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雷达兵 正文 把工作做细 61

春予曙阳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URL] 把工作做细 61 夜幕降临了,武中华和韩曙光两人出营房,顺着去县城的公路一直朝北走,装着像往常谈心时那样,慢慢地在公路上走边散步边谈心,显得是那样的漫不经心。他们已经走出营房很远很远了,估计大伙根本看不清他们了,他们就加快步伐,向县城里飞奔而去。 此刻县城的街道上,绝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把工作做细 61

夜幕降临了,武中华和韩曙光两人出营房,顺着去县城的公路一直朝北走,装着像往常谈心时那样,慢慢地在公路上走边散步边谈心,显得是那样的漫不经心。他们已经走出营房很远很远了,估计大伙根本看不清他们了,他们就加快步伐,向县城里飞奔而去。

此刻县城的街道上,绝大部分的店面已打烊。在一家有灯光的商店里,他们称了几种水果糖和一挂香蕉,两人摸黑进了县城北街图书馆宿舍的门里。这是一个很大的连在一起的屋子,屋里很黑,走廊里没有路灯,顺着墙壁摸着走进去,出现了一个天井。再往里走,昏暗的灯光从一个门里传了出来,屋子里面夫妻两个正在忙着收捡碗筷,一个小男孩坐在门边昏暗的电灯下的桌子旁做作业。

武中华和韩曙光出现在木屋门前,武中华试探地问:“请问,张江万同志的家住在这里吗?”

“我就是张江万,你们是……”他见两个不认识的解放军同志找他,心中有些不解。

“我们是机场北头涂坊连队的战士,是经过你在西街商店里的亲戚小陶同志介绍来找你的。”

“请进请进。”说着,张江万同志搬来凳子,他把做作业的孩子安排到里屋去做作业,妻子也进里屋去了。两个军人进屋来,他让他们坐下,自己取出两个杯子,到里屋给解放军倒开水去了。

这个外屋,有一张床铺放在进门左边的窗户下,一张条桌放在屋的另一头,条桌上放着碗柜食具等,一张吃饭的小方桌,放在进门靠床的旁边,屋里留下的空间就不多了。屋子有三面内墙是用木板做成的墙壁,里外屋中间的木板墙壁上,开了一个小方口,一盏电灯就吊在这个方口中间,灯光同时可以照见里外两间屋。木板的墙壁因炊烟熏得太黑,主人在木板上贴满了报纸反光,但屋里仍然显得很暗。武中华和韩曙光从挂包里拿出刚刚买来的糖果和香蕉,放在桌子上,张江万同志正从里屋端出两杯开水出来,他说:“有事你们尽管说,何必过些细呢!我弟弟也是一名解放军,我乐意为解放军同志做点事。”他把杯子放在桌子上,自己也坐了下来。

两个人说明了来意。

张江万同志很精神,看上去四十多岁,人白白胖胖的,中等身材,方方的脸,身子骨结实,他留着很短的头发,一对大眼慈祥地看着两个战士,他说“图书馆能开放的图书已经不多了。”

“能不能把这不多的图书对我们开放呢?”武中华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

“你们要看,我可以借给你们看。”话里充满了热情。

武中华知道今天太晚,又不是上班的时间,便问:“那我们什么时候再来?”

“我现在就可以让你们看看。”

“这真是太好了。”两个人一下子兴奋起来。

老张起身领着他们两个到隔壁的库房里去,库房就在天井旁边,和老张的屋子紧挨着。他们摸着墙壁走到那个库房门口,老张摸着打开门锁,拉亮门里面的电灯,让两个解放军同志进了库房。这个狭长的库房,外墙有两面是砖墙,内墙有两面是木板墙,屋里很黑,灯光显得有些昏暗。库房中间两排书架背靠着背紧挨着,长长地摆了一长串,四周的书架围着砖墙和木板墙靠着,中间留出的地方是过道。此时不少书架上的书全部被清除干净,成了空架子,只有门边的几个书架上,还放满着图书。面对门边的这些图书,他们已经激动不已了。

“我们可以找几本书吗?”

