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抗战之一个特种兵的抗战历程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小野池宽的任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5.html


当晚,义勇军为孙德阳骑兵旅的连以上军官摆了数桌接风宴,在宴会上陶小毛宣布给予骑兵旅独立骑兵旅的番号,为义勇军直属作战单位。翌日,陶小毛担心鬼子空袭,营地用作防空的地道无法安置马匹,便将孙德阳的骑兵旅分派到营地周围的四个村子驻扎,旅部设在两家子村。这几个村子距离营地不过十几里地,一旦遭遇敌情,义勇军的坦克团可快速驰援。


日军第二十九联队参谋长小野池宽率领的第二路人马,没有见到一个支那土匪的影子,当然也没有遇到预想中的袭击,数千人马就像在密林中观光旅行一样很悠闲地沿着义勇军官兵开辟出的宽阔的林间道路行进,最终占领了义勇军留下的空荡荡的营房。


小野池宽带着这么多人马,并不是来这里旅游观光的。平田幸宏给他的任务有两个,一个是务必找到驹井德三和平井出贞三。二是消灭隐藏在密林中的义勇军。而第三个任务是设法找到义勇军藏匿在密林中的工厂。{这个任务属高级机密,目前还没有上报关东军军部,只有平田幸弘和小野池宽知晓。}在他看来这三个任务,每一个都无比艰巨。数千人在这么大一片密林里没头苍蝇似的钻来钻去,只能靠运气了。


关于密林工厂一事,并非捕风捉影。平田幸弘刚到扶余县城,一个特务就给让他见识了几样东西,这些东西包括几个矿泉水瓶、马口铁的罐头盒子、钢筋钢板的边角余料,塑料打火机、塑料豆油桶等。那个特务告诉平田幸弘,这些东西都是从县城几个瓦匠手里收集来的。那些瓦匠不久前曾为义勇军修建过碉堡,是他们偷着从营地带回来的。曾在国内开过工厂,对世界轻工业发展颇有研究的平田幸弘,立即就被那些塑料物品吸引了。他拿起矿泉水瓶仔细端详着,暗忖,这完全是一种新材料,难道是欧美国家的新科技成果?那么义勇军是通过什么途径得到的呢?在大日本皇军严密的封锁下,他们不可能从遥远的西方国家运输过来。唯一的解释就是,义勇军那里一定有高级技术人员,并且在林子里建设了秘密工厂,储存了大量生产原料。如果大日本帝国能过得到这些技术、设备,那么一定会在产业界引发一场空前绝后的革命。而自己也将因功勋卓著,官运亨通。


考虑再三,小野池宽决定将一个小队鬼子,一个营的伪军,包括一部电台,一名译电员留在营地。他带着其余的人马带足十天的粮草,分成三路,在抓来的三个向导的带领下,向密林深处展开搜索。


岳名威和警卫连战士一直躲在马大炮的密室里。小野池宽没来的时候,他们将连接密室与外界的地道向前扩展了一千五百米。挖出的土在那片坟地里堆出许多假坟包,每座坟包前都以假乱真地立了块牌子,上面写着某某之墓,当然名字都是瞎编的。这样做是为了不让鬼子根据地面的新土,推测出地下藏着地道。鬼子进入密林后,他们就歇工了,老老实实地呆在密室里。密室的空间足以容得下他们这一百多人,就是几百个人同是在里面打滚都够了。马大炮储藏的粮食早已发霉、变质,不过岳名威未雨绸缪,已经换上了够他们食用一个月的各类水果罐头和午餐肉罐头以及大量矿泉水。


物质生活虽然丰富,可是却改变不了囚居的本质。枯燥乏味实在无法忍受,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熬过来了,可是第四天钱鹏就忍受不了了。钱鹏说:“岳军长,俺这一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憋得难受啊。让俺出去透透气吧。”


“是呀,让我们出去呆一会吧,就是耗子也得出洞转两圈,不是?”战士们凑过来七嘴八舌地嚷嚷道。


“说实话,我也快熬不住了。可是鬼子就在上面,好几千呢!咱们这么点人,一露头就被人家包饺子了。这样吧,我给你们讲水浒怎么样?”岳名威道。


“水浒、三国程宇宁都给俺们讲过好几遍了,岳军长你就让俺们出去吧,你想啊,这都三天了,小鬼子那么多人马,带的口粮估计早就吃光了,现在肯定撤了。你不是说咱们的任务是把这些鬼子牵制住,不让他们增援进攻新营地的那部分鬼子吗?如果咱们光在这里躲着,岂不是起不到牵制作用了吗?”钱鹏道。


“我们是应该适当出去露露脸,让鬼子知道我们的存在,这样才能达到牵制敌人的目的。可是如果不择时机地暴露目标,很可能会适得其反。派到上面地窖中监听敌人动向的战士听到什么新情况没有?”


“刚才我上去听了一阵,那间营房里的鬼子不知因为什么事,在惩罚伪军,哭爹喊娘的,挺热闹。”钱鹏道。

岳名威站起身,对钱鹏道:“走,咱们上去听听。”


一名战士拉动密室机关,两个人攀着铁柱来到地窖,站在台阶上屏息静听营房内的动静。只听上面一个娘娘腔的伪军哽咽着对另一个伪军抱怨道:“他妈的,小鬼子太死心眼了,就打我这半边脸,你倒是匀着来呀,弄的我,这一张脸跟个葫芦似的……”


另一个伪军道:“你他妈的小声点,什么鬼子鬼子的,要叫太君,小心鬼子听了去,把你那个传宗接代的玩意骟了喂狗。你以后跟人说话的时候,千万离人家远点,你一张嘴说话,唾沫星子就四处乱飞,要不是刚才唾沫星子喷到鬼子脸上,人家也不会揍你。”


挨打的伪军嘿嘿地笑了,“你还说我呢,你不是也喊他们鬼子了吗?”


“你刚才说鬼子,啊,不是,是太君,那个太君死心眼,我倒想起件事情来,那个驹井德三,都在林子里失踪快半个月了,肯定迷路被野兽当点心了,长个脑袋都能想得到,派出那么多人出去找,就为了几块骨头,值得吗?”


“听说这是天皇的旨意,若是人死了,要把骨头渣子弄回日本。呵呵,把咱们留下,可到怪好的,不用去跟他们钻林子遭洋罪了。”


听到这里,岳名威和钱鹏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两个人回到密室,岳名威让几个战士从储藏室取出伪军的服装,命令警卫连战士快速换上伪军服装,随后带着警卫连离开密室,通过密室下面的地道,来到密林中。岳名威刚钻出地道口,就感到一阵寒意。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雪,密林里满眼纯净的白色,树枝在雪的装点下,如同玉树琼枝一般,寒风吹过,枝条颤动中,雪粉纷纷坠落,钻进脖子里凉丝丝的。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让人不禁从心底生出一丝喜悦之情。雪下得并不大,刚没脚面。一想到自己运过来的上万套棉服和大量的粮食,可以保证义勇军衣食无忧地度过一个冬季,岳名威感到无比的欣慰。


四周看不到日伪军的影子。估计那些日伪军在三四天不见义勇军的情况下,已经放松了警惕,现在正在屋里烤火呢。雪给义勇军带来了大自然的诗意,也带来了麻烦。岳名威现在要考虑的是怎样不使敌人根据他们在雪地上留下的足印,找到地道出口。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大家分散开,以坟地为中心,将杂乱的脚印印满周围数里的雪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