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称我国部分中小企业因融资难停工半停工

饰饰 收藏 1 116
导读:入夏以来,尽管天气愈来愈热,位于长三角和珠三角的中小民营企业却有“过冬”的感觉。一方面,去年以来央行8次上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让银行惊呼“差钱”;另一方面,中小企业由于贷款融资难,资金链紧张,越来越“玩不转”。在央行紧缩银根以及劳动力成本提高、欧美市场萎缩等因素的多重挤压下,以出口为主的外向型企业日子难过。   江苏 银企都差钱   江苏省镇江市的镇阳电子元器件厂是一家民营企业,主营业务为电脑接插件的生产和销售。厂长毛敏告诉记者,年初还有30多名工人,现在只剩下不到10人了。但即使这样,由于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入夏以来,尽管天气愈来愈热,位于长三角和珠三角的中小民营企业却有“过冬”的感觉。一方面,去年以来央行8次上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让银行惊呼“差钱”;另一方面,中小企业由于贷款融资难,资金链紧张,越来越“玩不转”。在央行紧缩银根以及劳动力成本提高、欧美市场萎缩等因素的多重挤压下,以出口为主的外向型企业日子难过。


江苏 银企都差钱


江苏省镇江市的镇阳电子元器件厂是一家民营企业,主营业务为电脑接插件的生产和销售。厂长毛敏告诉记者,年初还有30多名工人,现在只剩下不到10人了。但即使这样,由于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工厂资金无法周转,甚至发不出工资,他不得不寻求从其他民间渠道获得资金,比如从一些民间的贷款公司借款,但高额的利息又让他望而却步。


毛敏说,今年由于央行货币政策趋紧,江浙一带的民间借贷市场活跃起来。从民间贷款公司获取贷款很容易,手续十分简单,只需用房产做抵押,就能很快获得资金,解燃眉之急。但随后的高额利息却吓死人。短期借贷月息4%-8%,甚至15%。尽管通过讨价还价,短期月息可能降至5%或4%,但折合成年利率则高达48%-72%。


“到银行贷款难啊!人家总是说差手续,或者推说领导还没批。其实就是不肯贷。”毛敏无奈地说,由于央行收紧银根导致资金链紧张,当地不少店铺一夜关门。而能够勉强支应的日子也不好过。在过去宽松的货币政策下过惯了的中小企业,一旦信贷资金紧缩,其资金不足且缺乏有效管理的弱点就暴露出来。在这种情况下,银行自然不愿向中小企业提供信贷。


“如果把板子打在银行身上,银行叫屈。因为准备金率一次次提高,银行也感觉到‘差钱’。在这种情况下,银行只好惜贷。这是大环境决定的。”毛敏的儿子、在建行镇江分行工作的毛震争辩道。


浙江 企业扎堆倒闭


趋紧的货币政策下,长三角一带的中小企业普遍闹起了“钱荒”。甚至出现大量企业处于停工、半停工状态。就连素以小商品闻名的浙江省温州市,竟也出现了中小企业因贷款无门而“扎堆”倒闭的现象。继温州乐清老牌企业三旗集团濒临破产,本月又传出温州知名餐饮连锁企业波特曼资金链断裂而倒闭的消息;几乎同一时间,温州另外一家知名企业江南皮革也因为巨额欠款而倒闭。


据温州市经贸委监测显示,今年前3个月,该市眼镜、打火机、制笔、锁具等35家出口导向型企业销售产值同比下降7%,利润同比下降30%左右。同时,这些企业订单金额出现减少趋势,单笔订单平均金额比上年同期下降的占16.7%。这些企业中亏损的占四分之一还多,仅三成企业利润保持增长。行业平均利润率为3.1%,利润率超过5%的企业不到10家。“比2008年还要艰难。”浙江省中小企业局办公室主任蔡章生认为。


浙江省中小企业局发展规划指导处处长应云进也表达了相似看法,他表示,长期以来,中小企业习惯在宽松的货币政策下生存发展,所以每次宏观调控伴随银根紧缩,总有一些企业在一夜间猝死。“资金管理,是中小企业最薄弱的。一旦信贷紧缩,他们的融资问题就会暴露出来。”


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周德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央行货币紧缩政策不改的情况下,不少温州企业为解燃眉之急,无奈下走的是民间借贷或者高利贷的路子,这样造成企业融资成本一路水涨船高。而贷款之后高企的还款利息则让企业不堪重负,极易造成资金链断裂。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做了一次调查,发现温州各大银行贷款利率已经全面上浮30%到80%。银行贷款虽然已经不便宜,但也只有少数企业能拿到,更多贷款无门的企业只能走民间借贷的渠道,目前温州地下融资的规模已经突破1800亿元。


