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塞外锄匪记[蓝剑军团]

说明:本文为《四个小混蛋的传说》外篇作品

塞外的春天总是比别的地方晚两个月,在这个清冷的早晨,冷月裹了裹身上的皮裘慢慢的向庄里走去。

来到这里已经第六个年头了。塞外的寒风还是让他无法适应。现在已经是五月的天气了,想必家乡已经是繁花盛开,樱桃挂满枝头了吧。算了还是继续等下去吧。

冷月是一统会的杀手,确确的说是北国天下一统会的跟班杀手。为了所谓的帮助少主一统天下的大业,六年前和师姐俏修罗跟着师傅死水微澜,一起来刺杀塞外拥兵自重的陈塘关总兵。结果在行动前的一个晚上,师傅买来一袋萝卜籽,告诉他,目标茬子太硬不好下手,让他留下来监视,自己带着师姐回去研究独门暗器。

师傅领着师姐走的时候,他含泪站在门前相送,可惜师傅紧紧拉着师姐的手,连头都没有回一下。他想告诉师傅那个方向不是回去的路,回去的路在北边,这条路是通往寂静岭的路,通往他儿时的故乡。可惜师傅已经走远了,听不到了。也许师傅是找个特别的地方研究他的独门暗器,师傅是个认真的,他的心思没人猜的透。

天气很冷,冷月踱到西昔先生茅庐的门口。院子里的雪扫的很干净。一棵早春的腊梅上,醉着几朵粉嫩娇红的骨朵。也许不是腊梅,腊梅不应该在这个时节开花,可冷月并不在意。有花盛开说明又一个春天来了,春风拂面怎么都是好的。

进的门来,脱去靴子,在榻上轻轻的坐下。先生的侍女绵绵微笑着把一杯茶放到他的面前。他微微顿首致谢,其实他的目标不是这碗茶,也不是面容娇媚的侍女绵绵,而是西昔先生锅里蹲着的狗肉,在这个滴水成冰的地方,每天要不是就着这炖的稀烂的狗肉,还真不知道怎么度过,狗肉是冷月一生中最大的纠结。虽然六年来,他不停的蹭西昔的狗肉。先生也从他第一次进门就显示出了对他的不满,可随着绵绵的一句“先生别这样…….”便没了脾气。好在这六年里西昔发现他只是来吃狗肉,并不是对他的侍女有什么想法,也就一直容忍至今。

绵绵是一个俊美的女孩,在周围百里出了名的美人。也是六年前跟随西昔从南国来到这寒冷的塞外之地。平日里负责照顾先生的起居,茅庐里里外外拾掇的整整齐齐。也许是习惯了南国的鲜花盛开的生活,院子里的那棵盛开的山花就是三年前她从很远的山上移植下来的,也使得茅庐成为百里唯一院子里种树的人家。

西昔先生是一个神秘的人,很少和外面的人接触,到这里六年来唯一进草庐的外人就是冷月。每天相对着吃吃狗肉,小酒,两人也不多说话,吃狗肉的时候先生的脸上总是带着深深的愁容,让人心里不免觉得这是一个正经历苦难的人。六年来的时间就是这么简单的过去了。

今天的狗肉炖的格外烂,先生的脸上也越发的难过。冷月记得师父说过,有一种人越是品尝到美好的东西,就越是为人世间的痛苦感到悲哀,这是大善之人。他相信西昔先生就是这种人,忧国忧民的大善人。明天一定要早点陪这位善良的好人来品尝这无上的美味。日偏西了,冷月起身穿上靴子,对着先生和绵绵姑娘深深的施了一礼,披上皮裘推开房门走进夜色里。

望着远去的冷月,绵绵轻轻的关上房门。只听身后“嗷”的一声,西昔捧着痰桶吐了起来,鼻涕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绵绵走过去捏着鼻子拍拍他的后背。

“哎,都六年了你还是受不了狗肉的味道,每次都要吐的翻天覆地,怎么这么没出息呢。”

“嗷”西昔又是一阵呕吐,“都怪老妖那个混蛋,说什么只要每天用狗肉勾住这个傻小子就能抓住阿水那个狡猾的狐狸,可都六年了还是不见那对狗男女的踪迹!嗷”

“哎”绵绵轻轻叹道“这小子也真是得就喜欢吃狗肉,就不能换成水果嘛,可怜这个地方连棵葱也能当水果卖。真不知道要挨到什么时候。”

“呜呜呜呜”听着绵绵的话,西昔难过的痛苦流淌“想我老酸堂堂四海归一堂的金牌卧底,竟然为了一个一统会的小崽子,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整整吃了六年狗肉!真是天理难容啊!”

