个完整的正常的大脑作为研究对象,因此未能揭示出形成列宁思维特点的大脑的物质特征。——也就是说,没有能够完成“从物质上论证列宁天才”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