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战:关东军暴乱分子命丧黄泉 第三章 第三章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23.html


“大佐阁下。”参谋小向带着两个身穿便装的人走来敬了个礼说, 这位是从奉天来的支友少尉,这位是潜伏在通化的关东军特务机关联络员平田君。”

“报告大佐,我奉关东军近藤晴雄大尉的命令前来与您联系。”支友少尉立正敬礼道。


此时,浑河边一排排的日本士兵听从口令走到冰水边纵身跳下游向另一边。

排在队列中的佐藤手捧一团白雪擦着身体,牙齿打架结巴地说: 中山君,我觉得很冷啊!”

“佐藤君,没关系。等一会儿下到水里就好了,水里暖和。”中山用雪帮佐藤擦着后背说。

田间用训斥的语气说: 这怎么行?佐藤,帝国军人要能吃一般人吃不了的苦,才能取得胜利。快跟上去。”

他们这一排走到了水边,佐藤、中山和田间一个猛子跳到水里。

“佐藤君,坚持住!”中山鼓励地喊着。

“别泄气,佐藤君,加油!”田间紧靠在佐藤身边说。

“我能行!”佐藤咬着牙说。

他们三个人嘴唇哆嗦着说着话向前游去。

当三人个终于游到冰池的另一边时,有几双翻毛皮鞋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冰面上,几双手伸出来把他们拉了上去。

“谁是田间君?”一个穿军大衣的人问。

“我是。”赤裸的身体还在淌着水的田间立正回答。

“佐藤君。”


“嗨依。”佐藤竭力挺直颤抖的身体答道。

“你们跟我来。”那人说完便转身离去。

“中山君,多保重了!”迎着冬季惨白的阳光,佐藤和田间面带微笑回头冲中山喊道。

裹上了一块棉毯的中山挥手喊道: 佐藤君、田间君,有空儿给我来信啊!”



在通化城边的一条土路上,有一群老百姓围在路边观看着什么,原来是一支奇怪的队伍正慢腾腾地经过这里。这支队伍有几辆卡车走在前面,卡车后面有二十多辆牛马拉的大车,让人惊奇的是每辆大车拉的是一架被拆掉了翅膀的飞机的机身。

刘学德跟随着两个堂姐刘宝珍、刘守珍也钻在人群中看热闹。

“嗨,过来看,牛车拉飞机,多稀罕!”刘忠仁把两个女孩拉到身前指点着说。

一个头戴毡帽的老乡说:这也叫飞机?飞机是在天上飞的。这可好,连走路都靠牲口,共产党是穷的吧,连垃圾也要?”

刘忠仁大声反对道: 可不敢瞎说,共产党那是不简单,前些天人家把火车都推上山了,我瞅着这是飞机。同志,这是飞机吧?”

“当然是飞机,还是咱们自己的飞机。”坐在牛车上的战士大方地说:“这些是备用的,能飞的就要到了,说是今天。”战士说着话手搭凉棚望着山峦起伏的天际说。

刘学德和两个堂姐也睁大眼睛在天空中寻找着。

“听见了,我听见了!”刘宝珍喊道。

“我也听见了。”刘守珍跟着说。

“丫头,你们听见什么了?”刘忠仁问。

“爹,我听见飞机声了。”刘守珍说。

“我看见了。一架,两架,三架,四架,五架,六架……”刘学德数着数说。


天空中逐渐出现了二十多架编队飞行的飞机,机群降低了高度,引擎发出的嗡嗡声也越来越近。人们开始看清楚这些飞机有的是橘红色的,有的是银白色的,有的是草绿色的,其中有几架还是双层翅膀的,远远看去,明显的是画在机翼和机身上鲜红的日本国的太阳标志。

“同志,我看这飞机像是日本人的吗?”一个老乡疑惑地问。

“都是咱们缴获小日本的。”那个战士骄傲地说,“你们看仔细了,在太阳旗上写的那个大大的字是什么?那是咱们中国的中字啊。”

“可不是,是咱们的飞机啊。”人群欢腾起来。

飞机编队在通化市上空盘旋着越飞越低。

隆隆的引擎声引得屋子里的人跑到了院子里抬头观看,行人停住了脚步,正在忙碌着干活的人放下了手中的活计,一群群的孩子欢呼雀跃地往飞机场方向跑去。

看着飞机的到来,有的中国人和日本人面露疑惑,有的喜忧参半,有些日本男人摘下帽子女人解下头巾向天空欢呼着挥舞着,更有的则冲着飞机挥动双臂高呼着万岁。



阳光照耀着的通化机场,一个布做的风向标在指示着风吹来的方向,十几面红旗在通化飞机场指挥台前哗啦啦地飘扬。

在不远处的飞行员食堂后面有个牛圈,一只荷兰黑白花奶牛不时哞哞地叫上几声。

飞机开始一架跟着一架着陆了。

一个围着围裙的老炊事员向着指挥台急步走来。

东北民主联军航空总队司令员朱瑞,政委伍溉致,通化专署专员江亚泉和通化支队司令员刘西元还有专署公安处长兼公安局长刘森淼等通化党政军负责人喜笑颜开地看着眼前壮观的场面。

老炊事员悄悄凑到伍溉致身后问: 伍政委啊,那只牛什么时候杀,怎么没人告诉我们哪?”

“杀什么?”伍溉致小声说,“那是用来挤奶喝的奶牛。”


“政委,奶牛——奶怎么挤?怎么个喝法?这咱可不懂。”

朱瑞耐心地说: 老严同志啊,以后我们还有很多新鲜东西要学呢。你先去找一个俄国大妈来帮忙,她们懂这个。”

“还有一件事情,听说不能给飞行员喝茶,是吗?”老炊事员细心地打听道。

朱瑞笑道: 咱们的飞行员都是选拔出来的最棒的战士,你还不知道,咱们的战士什么都能吃,喝茶当然没问题。”

第一架“九九式”教练机落地滑行平稳地停在指挥台前,拉开座舱盖跳下飞机的是教官林弥一郎和学员陈斌,他们向走上前来的领导敬礼汇报。

“报告!东北民主联军航空总队副队长、教导队长林弥一郎奉命带队转场通化,二十六架飞机全部到达,正在降落。”林弥一郎认真地敬礼报告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