一阵寒风吹过,院子里的梅花纷纷下落。一个婷婷玉立的身影站立在门外,肩上扛着一把双筒大猎,腰上挂着一只压上镗的左轮手枪,毡帽下一幅黑边近视镜,嘴角衔着一根枯黄的稻草。“哼哼,梅花香自苦寒来,这就是号称本堂王牌卧底的醋坛老酸和苦寒花夏绵绵的所在吧。嘿嘿嘿,现在有我摸鱼哥的加入,这里可要热闹了。”

咣咣的扣门声,在午夜想起。绵绵起身开门,门外正是所谓的摸鱼哥。“美人儿,天晚了我可以打个尖吗?”

“对不起姑娘,这是私宅不是客栈,你走错了”绵绵就要掩上门。

“等等,姑娘。见到你这么漂亮的小妞怎么也得先摸一下脸蛋吧,怎么就急着赶人呢。”说完要动手。

“住手!”绵绵一把拦住伸过来的咸猪手。

“哎,别动手美女!你要知道武功再高砍不过菜刀,拳脚在强比不过火枪”摸鱼哥缓缓掏出左轮手枪。

绵绵一见手枪笑了“我当是谁,原来是老妖家的小变态呀,你的紫雪姑娘没跟过来嘛?”

“绵绵让小变态的,噢不,是漠宇歌漠姑娘进来。这里到处是雨薇阁的眼线,迎风那个女人可是不好相与的”老酸懒懒的说道。

“漠姑娘,请吧”绵绵往旁边一闪让过摸鱼。“恩,叫我漠少吧”摸鱼收起枪,走进草庐。

“我说小变态,啊,漠姑娘,你老子可好?绵绵上水果”老酸坐了起来。

摸鱼盘腿上塌,绵绵用盘子端来一盘清脆的清白之物“姑娘,请。”摸鱼好奇的拿起一截,仔细观看,不确定的问“这个怎么像,恩?大葱?”

“哎”绵绵叹道,“在这个苦寒之地,大葱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水果了。莫姑娘要是不喜欢,我再给你上一盘蒜?”

“呃!不用了。”摸鱼一头大汗。

“漠姑娘此地凶险有什么事快说吧。”老酸缓缓倒上一杯水。

原来此去西岭三十里外有一处千秋谷,进来兴起一股势力,领头的号称“大势天下”手下数万悍匪,专门抢劫南北商客。本地军阀陈塘关总兵,不仅不剿匪,反而纵匪行凶,特意资助此匪壮大,大有成为一股新势力的苗头。

南北相通又相恶,早有灭了对方一统天下的野心。于是才有了天下一统会和四海归一堂两个极端组织,只是目前双方都还不具备吞并对方的实力,于是这居中的大军阀陈塘关总兵左右逢源,使得这塞外竟然经成为一处缓冲区。而南北的激进组织更是因为这军阀头子难以控制,而极尽所能想要培养自己的代理人取而代之。而这陈塘关总兵却也不是好相与的人,从江湖上很是招揽了一帮亡命之徒。由手下女将迎风组建了自己的特工情报组织雨薇阁。将整个塞外封得铁桶一般。两方人员进来不生事端还好,如若起异,立马诛杀。

这惯匪“大势”原本是他手下一名骑兵队长。为了在这苦寒之地筹集军费,扩大军队,进而与南北形成三足之势。便打起了抢劫南北走私者的主意。于是派大势拉起一干人马占据千秋谷干起了黑吃黑的买卖。几年下来斩获颇丰,这陈塘关总兵吃得甜头更是下足了本钱在这股匪徒身上。不仅人枪充足,连城防用的六管机枪都配备了十几挺。却不想南北往来走私之人后台老板皆是双方权贵。最近的几笔买卖更是狠狠割疼了南国军政实际掌控者,实权人物红色军团长。这红色军团长乃是造反起家,比不得那些有着财团背景的政治人物。这些年只能靠掌握军队的便利与北面的帝国余孽做些见不得人的买卖,在这些黑钱的帮助下,竟慢慢走进了权利核心。而大势的所为却是很很断了他的财路!而清除这一祸患又不能动用军队的力量,于是就指派四海归一堂来执行斩首行动。于是就有了摸鱼哥深夜探老酸这一出。

四海归一堂资深卧底老酸收到任务后,便携手下夏绵绵与联络员摸鱼。会同参加行动的杀手剑道无痕、望月星辰等一众高手扮成走私者夜探千秋谷!

进的谷底不消一刻时间就被众匪所掠,匪头见得绵绵生的娇媚动人,便将其献给匪首大势。大势一见如此美女顿时口水流下三尺长,一颗贼心犹如四月的雄猫叫个不停。在大庭广众之下竟然跳起了草裙舞,涨红的脸上笑得好似八月底的烂西瓜。立马便要霸王硬上弓!

