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24.html


屋子里,王铁锁碰了碰李自强:“你看,那姓邱的干什么去了?”窗外,邱成正急匆匆的向大门口跑去。

“别着急,先看看再说。”

邱成走到大门口,打开门,左右观望了一阵,见没有人来,忙关上大门,上了双闩,又用顶门棍顶上了。之后,又一步两回头地走了回来。

李自强笑了,大步走出了客房,迎了上去:“邱员外,你放心吧,我们到你家来没有一个人知道。”

“噢,我……我还是很害怕,万一让人知道了,我们全家可就全完了!”

“放心,不会有人知道的,除非你去报告!”

“不,不……我不敢!我不敢!”邱成连连摇手。

“不敢最好!如果你敢把我们在你家的消息泄露出去,别怪我翻脸无情,我要烧了你的房屋、杀了你全家……”李自强恶狠狠地说。对这样的墙头草,不显得凶恶一些是绝对镇不住的。

“您……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说出去……我去给你们站岗放哨……”

李自强露出了笑容。“老爷子,你别害怕,只要你肯配合,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李自强说,“还有一件事需要麻烦你,你家做饭的时候多做点,我们跟着你一起吃,不用单独做了……”

“哪里,哪里,你们都饿了吧?”邱成连忙说,“我让人单独给你们做饭去!”邱成一边擦着冷汗,一边急匆匆地去厨房安排饭食去了。

热腾腾的菜肴端上了桌,软乎乎的馒头抓在了手里 ……大家一个个狼吞虎咽起来,连小梅都放开了饭量,真是好一顿饱餐!而邱成呢,一直在大门外给他们放哨呢!

小梅笑着问:“哥,你用的什么办法,竟然让那个老员外这么听你的话,免费给我们站岗放哨……”

“哈哈,这就是智谋,”李自强笑着说,“对这样的人就要一软一硬两手抓……”

王铁锁说:“别看自强年龄小,可他最有本事,也最有心计!”

“自强,你教一教我们开枪吧!”王金山大有感触地说,“这个世道,不会用枪的人没法过日子了!”

小梅也笑着说:“自强哥,我也要当神枪手!”

“只要苦练,就一定能练成!”李自强说,“我今天就好好地教一教你们!”

“太好了!”

李自强他们现有步枪四支,子弹六十发,驳壳枪一把,子弹一百五十发,恰好人均一支枪,已经是一个很不错的战斗小组了。

几天来,大家在吃饱喝足、做好警戒之余,李自强对他们进行了初步的培训,让娘、王铁锁、王金山、王小梅都了解了一些枪械的基础知识,让他们对枪支有了些起码的认识,至少会拉枪栓、开保险、填弹、瞄准、射击……

连天酷寒大雪,到处人迹罕见,没有人到邱员外家来打扰,更没有听到任何黄鼠狼的家丁和皇协军来临的消息。可是大雪封山,他们一行人也耽搁在了王沟,无法赶往南山。

邱员外依然不敢掉以轻心,他仍然警惕着,一天几十次地出门查看,生怕被人家包了饺子还不知道。你看他跑前跑后、跑上跑下,一天到晚,忙了个不亦乐乎。这样也好,省得大家为警戒费神。

李自强想:王沟离李庄虽然只有五六里的山路,路虽然不是很窄,但很难走,到处都是深沟断崖,布满了无数的雪窟,那些怕死的家丁、皇协军们,不可能在这样的天气里出来活动。大家可以放心地修养一阵子了!没想到,就是李自强这个错误的判断,差点使他们全部命丧王沟!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大家的进步都很快,就连娘,也学得有模有样,掌握了瞄准、开枪的基本要领,初步具备了枪手应有的素质……这些天,大家吃的好,穿的暖,住得也很舒服,实在是难得的休养生息的机会。

这段时间,一则让王金山、王铁锁养好了伤;二则让大家掌握了一些基本的军事技能;三则呢,也是最重要的:李自强要用这些天锻炼一下自己的身体,尽快提高身体素质,恢复他军校生的各种技能……

现在,再想一想前两天在乡公所打的那一仗,李自强不仅有些后怕:当时,他大病初愈,身体也很虚弱……幸好家丁、皇协军们素质低下,贪生怕死,没见过多少阵仗,否则,只要他们一个冲锋,自己这一杆枪恐怕就招架不住了……

再说王金山。一学会开枪,他就坐不住了。

这些天来,天一黑,王金山就怀里揣上长枪,走出了邱成老员外家的大门,到保长的院子周围溜达……他知道,那高高的院墙内,就有他的爱人菊花儿,多少次翘首而望,多少声心中的呼唤,都不见她的身影;多少次,他都想扯开喉咙大声叫喊:

“菊花儿——你在哪里!……菊花儿——你快出来!……我王金山回来了!”

