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特好,摘一段与大家分享。

1943年9月1日,是全世界学校开学的日子。当全世界学生们高高兴兴的背着书包上学校的时候,德国陆军元帅里奇•冯•葛丝运下达了(巴豆)行动计划最终发售版开始执行的命令。顿时,整个列宁格勒群鸡飞舞,乌鸦狂鸣,野狗乱啸,蟑螂乱窜。


不过,第一波出击的并不是任何有威胁的部队,而是大量的运输机。300多架德军运输机飞临了列宁格勒上空,仓门打开以后,成吨、成吨的传单洒了下去,散布在列宁格勒的每一个角落。德国人的传单上印着一幅斯大林的画像,画像四周还写着几行字(在马列主义、斯大林思想的光辉照耀下,前进)。


一时间,列宁格勒的大街小巷上,遍布着这种传单。德军运输机整个白天都没有停歇,不扔炸弹,就空投这种传单。德国人的做法也让苏联人感到莫名其妙,他们觉得德国人肯定是疯了,怎么会空投这种宣传苏联伟大的传单呢?真是、、让人无法理解。


结果,在9月1号这一天里,苏军各级部队高度戒备,以防止德军的进攻。但是,出乎苏军意料的是,前方的德军地面部队没有任何的动静。德国人没有开一炮,没有放一枪,没投下一颗炸弹。只见到德军运输机忙个不停的洒下传单。真是让全世界人吃了一惊,让苏联人惊悸了一天,更让世界各大赌博公司马上降低了德军胜利的赔率,在赌博公司看来,这一定是葛丝运的诡计,看样子,列宁格勒应该守不住了。


就这样,在苏联人的疑惑中,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当太阳落下地平线以后,大地进入了黑暗中,苏联人也无可奈何的回家睡觉。


晚上9点整,德军北方集群指挥部里灯火通明,德国人没有任何休息的意思。所有的德军参谋,军官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紧张的工作着。德军北方集群总参谋长奥贝斯坦上将,手捧着刚刚收到的电报,送到了葛丝运元帅面前“葛丝运将军,我们刚刚收到了空中部队的电报,一切进行顺利。已经有将近50万只注射了巴豆的老鼠空投进了列宁格勒市区,这些老鼠动作迟缓,我想苏联人很容易就能抓到这些老鼠”。


金田接过电报,翻开来粗略的看了一下后,邪笑着说道“弟兄们干得非常好,等列宁格勒战役一结束。我要给所有参与了空投作战的士兵颁发铁十字勋章”。


“是!葛丝运将军,对了、、葛丝运将军,我还是有疑问”奥贝斯坦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您为什么要在空投的传单上印着斯大林的画像,还写着(在马列主义、斯大林思想的光辉照耀下,前进)这样不好吧!元首知道了我们要挨批评的”。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金田站起身来,取出了一张传单,摊到了桌面上“你也知道,这些传单上都洒了让人屁股发炎的开塞粉。如果,我们用劝降的传单发下去,苏联人有可能用这些传单擦屁股。这样的话,我们的计划很可能提前暴光,这对我们的作战不利。但洒下印有斯大林头像的传单就不一样,苏联人肯定不会用这些传单擦屁股”。


“可万一有讨厌斯大林的人,偷偷的用这个擦屁股呢”奥贝斯坦发出了疑问。


金田自信的回答道“你放心吧!就算有人用了这个传单擦屁股后发氧,他也不敢伸张。你想啊!要是别人问起来,难道他会说自己用斯大林同志,擦屁股以后才肛门发氧吗?在苏联,这可是死罪,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说自己把斯大林同志当成了卫生纸”。


“噎、、”奥贝斯坦楞了一下,对葛丝运将军的鬼主意感到了恐惧。千年不变的脸上,露出了惊诧的表情“葛丝运将军您、、您可真是厉害,竟然把人性的弱点分析的那么准,可怕!真是可怕”。奥贝斯坦感到了一丝莫明的感觉,这位葛丝运元帅确实有让敌人吃败仗的本事。苏联人遇见了他,还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呵呵、、你过奖了,没想到你也会夸人”。金田奸笑着喝起了法西斯牌矿泉水,没想到自己得到了奥贝斯坦的夸奖,这还真是比登天还难的事。


