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干預司法的罪人嗎?

高有長 收藏 38 362
导读:五教授联名呼吁免除药家鑫死刑:舆论不应干扰司法 [img]http://img4.itiexue.net/1306/13065928.jpg[/img] 资料图片:3月23日,药家鑫在法庭痛哭忏悔。 华商网讯 距离药家鑫二审结束7天,华商网记者5月26日从相关渠道了解到,日前西安有5位教授决定联名呼吁免除药家鑫死刑。 这五名教授分别来自西安几家高校,华商网记者5月26日中午电话采访了其中一位。王新,独立学者,作家,曾分别受聘于西安交通大学兼职教授和西北大学讲座教授,陕西省

五教授联名呼吁免除药家鑫死刑:舆论不应干扰司法


你是干預司法的罪人嗎?

资料图片:3月23日,药家鑫在法庭痛哭忏悔。


华商网讯 距离药家鑫二审结束7天,华商网记者5月26日从相关渠道了解到,日前西安有5位教授决定联名呼吁免除药家鑫死刑。


这五名教授分别来自西安几家高校,华商网记者5月26日中午电话采访了其中一位。王新,独立学者,作家,曾分别受聘于西安交通大学兼职教授和西北大学讲座教授,陕西省作协会员。“这个事到现在必须有人站出来,我们五个人作为知识分子,为了不亏良心、为了良知必须发出声音,如果不表达观点,有可能良知的底线就会被突破”。


王新同意媒体公布自己的资料,但未介绍其他五位教授的姓名,他表示“最终一定会公布”。对于可能面临的舆论压力,王新称有两种考虑:“一方面真理就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另外一方面他相信“零时阶段的不被理解是可以承担的,毕竟绝大多数骂声都是出于正义感、出于义愤,是因为他们不了解真相”。


王新介绍,包括他在内五位教授在签署联名文章之前和药家及其律师没有任何关系,做这件事只是出于知识分子的良知,“可以这样说,不管是药家鑫、李家鑫还是张家鑫,我们都会这么做”。华商网记者了解,目前关于以何种方式进行联名呼吁,五位教授正在请教相关法律界人士,就程序问题进行进一步确定,目前他们也已经主动联系药家鑫辩护律师路钢,对相关情况进行进一步了解。


王新在电话中向华商网记者介绍了他们对药家鑫案的基本观点,亦即他们做出联名呼吁的原因。“药家鑫案的审理并不是在一个很公平的舆论环境中进行的,被社会舆论所影响”,王新说:“舆论喊杀声一片,这不是一个好的社会现象,大众对一个年轻人的审判,不能在一个非理性、非平和的心态下去进行,这牵扯到对一个生命,对一个人的尊重”。


王新表示,大多数人的义愤只是一种朴素的想法,但是不一定是理性的,不一定是符合法治精神的,有些人对真相根本不了解,很多细节公众并没有看到。一些人故意夸大事实,对事件进行渲染,公众看到的都是一些煽动性的言论,从而引导和利用了公众舆论。王新举例说:“比如法庭判赔的民事赔偿,被告代理人公然说是‘带血的钱’,这是非常错误的,同时也对大众有一个误导,这怎么能是带血的钱呢”?


同时王新还认为,药家鑫有自首情节,有忏悔行为,“有改造好的可能,就是个老实孩子”。


以下为五位教授的《联名呼吁书》全文:


刀下留人


——不仅为了救赎一个罪恶的生命


过去十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未来十年,中国可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实体。中华民族复兴指日可待。


但是民族复兴不仅是经济飞跃,同时也需要人文复兴。人文复兴需要我们拥有广阔的胸怀。今天我们为救赎一个罪恶的生命奔走呼吁,其价值也许十年之后才能够显现。


文明是什么?文明不仅是公共场所禁烟,不仅是不许虐待动物,不仅是对酒后驾车的严惩,文明更是一种对生命本身的尊重、一种对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的怀有仁慈之心的宽恕。


药家鑫犯下不可饶恕的罪恶,但是我们一定要他一命偿一命吗?因为他弄死人我们就一定要弄死他吗?这种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方式是否是最文明的方式?


药家鑫不尊重生命,我们是否也要跟他一样冷酷?