“你们慢慢地找吧。”老张把锁挂在门框上,自己回屋里去了。

书架上有一些内容很浅的政治书籍,还有一批历史故事之类的通俗读物,他们看了很久,一共选了七八种图书,《东周列国故事新编》上下、《前后汉故事新编》上下、已经破烂不堪的苏联人写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还有两本恩格斯写的书和两本范文澜的《中国通史简编》,一本苏联版本的《形式逻辑》。这批书两人交换着看,可能要看一些时。他们关上灯,锁好门,到老张家里,把书放在桌子上,请老张同志登记。老张同志将书一本一本看过之后说:“我已经记住了。”

“我们看完了再来换。”

“可以。”

他们出了图书馆的宿舍,趁着夜色,迅速回到连队,连队还没有到熄灯的时间。

有书读了,他们很高兴,心里的激动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对正在求知的年轻人来讲,真是如革命样板戏中的一句台词所说的那样,“久旱的禾苗逢甘霖,点点滴滴记在心。”知识浸润着他们的心田,让他们高兴得无法形容,简直到了得意忘形的地步,什么都被他们抛到了脑后。韩曙光读了这批历史书之后,大大地拓展了视野,他被古人深思远虑的谋略思想所折服,远交近攻,那纵横捭阖的气魄,让他感到了中国古代文化的灿烂伟大。读了范文澜的《中国通史简编》,他越发觉得自己一无所知了。读了《形式逻辑》之后,让他思维变得严密起来有了一条可循之路。尤其是那本苏联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写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让他简直是感到了震撼!这本书从经济的角度,解释了人类社会所以一步一步发展到今天的原因,它对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揭示,让他明白了为什么穷人受穷,穷则思变,闹革命闹翻身的道理;为什么社会主义必然胜利……奥秘原来全在经济关系里面。人类社会的运动,就是经济规律的客观运动,这真是让他大开了眼界。

读了这本书,他仿佛一下子长大了许多!还从来没有哪一本书像这本书一样,让他深刻地了解到生活的实质,他像是着了魔一样被这本书给迷住了,书中的内容深深地打动了他!到现在他才真正明白了自己当兵是在干什么!他知道了自己已经是革命事业中的一员,已经融入了一个伟大的革命洪流之中,这个运动是生产方式的革命运动,也是世界范围的运动!然而,没有读这本书之前,他根本不清楚自己每天所干事情的情形、性质、以及与它相关联的事物之间的联系,原来会是这么样的?尽管自己口里能说出自己是在为革命当兵的话,但这并不等于自己真正理解了这话的含义。只有在看过此书后,他才真正懂得了斯大林那句名言:“共产党人是用特殊的材料制成的人”所表达的意思,共产党人就特殊在是用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知识武装起来的;他们积极地投身到这个学说揭示的运动中去,他们坚信这个事业是伟大的!正义的!是值得用毕生的精力去奋斗的!即使献出自己的宝贵生命也在所不惜!而人类,终究有一天都要走向这个美好的社会!这种人是具有政治远见的,他们不是为自己的私利而活着,而是为着全世界大多数劳动人民而活着,为着大家都过上共同美好的生活而活着。这种人对待暂时还没有达到自己境界的人们,不是嫌弃他们,而是团结他们,影响他们,和他们一道前进。这种人不是把理想当成空谈的人,他们知道远大目标要从艰苦的工作中一点一滴去实现,远大的理想要建立在现实努力的基础之上,因此他们既要尊重客观又要灵活地适应客观,他们崇尚理想更崇尚实践。韩曙光为自己接受了这样的认识感到高兴。

当他今天用已经改变了的眼光去看自己的昨天的时候,他感到自己的昨天是多么的渺小啊!也许昨天的生活和今天的生活没有两样,但是昨天在忙忙碌碌之中,自己却是凭着个人的禀性天赋在工作,纵然自己为国家为人民做了一点有益的事,那是在不知其所以然的情况下做出来的,最多只能算是一个聪明的事务主义者,而不是一个清醒的革命者,倒像是一个被人们称之为的朴素革命者!是在凭集体主义观念、组织观念和纪律观念约束着干工作的革命者!是在凭着本能和热情干工作,是在凭着不甘落后于他人的心态干工作!这样的革命者,是多么的茫然啊!可是,他又回念一想,自己没有读到这本书之前,真的是这样渺小吗?自己不是也在努力追求上进吗?而且感到来部队后,比在学校比在家里有了很大的进步。可是为什么现在,自己对自己的昨天这样不看好呢?是的,昨天他也在追求进步,但那是处于朦胧状态之中的进步,是处在革命者感性阶段的进步,是在前进过程中被大家裹夹着的进步,还不是自觉地认识到目标的进步。今天,他的进步才算上升到了理性的阶段,他的思想已经起了质的飞跃,这是 过去所不能比拟的!昨天的进步固然可贵,但那是十分不巩固的,一旦碰到了风吹草动,自己会感觉出迷盲来,可能会变得不知所措。当然眼下的这种理性的进步,仍然是初步的,是还有待于深化的。