这天晚上,德军运输机再次发威,共出动了3000架次,再次将300万只注射了巴豆的老鼠空投到列宁格勒城内。这些老鼠由于注射的巴豆以后,行动迟缓,一下子就能被苏联人将住。德国人准备让列宁格勒城内所有的苏联人享受到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美餐。


第二天上午,列宁格勒的居民们从昏睡中清醒过来,所有人都搓着惺忪的睡眼,嘴上不停的咒骂着德国人的无耻。整个晚上飞机轰鸣声响个不停,可又不轰炸,让所有苏联人都担惊受怕的不敢睡觉,被折磨了一个晚上。


可开门以后,苏联人马上停止了对德国人的漫骂,因为大街上到处是攀爬的老鼠。一只只都肥的流油,看上去绝对好吃。对于被封锁了两年的苏联人来说,几乎是两年都没有肉味,直到前几天,德国人空投了老鼠,才让他们难得享受到了肉的味道。


而今天,德国人又空投了老鼠,而且数量不在少数,怎么不让苏联人欢呼雀跃呢。他们立即收回了刚才对德国人的唾骂,嘴里赞扬德国人真是伟大,是伟大的军队,伟大的人民,伟大的国家。想出了这个空投老鼠主意的德军将军,更绝对是个伟大的将军。


苏联人一边赞扬着德国人的伟大,一边开始了疯狂的收集老鼠。大街上到处是动作迟缓的老鼠,这些可怜的老鼠全部被面黄肌瘦的苏联人抓起,送进了厨房。一时间,整个列宁格勒城内热闹非凡。不管是军人、农民、商人还是教师,都不顾身份的投入到这场老鼠争夺战中,他们抓起了老鼠,冲进了厨房,准备用总烹调方式将老鼠做成了盘中的美餐。


没多久,整个列宁格勒城内弥漫起鼠肉的香味。清蒸老鼠,油炸老鼠,红烧老鼠,咸水老鼠,葱爆老鼠,碳烤老鼠等等,等等各种美食都被送上了人们餐桌。苏联人兴奋的享用着德国人赠送的美食,大声赞扬着德国人的丰功伟绩。


可苏联人并不知道,他们吃下的并不仅仅是老鼠。他们当时没有仔细察觉,为什么所有原本机灵的老鼠都躺在大街上懒得动,他们都被饥饿和美食冲昏了头脑。在食物的诱惑下,掉进了德军的巴豆陷阱中。


在此一提的是,在战争结束以后,列宁格勒成为了世界上最有名的鼠肉美食城。这里制作的各种老鼠肉命名遐迩,出口到世界各地,成为了列宁格勒的主要外汇收入。后来,人们还特地为在市中心建起了老鼠铜像,以赞扬老鼠的伟大

列宁格勒方面军总指挥官戈沃罗夫中将,坐在了餐桌前,和列宁格勒的广大市民一样准备享用今天的早餐。德国人昨天晚上又空投了几百万只肥油油的老鼠,使广大的苏联百姓们都有机会享受到肉的味道。虽然作为一个方面军的指挥官,戈沃罗夫中将虽然天天有肉吃,有酒喝,但戈沃罗夫决定今天与民同乐,也吃一顿德国人赠送的老鼠肉。


“戈沃罗夫将军同志,老鼠肉来了、、”戈沃罗夫的副官鲁特斯基推着餐车,将一盘盘苏联大厨们刚刚做好的老鼠大餐,送到了戈沃罗夫将军的餐桌上,“戈沃罗夫将军同志,您看,这是龙井鼠仁,这是宫爆鼠丁,这是文火碳鼠条,这是鲜贝炖鼠肉,这是冰晶鼠肉包,这是鱼翅鼠肉三鲜汤。您请用、、、”。


“呵呵、、、真是丰富的美味,我这辈子还没吃过耗子肉呢”戈沃罗夫拿起了刀叉,开始了美美的享用这顿丰盛的早餐。他先吃了一个口口生鲜的冰晶鼠肉包,尝了一口酥软嫩香的龙井鼠仁,喝了一点鱼翅鼠肉三鲜汤。嘴里嘀咕着“好吃啊!好吃啊!真是好吃啊!德国人可真是伟大,竟然空投这么多好吃的老鼠,真是好吃,呜、、好吃”。