毫无疑问,药家鑫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但是法院毕竟认定了他的自首情节,他父母也愿意对受害人家属进行赔偿,最重要的,药家鑫并不是平时作恶多端的恶人,他具有被改造好的可能。


都是老百姓,钱来得都不容易,所以赔偿不仅是钱的事情,而且是一种对罪行的救赎愿望的表达。


杀一个人容易,挽救一个人难。以暴易暴容易,宽恕一个人难。


杀了药家鑫,孩子心中的仇恨不会消失,我们的社会会多一份戾气。


不杀药家鑫,我们的仁慈之心彰显,我们的社会会多一份平和和宽厚。

在全民一片喊杀声中,药家鑫案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独的个案,而成为一个社会事件。因此从更高意义上来说,我们想挽救的,不仅是药家鑫年轻的生命,更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平和和宽厚之心,我们这个民族的仁慈和宽恕之道。


放下我们心中的那把刀吧。


尊重生命,即便这条生命是罪恶的。


尊重人,即便这个人是罪人。


放下我们心中的那把刀吧。


一个孩子已经失去母亲了,就不要让另一个母亲失去孩子了。


这是我们最朴素的愿望。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总算有有良知和同情心的人站出来了,药死不死刑不重要,重要的是许多中国人太专制野蛮,不容不同意见,中国群众专政的传统,大多数人暴政。 马家爵和杨佳要不是杀了4个同样的大学生和多个警察,也不一定死刑的,中国是按照死人多少判决的,就这样,我觉得他们也应该可以不死刑,药的行为比马家爵和杨佳更没有道理,但是应该也属于一时恶念,也应该有改过自新的机会。


激烈要求药死刑的,估计多是40岁以下的或者见识少的或者生活比较顺利的或者思维单一的,没有经历过或者不了解文革时期的群众专政、群众暴力,大多数暴政一样是野蛮的。


我认为药和夏都不该死刑立即执行。

本文内容于 2011/5/28 11:09:45 被小编a1编辑

老朽前段时间为音乐学院及其学生(尤其那个叫李颖的“傻孩子”)脸红了一把,这血压刚稳定下来,又惊闻西安跳出了5位教授,对媒体公开“反思”药案的审理,质疑大众的声音,作为西安市民的我,由不得又脸红心跳想骂人,这些所谓的教授、精英是吃人饭长大的吗?他们是用脑袋还是屁股在想问题、说胡话?

当道德的底线一次次被权贵阶层们践踏蹂躏的时候,精英们不见尊容;当弱势群体的声音在社会上渐渐沉没的时候,不见他们的金口玉言,而当草民们要求以最古老的方式惩罚一个十恶不赦的恶少时,精英们迫不及待的跳将出来,又是“生命”了,又是“宽容”了,又是“人权”了(不知道原文里提没提到什么“普世价值”)。似乎真理就是掌握在这5个少数精英的手中!

对此,老朽不客气地报以粗口“去你娘的教授们,回去把你们的项目经费算好看好就行了(你们现在也就只会干这个),别跳出来恶心人了,草民们早都把你们跟擦屁股的草纸归为一类!!”

一个平常本是很明白、很清楚的案子,非要有人出头来搅局,而且是所谓的教授,有机会真想当面与他们论战一番,我尊重你们说话的权力,但也请问你们几个简单的问题:

1、药案是不是事实清楚?如果不是的话,那你们说说看药八刀有哪些事实需要说明。如果不是的话,按现行法律,判他死刑有何不妥吗?

2、审理过程是不是公正?如果不公正,请你们指出来,我和你们一起去呼吁;如果是公正的话,那就请你们也要学会尊重法律和他人。

3、性质是不是很恶劣?如果不是的话,那你们说说还有什么比这更恶劣的东东;如果是的话,你们凭什么不让人们有民愤?难道你们想让全国人民都是木头?你们对本案就没有自己的看法吗?没有的话,你们还上什么书?难道只许你们说话?

4、你们说民愤干扰了司法公正,请问你们上书是不是在干扰司法公正?

5、法律是什么?中国的法律代不代表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如果不代表的话,为什么不见你们给全国人大上书呼吁改变?如果代表的话,请你们尊重法律的判决。

6、请问本案的受害人到底是谁?你们的立场站在哪里?很奇怪怎么不见你们为受害人的权利上书呼吁?如果你们认为被告人的权利也需要保障的话,我也同意,但怎么不见你们为杨佳和夏俊峰上书呼吁?怎不见你们为被强拆的百姓出头?


4楼shiniu

叫兽,怎么就没叫兽说说张妙,张妙的家人呢?同情谁?有钱人?高等人?屁民呢?谁管!

“同时王新还认为,药家鑫有自首情节,有忏悔行为,“有改造好的可能,就是个老实孩子”。

这个社会怎么啦?老实孩子都随身带一把杀人的刀,动不动杀人灭口,我把你全家杀了,我在忏悔,行吗,王新教授,嗯,宽容?我们要对谁宽容?

你呼吁对“药八刀”刀下留人,那是死的是张妙,不是你妹妹,不是你家人,只是一个小屁民?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