老酸连忙制止“大王,我家女儿也是清白之身,承蒙大王不弃,愿做大王压寨夫人,但还望大人明媒正娶!否则小女定然宁死不从!”

大势闻言是哈哈哈大笑,“好你个小老儿原来是惦记要彩礼。说吧美人儿,告诉哥哥你想要什么?”

“水果!我就要水果!榴莲、芒果、香蕉、山竹什么水果都要!”绵绵连忙答道。

这!大势一惊!苦寒之地哪来的这些闻所未闻的水果!“妹妹大葱行吗?要不哥哥这里还有大蒜!你就当是水果吧!”大势乞求道 。

“不行!这些年吃大葱吃的全身都是葱味啦!没有水果别想占姑奶奶丁点儿便宜!”绵绵小嘴一厥。老酸偷偷拽了拽她小声说道“别忘了再要一坛子醋,俺喜欢酸的。”

大势正焦急之时,手下小厮低头献计“老大,总兵大人不是说过嘛,这西红柿两个才是蔬菜,一个可就是地道的水果。正好您上次去总兵府赴宴。小的在厨房偷了一个回来,这不合适。”大势闻言哈哈哈大笑“小子有前途,真乃天助我也!快去取来,让美人儿看看什么是月老牵线,金玉良缘!”

手举被老鼠啃过几口已经露出汁水的大半个西红柿,另一只手托着绵绵的下巴“小妞,你说这算不算是水果呢?”绵绵裂了裂嘴“呃!就算是吧!”

“哈哈哈哈” 大势一口吞下手上的西红柿“弟兄们摆宴!哥哥今晚要洞房!”

午夜时分,众匪喝的是天昏地暗。大势一摇三晃的摸进洞房狞笑着扑向绵绵,“小妞哥哥要吃小嫩草啦。”绵绵一个转身挥手就是一掌正打在大势胸前。这小子本就是一个跨马提枪的玩命主,平地搏斗虽不是武林高手苦寒花夏绵绵的对手。平时为保命却从总兵处讨得一件可防刀剑子弹的犀利护甲“防弹衣”。方才急的洞房只是脱下了裤子,上衣却没顾得上,绵绵这一掌正打到护甲上,却是无妨。绵绵见攻击无效,顺势一撩腿正踢到大势下身紧要之处,“咦!大势一声惨叫跌倒床上,忍痛从枕头下拽出手枪,回身就要开枪。绵绵行走江湖都只是拳脚刀剑,何来见过打斗搏命动手枪的。正一愣神的时候,只见嗖的一声,一把飞刀传窗而过正中大势手腕。手枪应声落地。一个人影从窗户跃进。却是那出主意的小厮。“呵呵,美女出落的越发水灵了,可否记得老夫?”那小厮揭去脸上人皮面具,却原来正是四海归一堂头号狗头军师黑山老妖,摸鱼的便宜干老子。

绵绵大喜之下一把从身后亮出一把尖刀,冲到大势面前“让你吃老娘水果!让你占老娘便宜!让你吃嫩草!”咔嚓一下,手起刀落,割下首级。

只听外面老酸等人借着众喽啰喝的大醉,夺过几挺转轮机枪对着众匪就是一阵乱扫!哒哒哒的机枪声中,哀嚎一片,血肉模糊。摸鱼更是拎着一麻袋手榴弹见那里人多就往那里扔!边扔边骂“让你们借着酒劲摸老娘胸部!我炸死你们这帮没素质的!”老妖见形势混乱急忙召集众人,借着机枪的火力杀出一条重围,突出谷去。

第二日,陈塘关总兵站在一片狼藉的谷中营地,望着已经成为无头尸,下身一片模糊的大势尸体不仅老泪纵横“大势呀!你有负于我呀!”身后的迎风心头暗笑“小样,让你抢我风头,我雨薇阁是收到四海堂要收拾你的情报,可俺们的职责是保护总兵,不是你这个傻X,黄泉之下莫要怪我啊,哈哈哈哈哈”

陈塘关外,几骑快马向南急行。绵绵伸手取下后背包裹递给老酸“给,你要的陈醋”老酸打开一看却是大势的头颅,顿时哈哈哈大笑“好、好、好用此物装老夫的陈醋却是在合适不过。”摸鱼骑马凑了上来“绵绵美女,回南国我给你预备十车的水果,你做我老婆呗。”

“滚!你个小变态!我不喜欢女人!”绵绵打马而去。摸鱼紧追。

老妖也凑到老酸跟前舔着脸说“我说咱结亲家得啦,你家绵绵给我家摸鱼总好过便宜哪个臭小子,军团长说啦,这事成了他就批准可以两个女人结婚呢。”

“滚!你个老变态!我家绵绵我还留着自己吃嫩草呢!”说完一扬鞭,向绵绵追去“绵绵你不适合和女生结婚!还是跟我黄昏恋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