他想到自己当兵的时候,是为了摆脱和同学的恩恩怨怨以及个人的苦闷,来军队找“真理”的,现在他再看这个想法时,是多么的可笑啊!一个不了解社会运动规律的人,自然不知道自己如何活着,又怎么可能处理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又怎么不苦闷呢?可是,他又不完全贬低那时的追求,没有那时的追求,他就不会有今天彻底地改变自己!人进步的最初,也许起点不高,目标不明确,但他没有停止追求和探索的脚步,就不担心有一天他会走向正确!

他又联想到自己学用结合的问题。他来部队后,读过毛主席的书,读过哲学书,为什么就没有像今天读《政治经济学》这样,让他深刻地明白这么多道理呢?这是因为毛泽东思想所依据的马克思主义,你不去读它掌握它,它是不会自发地产生的。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是不能互相代替的,不读马克思主义,甚至连毛泽东思想也不会完全读通读懂。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一直读毛主席的书,一直读哲学,反而收效不大的原因了。原来,他得扩大自己的读书面。

他知道从这天起,自己已经彻底地改变成为另外一个人了,连他走起路来,都显得和昨天不一样了,人精神多了,也自信多了!他为自己认识的提高而骄傲!他被自己的收获鼓舞着,长久地不能自已。这不正是他长久以来一直追求的结果吗,他就是要这么清醒地活着,他可不想做一个糊涂蛋!他有了这样的发现之后,他知道要侧重于行动了,他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得更好。

正在韩曙光抑制不住自己兴奋的时候,他收到一封厚厚的信,信是从山西和内蒙古一带交界的部队辗转寄来的,信中还夹有一张彩色的国庆二十周年大庆游行检阅部队的画报画页,信是晋建江寄来的,晋建江在来信中说:


韩曙光同学:

你好,我急急忙忙地离开了和你们在一起的驻地后,就到了三北前线。我没法同你和同学们联系,因为这是战备调动,我的行动不能告诉任何人。来了之后,本想同你们写信的,可是我不断地在变换位置。在这个变动的过程中,我还和我们驻地旁边空政文工团的部分团员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接触,接受他们的培训并不断地参加演出,那时的心情静不下来,也就疏于提笔了。回到部队,又是一个劲地调动,我已经不知道换了几多驻地了。想不到吧,我已经是一个能登台演出的男中音演员了。

时值国庆二十周年大庆前夕,我被我们高炮师选中去参加国庆游行检阅,我们要以军容整齐,威武雄壮的英姿,去代表空军。我能参加这样的活动,是多么激动啊!这时我想到了和你们写信,可是部队又不让写信了。三个月的艰苦训练,让我成为了一名仪表端庄,举止大方,甚至连迈出的步伐都是经过严格计算的、真正名副其实的标准军人。接受游行检阅的那天,我们早早就来到东长安街集结。上午十点,检阅游行开始,当《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的雄壮音乐声响起的时候,我们随着音乐声迈着整齐的步伐,通过天安门检阅台前。我们队伍的最前面是国旗方队,后面是陆、海、空三军的方队。当我们空军方队通过天安门层楼前的时候,我们把头侧向右边,喊着口号看着主席台,我看见了毛主席了,他老人家正向我们受阅部队不断挥手。我在空军方队第六排从左到右第十二个位置上,你能从图片上看到我吗?这一天,也是我一生中最最难忘的一天,我正好是十八岁……


晋建江的来信,让他想起了国庆二十周年那一天上午,他是在二号阵地雷达车上度过的。部队虽然进入了国庆战备值班,但是他们打开了雷达车上的直流收讯机,和战友们坐在一起收听检阅的盛况。当他们听到广播里传来受阅部队整齐的脚步声和嘹亮的口号声时,让大伙心如潮涌,他感到置身于这支钢铁洪流队伍中的无比骄傲和自豪!就像自己在参加受阅部队接受毛主席检阅一样,祖国和亿万人民正在看着他。祖国的强大,让他感到了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只是他没有这小子幸运,晋建江才是在真的参加国庆二十周年的检阅活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