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9.html



“你叫刘胡子接电话。”莱姆说。

“哦。”戴美儿答应着,“刘胡子!刘胡子!”在电话里大喊,很快,刘胡子接过了电话:“莱姆将军,有个什么黑水公司,开着两辆装甲车,来了二十多人,气势汹汹,豺狼虎豹模样……”

“是我叫来的,机会难得啊。这么多人过来给特务队军事训练做陪练,你要好好利用,要把这次行动作为一次大练兵和实战演习,特务队员要出尽全力跟他们认真较量。他们操家伙,你们也操家伙;他们开枪,你们也开枪,最好不要有死人。打赢了的,每人奖励一千美元,逃跑的,胆怯畏战的,开除出特务队!给你半小时,如果半小时你也顶不住,就回赵总公司工作。”

“是!”刘胡子的应答几乎把莱姆耳膜震破了。

“派人保护好戴美儿,别伤了她。”莱姆说完,又给邓肯打了个电话,“邓肯上校,黑水公司跑去白水公司闹事了,白水保安是我们在当地培养的重要反恐队伍,训练不久,恐怕抵挡不了太长时间,你率领‘恶狼’去处置一下。”

叶仲良在一旁听得咋舌,这个莱姆也太挑事了,不暴露自己身份,故意把地址留给黑水公司,就为了黑白保安大战啊?不由地担心,刘胡子抵挡得了强悍的黑水么?但见莱姆无所谓的样子,也不好多嘴。

五人来到马亚村,莱姆先询问了小阿卜杜勒伤情,阿卜杜勒长老说他兄弟伤势不重,做了包扎,过几天就可以出院。莱姆把叶仲良几人介绍给他认识。听说是中国人,阿卜杜勒长老捋着长胡须,呵呵笑着:“毛,红太阳。”把莱姆五人惊得大眼瞪小眼,这是哪年哪月啊,居然还知道中国东方红?再听阿卜杜勒说的,原来早期,中国派过医疗队来伊拉克搞国际援助,长老接受过医疗队治病。

看来,这位长老与中国友谊有些历史悠久、万古长青的味道。

阿卜杜勒的住居是幢伊期兰风格的小楼,被美军导弹“误炸”了外面院子,主体建筑完好无损,客厅挺宽敞。这回,长老不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而是十分热情,请中国客人在羊毛地毯上盘腿坐下,说得甚是投缘,尤其听小李子和胡敬海阿拉伯语流利,与他二人聊得格外热络,但把莱姆当成了空气,晾在一边。

从阿卜杜勒的谈话中,了解到他在伊拉克长老会中担任了一个执事,长老会的宗教领袖经常在一起议论当前局势,十分关注世界上几个大国对伊拉克局势的态度。阿卜杜勒说:“中国是个大国,不往伊拉克派驻军队,主张伊拉克和平,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欢迎朋友,我们不欢迎美军。伊拉克不是美军的,不是萨达姆的,是***的,是什叶派、逊尼派、库尔德人的。”说到这里,瞥了莱姆一眼。

赵衡阳以为长老忌惮莱姆的美军身份,让胡敬海翻译说:“莱姆将军是反战分子,我们的朋友。”

莱姆呵呵一笑。

“莱姆将军是好人。”阿卜杜勒把莱姆与美军区别了开来,“但美军之中恐怕只有他一个好人。我们没有请美军来,他们来了,是用飞机、导弹打进来的。他们征领了伊拉克,但征服不了伊拉克人民的心,征服不了***,真主正在谴责他们。不需要人组织,也没有人号召,伊拉克抵抗组织到处兴起,美军是不可能把这些组织全部压下去的……”

长老还挺能讲,一套一套的,不知啥时候完。虽然莱姆消灭了马亚村的恐怖分子,还给了百万美金赔偿,但丝毫不能动摇阿卜杜勒长老激烈的反美立场。

叶仲良虽然也懂些阿拉伯语,却没有听进半点,心里这个郁闷,自己为人质心焦火燎,哦,莱姆带他来,是要听反美宣传教育课?咋回事呢?莱姆还笑吟吟的,浑然不以为意。反美言论似乎与他这个美国驻伊武官无关。这种外交人员若是搁在中国,早就撤职查办,说不定,还要盖上一顶叛国的帽子。

叶仲良耐不住,手指捅捅小李子,小李子会意,乘阿卜杜勒话语间停顿,提起绑架事件:“不知长老能否帮助我们?”