可是,他不能,这会暴露了自己,也暴露了他们这些人……王金山知道:王沟离李庄这么近,一旦暴露,他们就危险了!回王沟这么多天了,菊花儿怎么就没有回一趟娘家呢?菊花儿,你还好吗?你没有生病吧?你心里还有金山哥吗?你真的可以忘记我们过去的一切吗?……

不,你忘不了的,你一定不会忘记的!菊花儿,你出来吧,跟我一起走!你说过,只要跟我在一起,走到天涯海角你都愿意,就是吃糠咽菜,你也心甘情愿……出来吧,菊花儿,我们一起走!……

可是,王金山心里的这些话,菊花儿一点也听不到,她正被关在前面的大院里,就像一只关在笼子里的鸟,得不到一点自由!菊花儿恨不得扎上翅膀,飞出来回娘家团圆,飞出来寻找她心中的爱人王金山……

王金山恨不得马上长出一对翅膀,飞进前面的这个大院……可是,他不能,他知道:整个王沟,没有一个人不认识他的!保长家还养着几个家丁,个个家丁持着长枪,就凭自己这半瓶子醋,根本进不了保长的家门……是啊,要想进去,必须解决掉家丁!保长家到底有几个家丁,几杆枪?夜晚,家丁都是住在哪里?枪支都是随身携带吗?菊花儿住在哪?

王金山想,只要弄明白这些问题了,他自己也可以进大院会一会自己梦寐以求的心上人了!谁能帮我搞明白这些问题?王金山绞尽脑汁地想着,一个人又一个人都被他否定了……对,让邱员外去啊,他是菊花儿的爹,爹爹去看望女儿,天经地义,又可以在门房边跟家丁攀谈了解情况……

“这个老东西会不会听我的话?”王金山皱起了眉头,暗暗下起了决心。

这天,王金山悄悄地找到了邱成。

“邱叔啊,关于菊花儿的事情,我不怪你了!”

“哦,贤侄知书达理,人中龙凤,一定能找到一个更好的姑娘!”邱成高兴得抿起了嘴,连连奉承起来。

“不过,你得替我办一件事。”

“什么事?”

“你帮我到保长家探听一下情况。”王金山如此这般地一说,邱成连连推辞。

“金山,这可不行啊,那姓王的知道了非杀了我不可!”

邱成那一张驴脸拉得老长,这几天的叨扰,已经让他精疲力竭了。他实在不想再为他们去冒任何风险了。

“你不去?”王金山抱起那杆步枪,两眼一瞪,厉声说,“你去不去?不去可别后悔!……现在,我不收拾你……过两天,我们走了后,只要我向别人透露出消息,就说我们几个人曾在你家里住过多少多少天……要是黄鼠狼知道了,你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保不住……”

“好……好金山,千万别说出去,我去就是,我去就是。”邱成那胖乎乎的脸骨碌碌滚下一串串汗珠子来,连连点着头说,“哎,说起来,这两天我正想去看看女儿呢!菊花儿好长时间没回来了,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邱成长吁短叹起来。看来,把女儿嫁给保长家的傻儿子,他也是不情愿的。

“你去保长家可要老实点,否则,小心你们全家人的性命!”

“放心,我不会泄露出半点消息……”邱成战战兢兢地说,“你再说一遍,你让我去了解什么情况?”

“了解一下菊花儿住在哪间房子,保长家有几个家丁,有几杆枪,夜里人和枪都在哪里……”

“好,我去去就来!”

不久,邱成回来了,一进门便对王金山说:“我问过了,保长家共有三支长枪,这两天就来福一个家丁呆在门口,其他的两个家丁都放假回家准备过年去了;门房里就放了一杆枪,来福说,还有两支让老爷收起来了……”

“菊花儿住在哪?”

“她住在西厢房!”

“情况属实吗?”

“千真万确!”

“有没有被他们怀疑?”

“没有,没有,我是跟来福闲聊时,来福无意识地透露出来的……”

天赐良机!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王金山想:我要去救出我的菊花儿,我要带着她远走高飞,我要和她永远在一起!菊花儿,等着吧,我王金山这就来了!

这天深夜,看看王铁锁和李自强都睡熟了,王金山悄悄地穿好衣服,摸起一杆长枪,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大门,神不知鬼不觉地向保长家摸去。

此时,雪,已经停了,但地上的积雪还没有化。脚下咯吱咯吱的声音,仿佛王金山心中那愉快的乐章,听起来是那么悦耳动听……

不一会,王金山就来到了保长家的院子外。围墙高高的,三米多高,比邱成家的院墙上多了一些瓶碴子,显然是防备人翻墙用的。

王金山围着院子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到处静悄悄的,没有灯影,也没有人声。学着李自强的动作,他紧跑几步,一纵身,跳了起来,希望胳膊能抓住墙头,可是他失败了;又助跑了一段路,猛地跳起来,手抓住了墙头,可是身子却垂在下面爬不上去,手指被扎破了,无奈,只好又跳了下来。

没办法,王金山只好试着走大门。

他悄悄地摸到大门外,掏出他偷偷摸出来的王铁锁的牛耳尖刀,伸进门去,用刀尖轻轻地拨动着门闩……

费了好大的劲,大门终于开了,王金山悄悄地闪身而入,又轻轻地关上了门。

大门旁,有一间门房,门房里传来一阵低低的鼾声,想来一定就是那个叫来福的门丁在睡觉了……

用小刀拨动门闩,王金山悄无声息地摸进了门房,借着微弱的月光,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名家丁正仰面躺在床上酣然大睡,一支长枪赫然挂在床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