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永康“叫魂一条街”调查 称可治孩子哭夜发烧[图]


浙江永康“叫魂一条街”调查 称可治孩子哭夜发烧[图]


永康华丰市场边的“叫魂店”都有醒目广告,远远就能看见 陶玉其摄

日前,永康读者丁小姐向《浙中城事》热线0579-89111111报料:我在上海读书,最近回家去华丰市场买东西,发现市场旁边有很多职业“叫魂店”。他们广告都打得很大,很多家长带着孩子上门,看起来生意不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事,太愚昧了。

记者核实:沿着华丰市场与农工商超市相邻的弄堂往里走大约30米,就可以看到丁小姐所说的“叫魂店”,总共有七八家,皆为普通民房。

每家店门口都竖着相似的巨幅广告,上面包括“叫魂者”的人像,“祖传X代”的宣传语、以及服务内容、联系方式等。

此外,临街的几家店门口还安装着广告灯箱,没有临街的则做了引路牌,毫无遮掩之意。

“叫魂”是当地传统产业 顾客开着奔驰上门

华丰市场的一位经营户告诉记者,“叫魂店”在这一带扎根已久,颇具特色,他笑称,“和永康的历史一样久,说祖传也不为过。”

在他的记忆里,“叫魂店”起初只有一两家,且讳莫如深,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门生意日益兴旺,大有遍地开花之势。

记者在一家“叫魂店”门口遇到了一对夫妻顾客,他们刚带着孩子“叫魂”出来,走向一辆奔驰S级轿车,脸上挂着笑容,“孩子连续哭闹了几个晚上,睡不好觉,医院看看不行,就带他过来了。”

华丰市场边一位卖艾草香囊的老人说,需要“叫魂”的大多是孩子,并且集中在两种病症上——哭夜(晚上哭闹不停)、发烧(低烧反复),“按照以前农村的说法,小孩子干净,容易看见鬼魂之类的东西,被骗走,所以要叫魂把孩子叫回来。”

曾花钱为自己两个孙女叫过魂的朱大妈告诉记者,永康、武义、金东区的一些乡镇,有很多人都相信“叫魂”,“有很多是大老板,他们高兴起来,一下给很多钱。这些店生意很好,反正也不贵,就算不信,试一下也无所谓。”

“叫魂”场地:一张桌子,一个人

知情人告诉记者,“叫魂店”设施简单,“商住两用”,店主一般在客厅摆上一张八仙桌,供上各种“神仙”,插着香烛,就算是“叫魂”场地了,“一张桌子一个人就可以开张了。”

在华丰市场旁一位商户的介绍下,记者找到了一家据说“比较正宗”的“叫魂店”,在它的外墙广告上,写着“祖传三代蒋XX”。

走进这家店,看到的情景果然和先前听说的一样。店主夫妻正在吃饭,记者询问能否“叫魂”,一名30岁左右的妇女回答说:“可以。20元一次,我们和别家不一样,是祖传三代,价格贵一点,但肯定有效果。”

记者表示,孩子没有带来,能否通过贴身衣物“叫魂”,女子很“专业”地说:“不看到不能叫,我是祖传的,随便叫叫的事情我不做,你们要么换家看看。”

“叫魂”过程:念咒、撒米、做符

随后,记者找到了另一家“祖传叫魂店”。店主是名50多岁的妇女,价格是每次10元。

一开始,这名妇女也表示“叫魂”必须要看到人,但在记者的要求下,她终于答应用孩子的贴身衣物“试一次”。

妇女坐在桌子边,拿起桌上一个小酒盅,从插香的碗中抓了一把米放进去,用手绢包裹起来,同时叮嘱记者拿着孩子的衣物坐在她的正前方。

记者随口报了一个名字,谎称孩子“哭夜”。

接着,妇女拿起手绢包裹着的小酒盅,在孩子衣服上空边转圈边用永康方言念叨,念完一遍后打开手绢,将部分米撒在衣服上,继续将小酒盅包裹起来重复刚才的动作。

如此重复了3次后,妇女打开手绢,将剩余的米倒回碗中,拿起桌边一张黄纸边念叨边叠起来。“我做个符,回去后带着孩子到门外,把符点起来在小孩子头上转几圈,烧完为止。”

妇女收了钱后说,要是不行就把孩子带到她店里重新叫一次,不收费。

专家说法

“叫魂”其实是种心理暗示,不可迷信

金华市第二医院医务科长黄恩医师从事青少年心理研究20多年,他说,在古代“叫魂”是一种仪式化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起到心理暗示的作用。

“现在民间的叫魂被注入了太多迷信成分,加上人们缺乏心理健康知识,导致很多人放弃去医院就诊而盲目叫魂。”

黄恩说,儿童哭夜、发烧反复,大多是受惊吓引起的,属于心理问题,可以找专门的医院进行心理治疗。如果实在严重,可以在医生的建议下,使用一些药物治疗,千万不要盲目“叫魂”,以免延误病情。

有关部门

工商:屡禁不止,部分民众不理解

永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分管领导胡跃峰告诉记者,工商部门曾联合文明办等部门一起执法,取缔过这些“叫魂店”,但它们很快又死灰复燃,让他感到无奈和棘手。

但胡跃峰同时表示,他们会立即着手拆除“叫魂店”的违法广告和招牌,并当着记者的面,要求执法人员到现场进行调查取证。

永康市文明办工作人员也告诉记者,文明办一直在参与相关取缔工作,但效果不够理想。

“我有一次去现场取缔,遇到正在叫魂的孩子,想劝劝他的父母,结果那对夫妻恶狠狠地叫我少管闲事。”这名工作人员无奈地说。

来源:钱江晚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