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时报》5月25日文章,原题:面对中国新的增长模式,美国必须做出调整 全球金融危机令中国提早10年获得国际经济主导权,后果之一便是其新的、加速发展的海外贸易投资模式。对中国最大经济伙伴美国而言,这种崭新趋势至关重要。但数据表明两国间的投资规模正在收缩,美国须针对这一问题调整策略。


北京一度满足于守着美元外汇储备保险箱。但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投资和需求的崩溃,迫使中国为保持增长而动用国家新财富。过去主要针对自然资源的中国海外投资策略,最近越来越重视进口先进技术和机器设备。中国的国际扩张由现金愈发充裕的国有企业领军,其主权财富基金也在采取更积极的海外投资策略。


有迹象显示,美国正错过中国新的海外投资的第一波高潮。正如最近一份报告所言,“2010年的重大事件是中国巨额资金流入美国以外的西半球,包括巴西、加拿大、阿根廷等。”尽管中国去年对美直接投资仅小幅下挫至不到60亿美元,但中国的非金融对外直接投资上升38%,达600亿美元。对中国而言,减少对美经济依赖所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但对美国来说,能否经受得起错过中国加大海外投资所蕴含的机遇,可就难说了。


2010年中美间一系列外交争端或许部分归因于中国在美投资受挫。中国渴望加大对美国农业、自然资源和金融等领域的投资力度。但美国的政治阻力居高不下。北京消息人士称,华盛顿在如何欢迎中国投资方面的表态莫衷一是。


美国必须接受中国海外投资是正在逐渐演进的经济现实。把人民币问题政治化的做法已经损害了华盛顿在北京的信誉,要避免投资问题陷入类似怪圈。华盛顿还应向欧盟学习,后者尽管喜欢对别国政治问题说三道四,但布鲁塞尔在同北京讨论有关人民币或市场经济等敏感经济话题时向来低调得多。中欧间的金融和非金融经济融合因此取得了颇为切实的进展。


对美国而言,核心挑战是对中国经济崛起做出更连贯且更具战略建设性的反应。这将促使华盛顿发生思维定势转变——少些纠缠于“中国威胁”,多想想如何从中国崛起所带来的新机遇中获益。(作者伊恩·米尔斯,王会聪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