周德文说:“中小企业一定要走向联合,船小以前说好掉头,但是现在市场经济的竞争是越来越激烈,在这样的情况下,船小一个风浪就把你打翻掉了,那么只有抱团,走向联合,增加抗风险的能力。”


周德文认为,为了破解当前温州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除了要最大限度发挥当前市场上的小额贷款公司和村镇银行的作用外,当务之急还是金融体系的创新问题,最好能让民间资本筹建为中小企业融资的专业性机构。另外,对于温州中小企业自身来说,也要做到主营业务不偏离,战线不要拉得太长,同时中小企业要走联合抱团之路,以增强抗风险的能力。


广东 用工荒+涨薪潮


长三角的情况已然如此,那么,位于广东省的我国另一大外向型劳动密集型产业带珠三角的情况如何呢?


调查发现,在生产成本快速上涨和市场萎缩的双重挤压下,中小型加工制造企业的冬天已不期而至,大批服装和鞋类工厂处于半停状态,少数企业开始倒闭。由于美国经济显示出滞胀迹象,市场萎缩,连累我国外贸出口服装生产业和鞋业均受到冲击。相关数据显示,在一季度经济增长大幅下滑至1.8%的情况下,美国4月CPI却同比上涨3.2%,高于市场预期。


据报道,广州增城新塘镇一家服装厂有五六百名工人,专门代工品牌童装牛仔服装,1/3的订单是内销单,2/3为来自欧洲的外单,此前工厂每个月出货可达22万至25万件,但从3月开始订单大减,减少了一半以上。最近在新塘一带,倒闭了不少小的服装厂,即使大厂也没多少活可以做。


位于中山市的三乡镇宝福橡塑制品厂,是一家专门为大型鞋厂提供鞋材的工厂,该厂老板郭振华表示,整个鞋业现在开始进入了寒冬,过去一年鞋业的综合生产成本上涨了30%~40%左右,使得目前国内鞋厂报出的价格偏高,不少国外客商将订单转向了越南等其他国家。


郭振华表示,广东这边主要生产中高端鞋,从去年10月份开始,订单萎缩了30%左右;福建晋江主要生产中低端鞋,受冲击更大。他近期赴晋江进行了考察,发现那边情况比金融危机前还要严重,没有订单,工人也散了,许多工厂关了门,最近,大家都在撑。


但是,也有一些企业不愁订单,却因为招不到工人而不敢随便接单。位于增城石滩的广东海丰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秘书陈五四说:“目前,工厂运作的生产线只有以前的三分之一多一点。”而导致这一原因的,并非没有订单,而是由于劳动力成本提高和工人普遍的涨薪要求而招不到工人。陈五四介绍说,2003~2004年,该工厂的工人数量达到18000人左右,但是现在广州的工厂只有5000人。增城工厂的生产规模也不断缩减,金融危机后,生产线缩减了一半,目前运作的生产线只有1/3多一点了。


对此,周德文对记者表示,“用工荒”、“涨薪潮”现象的出现,反映了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人口红利逐渐势弱,劳动力市场由买方市场转向卖方市场,买方市场必须通过提高劳动力价格来获得劳动力。我国经济发展进入“刘易斯拐点”,廉价劳动力时代即将结束。“用工荒”问题的解决并非一朝一夕,明年“用工荒”问题可能会更加突出,相当多的中小企业可能由此陷入困境。


人们认为解决“用工荒”问题的当务之急是为员工涨工资,而且不少东部沿海地区的中小企业已经这样做了。但调查发现,近70%的企业为员工加薪是被迫无奈。因为大部分劳动密集型中小企业,其核心竞争力还是低成本延伸的低价优势,处于产业链的低端。一个售价9.99美元的芭比娃娃,中国企业只能得到0.35美元的加工费,一双售价100美元的耐克鞋,加工费只有5美元。中山大学一位教授做出的调查显示,东莞企业平均可以承受工资涨幅为3%—5%,最好的企业也只能承受10%左右。利润过薄,加薪无疑是雪上加霜。中小企业很有可能陷入“加薪也是死,不加薪也是死”的魔咒。要摆脱这种魔咒,企业必须转型升级。


周德文认为,通过技术创新、管理创新与营销创新等,乐乐100获知提高产品质量才能提高劳动生产率,企业才能保持持久的生命力与发展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