“是啊!戈沃罗夫将军说得没错。这些老鼠肉确实不错,您再来尝这酒”鲁特斯基献媚的递上了一杯红酒,“戈沃罗夫将军同志,这是1800年的西班牙红酒,是几年前打倒地主阶级时从一个万恶的地主家找来的,请您享用”。


戈沃罗夫接过红酒,放到嘴边品觅了几下,美酒的香醇立即让戈沃罗夫惊叫起来“好酒,好酒,真是好酒。那些万恶的地主阶级就应该打倒,竟然能享用这么好的酒。我*!我这样的将军阶级就是倒霉,成天只能喝一些普通的酒”戈沃罗夫把杯中的酒有一饮而尽,一脸幸福的享受美酒给味蕾带来的浓香。


鲁特斯基赶忙又倒上一杯,“戈沃罗夫将军同志,您的确可怜,像您这样伟大的、、、、哎呦、、、”鲁特斯基突然感到了肚子一阵疼痛,似乎有无数把锋利的尖刀,在自己的胃部搅动,当人觉得想上厕所“戈沃罗夫将军同志,我突然觉得肚子不舒服,好像要上大号,我先去了,您慢慢享用”。


说着,戈沃罗夫飞似的向门外的厕所冲去,去解决人生中最大的难题。可他这一去,却让戈沃罗夫将军没了食欲。他本来吃得好好的,一听到自己手下说到厕所几个字,顿时食欲大减。眼前的鼠肉也给了他一种恶心的感觉,眼前的红酒也成了恶心的液体。


戈沃罗夫不由破口大骂道“我*!老子吃得好好的,你上毛厕所,我、、、哎呦,我这是怎么了”。戈沃罗夫也突然觉得不大对劲,自己的腹部也开始了不规则的收缩。


“哎呦、、我这是怎么了、、今天早上没吃什么啊”戈沃罗夫中将也实在忍不住胃部的酸楚,毫不犹豫的站起身来,冲到了门外,直扑楼下的将军专用厕所。


可戈沃罗夫捂着肚子,一到厕所,马上就傻眼了。平时冷冷清清的将军厕所,突然挤满了人。几乎整个指挥部内的将军,参谋都集中到了厕所四周,一个个苏军将领们都一副忍受不住的模样,捂着肚子,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待入厕。不少人大叫着:


“快点,里面的请快点,发扬伟大的马列主义斯大林思想,快点、、”。


“我*!里面的,你拉好了没有,老子都快进裤裆了,再不出来我开枪了”。


“里面的快点啊!我快出来了,只要你快点,我给你发勋章”


戈沃罗夫惊呆了,眼前的一切让他想起了几年前的粮食危机,那个时候的苏联老百姓就是排着长队买粮食,可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排队的都是上厕所。


排在队伍后面的副官鲁特斯基见到自己的上司也捂着肚子来上厕所,便上前说道“戈沃罗夫将军同志,看样子就是等上半个月也轮不到咱们上厕所。我看还是到外面的公共厕所里方便一下吧!”。


戈沃罗夫本想利用自己的将军身份插队,可看到了斯大林同志的侄子,朱可夫同志的外甥,列宁同志的侄孙,铁木辛哥同志的私生子也在排队,便不敢插队了。只好听从自己副官的建议,跟着他一起冲向了指挥部外的公共厕所,准备去公共厕所里解决人生中最大的难题。


可是,戈沃罗夫将军上上公共厕所的计划落了空,到了外面大街上的公共厕所以后,戈沃罗夫中将才明白了什么叫人多力量大,人多粪量大,外面的公共厕所那个人多啊!那个猛啊!真是人山人海,漫山遍野。


人们在公共厕所前排起了长队,简直比红场大阅兵时还要厉害。几个小小的公共厕所,几乎被围得水泄不通,不通水泄。连准备进公共厕所里享用早餐的大有苍蝇也被挤在了门外,真是盛况空前。


