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韩国媒体纷纷关注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次子金正恩可能访问中国的行程,韩国发行量甚大的《朝鲜日报》还绘声绘色地描写道:“关于(金正恩)计划访华一事,中国方面可能建议其乘坐专机,不要乘专列……原因是中方感到如果金正恩乘坐列车的话,保卫工作相当困难,因此才提出上述建议。”尽管中朝官方均未对金正恩来访一事做出任何表态或证实,但韩国方面似乎已“洞察一切”,刺探中朝动态的主力军便是间谍。


“掌控”朝鲜异动成重点


据韩国《世界日报》透露,考虑到朝鲜确定2012年为“强盛大国元年”,在此之前要实现三个目标——为大规模政治活动提前做准备、建立稳定的接班体系以及储备军粮。因此韩国国家情报院正加大针对朝鲜的海外间谍活动,确保对朝鲜事态的“掌控”,其中中国是重要的“工作对象”。


早在去年8月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乘专列访问中国东北三省期间,韩国官方和民间几乎齐动员,全程跟踪金正日。在此期间,韩国非法派入中国的间谍也时隐时现。据《朝鲜日报》记者安勇炫声称,考虑到金正日访华行程主要依靠铁路和公路,中国安全部门沿途都采取了严格的保卫措施,封闭周边的铁路和公路,尤其是严查陌生人员及无故长时间逗留者,谨防韩国间谍从中渔利。按照韩国媒体的说法,正是考虑到陆路安保的复杂性,中国方面才私下希望金正恩访华改乘飞机出行,这样也能有效避开韩国布设在中国的耳目。


据本港《亚洲时报》透露,历次朝鲜领导人前往中国和俄罗斯访问期间,韩国国防部与国家情报院(原为国家安全企划院)都会启动“重大工作机制”。其中隶属于国防部情报本部的监听部队——“777部队”(对外称“5679部队”)会利用美国提供的先进情报侦察设备窃取朝鲜政府和军方发出的无线电信号情报(SIGINT),破译发信单位的暗语,刺探朝鲜领导人出访的行迹与动向,而国家情报院则直接利用其已在朝鲜领导人出访国家布网的间谍展开“伴随侦察”。据悉,韩国国家情报院非常看重中国舞台,一方面中国对朝鲜经济的支持力度最大,而且两国有着牢固的“血盟”关系,韩国间谍容易利用宽松的中朝边界接触到朝鲜内部情况,另一方面,中国尤其东北地区生活着数百万朝鲜族人,这些被韩国人称作“在中同胞”的人与朝鲜、韩国公民都使用同一种语言,这也便于韩国间谍隐藏活动。


韩国间谍曾搬倒外国防长


1948年朝鲜半岛正式分裂后,对朝鲜的刺探活动就占据韩国情报机构的工作核心。面对朝鲜安全部门铁桶般的防范,1953-1974年,韩国政府和军方遣送的“北派特工”中有超过1.2万人殒命,还有千余人至今下落不明。在直接渗透无效后,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韩国情报机构便转变思路,从对朝友好的国家下手,迂回搜集朝鲜情报。据韩国《先驱经济》报道,韩国特工的海外活动注重“选择土壤”,即尽可能选择有朝鲜各类机构存在的第三国,或者有大量海外朝鲜族聚居的国家。苏联解体后,新独立的中亚五国领土上依然留存着大约500万朝鲜族人,多为20世纪初为躲避日本殖民统治而避居俄远东地区的朝鲜人后代。1937年被苏联政府强制迁徙到中亚,尤以哈萨克斯坦为多,不少朝鲜族成为该国政治和商业领域的精英,并天然对朝鲜和韩国有民族亲近感。


正是利用在哈萨克斯坦朝鲜族中布设的“情报暗线”,1999年,韩国率先曝光哈萨克斯坦国防部以废铁的名义向朝鲜出售40架米格-21战斗机的消息.韩国国家情报院将机密文件转交美国国务院,央求后者介入调查。在美韩双重压力下,哈国防部不得不进行大换血。哈国防部长阿尔滕巴耶夫和继任的代理国防部长叶尔塔耶夫均以“违反军售条例”为由而丢官罢职,哈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也主动向韩国大使承诺会优先考虑韩国的安保要求,慎重对待哈朝军事关系。这件事至今仍被韩国情报界视为对朝暗战的经典案例,经常被各部门主官提及。