“中国人遭绑架?”阿卜杜勒长老这才明白这伙中国人的来意,思索了一会说,“能为中国人提供帮助,我深感荣幸,但不知道这是哪个组织所为。伊拉克抵抗组织太多了,传统抵抗力量一般不会绑架中国人,可能是一些新的抵抗派别,多是一些小团伙,是因为家族里或者部落里有人被美军打死了而组成的,结构松散,规模比较小,没有明确的政策纲领。中国人被绑架可能和这类组织有关系。”

“能有什么办法吗?”叶仲良问。

“我带你们去长老会吧,听听艾木哲德副主席怎么说。”

“叶司长,我就不去长老会了。”莱姆明白长老会不可能欢迎他这个美国人,又向赵衡阳打了个手势,赵衡阳也明白,其中可能涉及外交谈判事务,自己也不宜前往,拉起胡敬明起身告辞。

阿卜杜勒长老没有挽留。

莱姆开车载着赵衡阳、胡敬海回到海外公司,说了注册石油公司的事。赵衡阳傻眼了,没想着莱姆投入二千万美元,搞出这么大一个计划,就为的是中国打入伊拉克石油市场。莱姆说:“二千万美元,可以算着海外公司的股份,待拿下石油开采权后,打出第一口油井,公司所有产权将转到海外公司名下。所有手续我会办妥完善,当然这需要你的配合。”

这不是小数目,这是二亿美金,换算成人民币是十五六个亿。这还是第一步,下一步就更加不得了,如果莱姆计划实现,拿下石油开采权,中国在伊拉克就有了一个据点,每年就可从伊拉克稳定输入数百万吨石油。这对于中国能源战略发展可说是奠定了一块坚固的基石。

“你哪来这么多钱?”

“这就用不着你操心,反正不需要你出血。”

莱姆这么做为什么呀?

“所有这些,我是按你父亲赵长沙交代做的。你可以问你父亲。”莱姆说。

问父亲?父亲成了植物人,怎么问?只有让这个谜团暂时埋在心中。这事有益于国家,一切按莱姆吩咐办得了。赵衡阳想着,说:“我不说感谢,你也不需要这两个字。可是,注册了公司,怎么拿到石油开采权?没有油田,注册公司也就失去了意义。”

“我说过‘扒食吃’。”莱姆静静地说出他的“扒食吃”计划。

赵衡阳听完,一张脸顿时惨白:“这能行吗?这是玩火啊。”

“这句话说得很对,是玩火。中国人最善于玩火,火烧新野、火烧赤壁、火烧博望坡、火烧葫芦谷、火烧连营八百里……就是火药也是中国老祖宗发明的。玩一把火,把石油大亨的石油夺过来,何乐而不为?”

“这个……”

“你暂时不要告诉叶司长,也不要通报给国内,否则,可能给你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在事情没办妥前,你权当什么也不知道。”

“那……需要我做些什么?”

“我还是来要人。把胡敬海给我,他阿拉伯语说得好,嘴皮子也了得,又是石油工业技术人员。虽然有撒拉哈在办理这些,但有个中国人在旁边盯着,我更放心。”

“胡敬海可以给你,不过,你别又给退回来。”

“只要他不提出,我是不会让他回来。呵呵,这不给你省了一份工资嘛。”

两人说着话,到了吃晚饭时候,赵衡阳要留莱姆吃饭,莱姆也很想留下,与前世儿子一起重温家庭的温馨,但惦着刘胡子那边,不知他们经受住黑水公司的冲击没有,嘎西木这些人毕竟训练不久,只怕要被黑水保安打残了,这可损失大了。于是告辞,回了白水保安公司。

眼前情景令他有些意外,院子依如往常,不像经过打斗,地上一点血痕都没有。门口有两名特务队员站岗,向他有模有样地敬了个解放军式的军礼。他回了个礼,心里琢磨怎么回事,黑水公司那帮混蛋可不是吃素的,难道他们立地成佛?跑来游游行,呼喊几句口号就撤退了?不会这么风平浪静吧?问门岗:“没有跟黑水公司打起来?”

门岗待要回答,这时,戴美儿领着哼哈二将急急地从楼里跑出来。

没有看见刘胡子,莱姆心里一沉,这家伙不会让黑水抓走了吧?刘胡子若出了事,他可就万罪莫赎了。

戴美儿举着一个黑色的方盒子,朝莱姆晃了晃,说:“正要打电话给你,看见你来了,急忙跑下来,哼巴、哈努搞到了绑架人质的录相带,是一个叫‘红色风暴旅’的武装组织实施的绑架。”

哼巴说:“我们看了录像,人质是日本人。不知这盘录像带是不是你要的?”

莱姆大为惊讶:“人质是日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