看到眼前的情况,戈沃罗夫中将傻了眼,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连上个厕所都要排队。难道是列宁格勒的市长侵吞了公共厕所的建造款项,才造成了这种情况的发生。下次一定要向斯大林同志报告,向反腐败办公室告状,把列宁格勒的市长撤消。真是的,连公共厕所的钱都要贪污。不过,现在自己该怎么办呢?自己快忍不住了,马上就要、、出来了、、。


一旁的鲁特斯基见戈沃罗夫将军也是欲忍再忍的焦急样子,便捂着肚子,苍白着脸,指着指挥部后面的角落说道“戈沃罗夫将军同志,咱们去那边的角落里方便一下吧!这个时候别再考虑待遇问题,方方便便才是真”。


戈沃罗夫望着自己的指挥部,用反对的语气说道“这个不好吧!兔子都不吃窝边草,咱们在自己的窝边方便好像不是正确的选择。而且,城管有规定,不准随地大小便,咱们这么一方便,是要被罚款的,而且要记大过处分”。


“戈沃罗夫将军同志,您还管这个啊”副官鲁特斯基双腿合拢,坚守住自己最后有一道防线,忍住自己屁股上的冲动,说道“戈沃罗夫将军同志,别犹豫了,不管拉哪,都比拉自己裤裆里好。至于这个不准随地大小便的规定,那更好解决。等一下 ,咱们坚决不拉地上,就对准墙上拉。可没有不准随墙大小便的规定,就算城管来抓,咱们也不用怕”。


“对!你说的非常有道理,咱们上、、”。戈沃罗夫再也不管身份高低,冲向了指挥部后面的角落,脱下裤子,瞄准墙壁,开始了人生中最大的享受,“啊、、、”戈沃罗夫中将舒服的长叹了一口气,整个人舒爽的呻吟出声。


随后,一股恶臭传来,让人的鼻腔感到了不舒适。不过,戈沃罗夫中将心里那个美啊!简直比刚才吃了老鼠肉时还要爽。戈沃罗夫第一次感到了上厕所也是这么舒服的事,真是爽到心坎里。


将人有三急的问题解决后,戈沃罗夫中将下意识的往口袋一摸,这才发现自己没带卫生纸。刚才只想着上厕所,把什么事都忘了。只得向一旁的副官问道“鲁特斯基同志,你带手纸了吗?分我点,回去了我给你发勋章”。


鲁特斯基脸色一红,双手一摊“戈沃罗夫将军同志,刚才实在有点急,我什么都没带。哦!对了,您看旁边那张传单,可以用这个凑合”。副官指着戈沃罗夫中将旁边的那张德国人发的传单,上面印着的斯大林同志正向全世界劳动人民招手画像。


戈沃罗夫楞了一下,硬是没敢伸收去拿传单,“鲁特斯基同志,这可是印有斯大林同志头像的宣传画。上面还写着(在马列主义斯大林思想的光辉照耀下前进),我们要是用这个去擦屁股,不就是把伟大的斯大林同志当成了卫生纸,把马列主义斯大林思想当成了狗屁吗?这可是严重的苏维埃道德问题,要被枪毙的”。


听了戈沃罗夫中将的话,副官鲁特斯基急了起来,劝道“戈沃罗夫将军同志,您现在就不要想这么些破问题。这都什么时候了,不用斯大林同志擦屁股,难道您要一辈子蹲在这里吗?还是用手、、、,您可要考虑清楚。再说了,这里就咱们俩,就算用斯大林同志去擦屁股,这也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到时候你、我不说,不会有别人知道的”。


“这、、”戈沃罗夫的脑中开始了剧烈的挣扎,最后,他还是下定了决心,抓起了印有斯大林同志的画像,和写有马列主义斯大林思想口号的传单。把斯大林同志贴向了自己的屁股,开始了清理。然后猛得一扔,迅速提好裤子站起身来,见四周没有外人后,这才安心的长舒了一口气。


方便结束后,戈沃罗夫中将走出了指挥部的角落,准备找个水龙头洗洗手。戈沃罗夫中将可是个知道饭前便后要洗手的好孩子。不过,戈沃罗夫没走几步,就觉得不大对劲,自己的腹部的搅动再次开始,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从上腹向下腹冲去。戈沃罗夫将军只好又跑回了刚才的角落里,准备开始了第二次解决自己的人生问题。戈沃罗夫越来越觉得不大对劲,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自己能消化钢板的消化系统成了这个样子。


