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风云录 正文 第十二章 路遇悍匪

隐世绝刀 收藏 0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size][/URL] 焦妍凤看着老头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无名之火已经冲到了头顶,随时都可能爆发。 老头看了焦妍凤一眼,笑嘻嘻的说道:“丫头,你把眼睛瞪那么大做什么,好像我是怪物似的,我最怕女人了,我老人家还是换个地方吧。” 说完,老头起身就走,转眼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这下焦妍凤不干了,她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


焦妍凤看着老头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无名之火已经冲到了头顶,随时都可能爆发。

老头看了焦妍凤一眼,笑嘻嘻的说道:“丫头,你把眼睛瞪那么大做什么,好像我是怪物似的,我最怕女人了,我老人家还是换个地方吧。”

说完,老头起身就走,转眼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这下焦妍凤不干了,她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蔑视,抽出寒霜剑就想追上去。却被张云龙伸手拦住了,问道:“忘了我们的约法三章了吗?”

听到张云龙的话后,焦妍凤一跺脚,收回宝剑。

“别和老人计较了,今天的事算我的错,有什么气你就对我出好,我们该赶路了!”张云龙劝道

“哼,本来就是你的错,我不让你管,你非要管,这下好了!惹了一肚子气!”焦妍凤气呼呼的道

张云龙无奈的耸耸肩,对于今天的事他也是无可奈何。

两人调整了一下情绪后,继续向西行去。

走了一会,焦妍凤提议要买两匹快马代步,可是听到张云龙说自己不会骑马时,她像看见了怪物一样的看了张云龙半天。最后总结出一句话:“原来你是头猪。”

弄的张云龙是哭笑不得。

在焦妍凤的强烈坚持下,他们两人还是买了两匹马,出了城之后,焦妍凤讲述了一些骑马的要领,并且给张云龙做了示范。

也不等张云龙,夹紧马肚窜了出去。张云龙则小心翼翼的骑上马背,按照焦妍凤说的方法,慢慢悠悠的向焦妍凤的方向追去,而焦妍凤这时起码要距离张云龙三百米开外了。

焦妍凤故意放慢了速度,两人一前一后的在官道上走着。

直到张云龙慢慢的掌握了马术的要领,速度才渐渐的快起来。

一路无话,两人晓行夜宿。

两天后,两人到了陇右道兰州地界,再有一天的路程就可以进入祁连山山脉。

张云龙的心情随着祁连山的临近,也越来越激动。

在路上为了方便,焦妍凤给自己起了个化名,变成了张云龙的妹妹楚云凤。张云龙也欣然同意了这个提议。

“兄妹”二人牵着马匹进了一家酒馆,店面不是很大,但是卫生到是很不错,里面坐满了人,而且大部分都是配有兵器的江湖人士。

店内的客人们看见一个大美女进来,都有意无意的看过来,甚至有一些还露出色咪咪的目光。

对于这些张云龙和焦妍凤这几天已经习惯了,所以也没太在意。

张云龙二人选了一个靠窗子的位置坐下,随便的点了几个小菜,不紧不慢的吃起来。

饭间,张云龙听到邻桌的人在那里谈论最近江湖上发生的新鲜事,竟然听到他们提到了自己,说什么自己力战千叶派两大堂主,最后将其斩杀,然后又与千叶派掌门的大公子比试不分胜负。

焦妍凤小声的在张云龙的耳边说道:“他们好像说的是你哦。”

张云龙依然吃着东西,没有理会焦妍凤,不过他心里也很感叹江湖人的厉害,虽然所传之事未必与事实相符,但是传播之速度真是快的出奇,仅仅几天的时间就已经传到了这里。

邻桌的一个瘦瘦的人小声的对身旁的人说:“你知道最近盛丰商行有一批价值连城的货品运往吐蕃吗?很多绿林朋友都听到了风声,想来分一杯羹。”

另外一个人很不屑的说道:“听到是听说了,不过谁敢打盛丰商行的主意啊!不要命了吗?单不说李乐毅是江湖十大高手之一,就说这次负责护送的李霸业,那是李乐毅的二儿子,天生神力,手中还有一对神兵震天神锤,那对大锤一个就有八百多斤,谁要是被它砸中不死也得残废。”

那个瘦子轻笑两声,继续说道:“我看未必,没听说过人为财死吗?只要诱惑够大,别说是李霸业,即使李乐毅亲自出马我看也有人敢劫。”

张云龙听了这些,心中想道:“原来李大哥还有个兄弟如此了得呐!但愿他这次能安全到达。”

“兄妹”二人用完饭之后,付了帐起身刚走两步,迎面摇摇晃晃的走上来一个醉醺醺的汉子,赤裸着上身,走起路来满身的肥肉一颤一颤的,这个男人拦在了焦妍凤的面前,色咪咪的说道:“美人,赏个脸陪我们哥几个喝几杯如何!”说完指了指身后的桌子,一共坐着四个人,此时目光正在焦妍凤的身上游走。