据韩国退休情报人士透露,韩国情报机构在第三国活动的间谍一般分为两类,一类被称为“白人”(White),他们有两种:首先是以外交官身份,在驻外使馆内从事活动的人,他们的上司是韩国国家情报院;另一类则是虽被赋予外交官权限,但他们的使命并非与驻在国搞好关系,而是尽可能搜集驻在国重要情报,他们都是国防部外派的高级情报官。与“白人”相对的则是“黑人”(Black),他们一般没有外交官身份,也不与驻外使馆发生任何联系,多是从韩国国防部情报本部退役军官中选拔出来,经过训练和“洗脑”教育后派往国外。


由于“黑人”都是在秘密状态下开展工作,一旦暴露,他们与“白人”所受的待遇也就不同,“白人”一般可凭借外交官特权不被驻在国追究责任,而“黑人”要根据所在国法律进入司法程序。韩国国情院官员表示,“黑人”并非每时每刻都在搜集情报,因为自己的伪装身份往往是商人或企业家,所以平时就要与其他生意人一样管好商场的事,一旦有了机会,他们就会巧妙地利用身份掩护,获取自己需要的情报,“所以有时获取情报可能是瞬间的事”。据说,外国安全机关很难靠监听等技术手段弄清韩国“黑人”的身份,因为他们都有较强的反侦察手段,但这些人又往往因一些生活小事暴露身份。一位消息人士就曾表示:“韩国海外特工往往因为金钱或女人在不经意间暴露了身份。”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一直以来,间谍活动素以“无形战线,无名斗士”著称,是一种和平时期也不会停息的战争。为了在号称“情报黑洞”的朝鲜打进自己的眼线,韩国不惜将情报工作拓展到世界各地。然而,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子”,无视外国法律,进行与身份不相符的韩国间谍也难逃翻船的命运。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去年底刚刚从中国被驱逐回的韩国情报少校赵某,最近获得韩国国防部某高官的慰问,感谢他在“海外对北工作”所立下的“功勋”以及付出的“辛酸”,后者表示会尽快安排赵某进入新的工作岗位,“继续发挥专业情报人员的作用”。


事实上,这名赵少校原为韩国国防部情报本部的职业军官,在2009年初以驻华武官的身份来到中国。2009年7月10日,赵某在辽宁沈阳与一名自称“与朝鲜有关系”的神秘人物接触时被中国安全部门逮捕,之后被判处3年徒刑,但只服刑到2010年9月就被驱逐回韩国。赵某被捕后,韩国政府曾要求中方以“驱逐出境”的方式尽快释放他,但中方坚持走完正规司法程序。韩国消息人士称:“中国法院将赵少校与其他强盗、诈骗犯等韩国罪犯一起,以‘引渡罪犯’方式送回韩国。”


一位匿名的韩国情报官员称:“中国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破例对非敌对国家的现役军官长期拘禁并混同于其他罪犯的做法,在韩国情报界引发骚动。”文章中指出,赵少校没有搜集中国机密,只是搜集同朝鲜相关的情报,(中国法院)判决其犯有间谍罪并判处3年徒刑有些过火,要知道中国曾在1999年7月以全部驱逐出境的方式迅速释放30多名涉嫌在华搜集朝鲜情报的韩国间谍。不过《东亚日报》指出,国家关系“此一时,彼一时”,中国严惩赵少校,可能是在关键时刻向朝鲜表明“血盟关系”的牢固性,中国已向韩国情报机构发出明确信号,将禁止以北京和朝中边境为舞台进行对朝情报活动。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韩国特工刺探朝鲜武器行动屡屡流产的原因中,还有资金问题。总管所有情报机构预算的韩国国会审计署(类似美国国会政府问责局,GAO),每年都要严查政府和军方的情报预算,深怕韩国情报部门的活动半径扩大到海外。“海外情报活动”被视为韩国政治禁区,当年朴正熙独裁时期,韩国特工在日本绑架不同政见者(包括后来曾任韩国总统的金大中)、追杀亲朝韩国人士,斑斑劣迹,令韩国国会审计署不敢“擅开金口”。结果,囊中羞涩的韩国特工往往眼见朝鲜武器机密就在眼前,却只能忍痛割爱。


近年来,韩国间谍在海外执行对朝工作时,已开始转变过去以策反朝鲜外交官以及朝资机构人员为主的模式,转而更注意搜集朝鲜敏感情报,特别是朝鲜外销武器以及进口的军用物资原料情况等。


值得注意的是,韩国间谍在海外活动时,往往利用所谓“同胞情谊”拉拢早已是别国公民的朝鲜族为其服务。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在中国安全机关破获的韩国间谍案中,几乎都有被拉下水的中国朝鲜族人员。他们都痛哭流涕地忏悔说,伪装身份的韩国间谍总是用虚幻的“民族大义”加以煽动,同时辅之以经济上的蝇头小利加以引诱,结果把他们引上了不归路。这些则是中国公民值得警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