这时,刚刚跟在戈沃罗夫中将一起走出角落的鲁特斯基又跑了回来,又蹲到了戈沃罗夫旁边,苦笑着抱怨着“戈沃罗夫将军同志,今天我算是倒霉,怎么肚子老是叫疼。可我今天也没吃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吃了几个冰晶鼠肉包,怎成了这个样子呢?哎呦、、疼死我了”。


“是啊!我今天也一样,就吃了一点点鼠肉、、对了!老鼠肉”戈沃罗夫中将突然脑中一颤,想到了什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德国人在捣鬼,一定是德国人在老鼠肉里下了药,然后再给我们吃、、哎呦、、这下糟糕了”。


戈沃罗夫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如果整个列宁格勒人都吃了这个老鼠肉,那、、、那岂不是都要拉肚子。到时候,德国人若是趁这个机会,发起了猛烈的进攻,那可怎么办,现在这个状态可很难对抗德国人的进攻。


想到这里,戈沃罗夫中将毫不犹豫的站起身来,冲进指挥部内,准备要求所有的作战部队进入战斗岗位,就算拉在裤裆里也挡住德军的进攻。如果,德国人仅用8万人攻下列宁格勒,那对整个苏联士气上的打击是难以想象的,整个战争可能就没有任何的希望。而且列宁格勒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绝对不能丢。


不过戈沃罗夫想下令严防死守的想法很快破灭。整个苏军列宁格勒总指挥部内,所有的参谋,通讯员都没了人影,只有一部分人捂着肚子,痛苦万分的挤在厕所前排队,根本不愿意服从命令,看他们的样子,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战斗力。


戈沃罗夫中将只好自己拿起了电话,向各级指挥部下达战斗的命令。可是,更让戈沃罗夫恼火的是,不知打了多少电话都没人接。不管是前线战地指挥部,还是团级指挥部里回想着无人接听的鸣响。戈沃罗夫中将只觉得整个人从头凉到了脚,他非常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不接电话的原因。


“我*!这下可糟糕了”戈沃罗夫中将决定亲自开车前往第一线阵地,让可能没有在阵地上防守的士兵们马上进入战斗岗位。可刚到门口,戈沃罗夫中将有觉得肚子一阵绞痛,而且不只是绞痛这么简单。自己全身开始了火辣辣的瘙痒,这是让所有人受不了的痒动,让人只想扯动皮肤的巨痒。戈沃罗夫中将再也没有力气前往第一线阵地,只好再次扑向了指挥部后面的角落里,和还蹲在那里的鲁特斯基副官做伴。


戈沃罗夫将军此时也是身不由己,他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只能无奈的蹲到墙角,看着局势继续恶化。

葛丝运元帅的作战计划近乎完美,几乎整个列宁格勒城内的苏军士兵都陷入了上吐下泻找厕所的境地。整个城内的苏联人都没有想到,这老鼠肉一吃,就落到了这样的田地,只要吃了老鼠肉的,每个人至少上了几十趟厕所。不过,对于很多在外面解决问题,尤其是在阵地上布防的苏军士兵来说,更困难的事情才刚刚开始。


由于,无数人在慌乱中都没带手纸,他们只好拣起了遍地都是传单,在心中向伟大的斯大林同志道歉,向伟大的马列主义、斯大林思想道歉以后,把斯大林同志擦向了自己的屁股。但是,没过多久,所有用斯大林同志擦过屁股的苏联人,都开始了发痒,全身的皮肤开始了不规则的痒动,这种痒是常人无法忍受的,是挑战人类忍受极限的瘙痒。


结果,十几万使用了斯大林手纸的苏军士兵就失去了战斗力。肚子痛得要死,全身痒的要命,连枪也举不起来,已经彻底的无力战斗。只能脸色发青的呆在某个地方抽搐,痛苦的享受着。。


他们都被折磨得没了人形,完完全全成了一个倒霉蛋。列宁格勒的坚固防御,也成了纸糊成的一样脆弱。人毕竟才是战争的根本,没了人,再先进的坦克,再完美的工事也只是装饰品,失去了原有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