焦妍凤刚要发火,却被张云龙拽到了身后。

张云龙站在那个醉汉面前,平静的说道:“朋友,你喝醉了!我们还要赶路,麻烦你让一让。”

醉汉没有一点让开的意思,满嘴酒气的说道:“让美人陪我们喝两杯乐呵乐呵,也不耽误你们什么时间。”

张云龙看向桌上坐着的四人,拱手说道:“各位朋友,你们的这位兄弟喝醉了,请帮忙将他劝走,我们好赶路。”

可是,那四个人就好像没听见一样,依然盯着张云龙身后的焦妍凤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那个醉汉见张云龙不买账,便要伸手去拉焦妍凤的手,被张云龙轻轻一弹给挡了回去。

醉汉微微一愣,说道:“呦喝,没想到你小子还有两下子,我还以为是个花架子呢。”

抡起拳头就朝张云龙的胸口打去,口中还不停的说道:“在兰州,还没人敢不给我们兰州五虎的面子。今天必须要让这个小美人陪我们哥们喝两杯。”

张云龙不慌不忙的,拿刀的左手随意向内轻轻一划,便封住了醉汉的拳路,伸出右手左右一晃,醉汉的脸上就出现了两个手掌印,打的醉汉是晕头转向。

桌上的四人见自己的兄弟吃了亏,各自拿出兵器就冲了上来,将张云龙和焦妍凤围在正中。

张云龙轻笑一声,说道:“各位这是想动真格的吗!”

其中一人怒骂道:“他妈的,废话少说,我们兄弟是那么好打的吗!”

话音刚落,挺剑便刺。

张云龙踏着追风步闪进五人身边,左晃右晃,手指在五人身上连点,等张云龙停下脚步的时候,那兰州五虎已经一动不动了,连话也说不出,只有眼睛中露出恐惧的神情。

张云龙呵呵一笑,说道:“五位实在抱歉,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然后和焦妍凤大大方方的走出去,临到门口的时候,张云龙又回头说道:“五位就好好休息一下吧,半个时辰之后,穴道会自动解开。”

说完,两人骑马向着鄯城的方向绝尘而去,留下傻愣愣的五人站在酒馆内大眼瞪小眼。

在路过一处上坡的山道时,张云龙和焦妍凤同时看到前面的两里远近的地方有一队车马,所有人都穿着蓝色短衫,其中一个马车上还插着一杆三角铁旗,上面写着一个金黄色的“李”字。

张云龙并不知道这是些什么人,便用询问的眼神看向焦妍凤,于是焦妍凤向他解释了一下,告诉他这是盛丰商行的车队。

张云龙听说是盛丰商行的人,便要催马赶上去,却被焦妍凤给叫住了。

焦妍凤妙眼一翻,道:“里面又没有你认识的人,你这么冒冒失失的冲上去,人家肯定会把你当成是抢劫的。”

张云龙想想也对,是自己考虑不周,他刚想问焦妍凤怎么能不让人家产生误会。

突然从两旁的山林中出现几十号人,将前面的盛丰商行的人前后路都给堵死了。

其实前面的车队不是别人,正是张云龙在酒馆听说的李家二公子李霸业带领的车队,只是张云龙还没有确认而已。

李霸业发现前后的去路都被人拦住,也不慌张,下马向前走了几步,喊道:“哪位是领头的?请出来说话。”

只见对面走出一个八尺大汉,年纪在四十岁上下,手中提着一杆亮银枪,身上透着一股彪悍之气,粗声粗气的说道:“李二公子有话请讲。”

李霸业平静的问道:“敢问对面的朋友是哪条道上的英雄?可否行个方便做个朋友,他日我李家必有重谢!”

对面的汉子说道:“我是西南绿林道上的银枪虎冷汉胜,后面这些都是我的兄弟,今天前来不为别的,只希望李公子能赏口饭吃。”

李霸业笑着说道:“这个好说,大家交个朋友,以后有事也能有个照应。”

李霸业吩咐两个手下拿过来两千两银子,说道:“这些银子就当请各位兄弟喝酒的。”

冷汉胜狂笑一声,说:“李二公子,你这是在开玩笑吗?区区两千两就想把我们这几十号兄弟打发了?”

李霸业依然没有动怒,平静的说道:“不知冷兄想要多少呢?”

冷汉胜把脖子扭的咔咔直响,说道:“不多,李二公子把车上的货品留下一半就可以了。”

李霸业的眼中闪出一道寒芒,冷笑一声,问道:“你觉得可能吗?”

冷汉胜挥了挥手中的银枪,说道:“可不可能就要看兄弟们的本事了!”

李霸业点点头,说道:“看来冷兄是打算硬抢了,既然这样,那就请冷兄划出道来吧,是一个一个来,还是大家一起上。”

冷汉胜看了看李霸业那对大锤道:“我知道李二公子神勇无比,我们兄弟是自叹不如,所以也只好一起上喽!”

李霸业无奈的叹息道:“看来今天是非战不可了,兄弟们抄家伙!“

双方的人手持各种兵器对峙当场,一场大战也随之上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