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战神传 正文 第十七章 临战受教

xiangchangqi 收藏 2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size][/URL] “这才几年,怎么,连见到我该怎么办都忘记了?” “可是,将军,我如今也……”目光闪烁,声音越来越低,尤其是最后,当铁牛双眼一瞪,浓眉一挑:“跪下!” 彭狼虎躯一震,立即跳下马,单膝跪地抱拳道:“小狼见过将军。” 在彭狼给铁牛当勤务兵的几年时间里,铁牛对他来说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


“这才几年,怎么,连见到我该怎么办都忘记了?”

“可是,将军,我如今也……”目光闪烁,声音越来越低,尤其是最后,当铁牛双眼一瞪,浓眉一挑:“跪下!”

彭狼虎躯一震,立即跳下马,单膝跪地抱拳道:“小狼见过将军。”

在彭狼给铁牛当勤务兵的几年时间里,铁牛对他来说如兄如父,教他识字,教他武艺,教他行军打仗……回想起往事一幕幕,彭狼心里百感焦急,一时间,连头都羞于抬起。

“身为我的兵,我是怎么教你的?”铁牛冷声问道,见彭狼看了眼自己后又飞快的低下,不禁怒道:“抬起头来。没用的东西,老子是几年前就教过你,身为彭家男儿,无论生死,都得昂头。怎么,现在忘了?”

“将军,小狼不敢!”

“是啊,现在你也是将军了,呵!呵!还是那叛徒手下的四大战将,好大的威风啊!”

“小狼不敢,在您老面前,小狼永远都是您的勤务兵。”

“那你他妈的还跪在那里搞什么,给老子滚!”

气势果然决定一切,往日威风无边的彭狼,在老首长面前,乖的像只小猫。听到铁牛的话,叹了口气后,居然跳上马,头也不回的跑了。看的人感叹不已,分裂者,自然理亏在先。

彭狼的狼狈却没让铁牛有一点笑容,他面色严肃而透露出点点悲伤:同室操戈,何来快意!

“铁牛,休得狂妄,我彭熊还会会你。”

“我当是哪个不宝货如此大声,原来是你这个良心被狗吃了的叛徒。”一见彭熊,铁牛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当下冷笑道:“当年,你我同在老主人帐下为将,共同起誓效忠主人,那时,我们八大将齐出,连土司王都得退让三分,是何等的意气风发逍遥快活,可是你这个该千刀万剐的狗东西,老主人的遗体都还没冷了,为一点破事你就急不可待的当了叛徒,你对得起老主人么?百年后,你如何面对地下有知的老主人……”

铁牛越骂越气,彭熊也越听越暴躁:“说这么多搞什么,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呵!呵!恼羞成怒了?可老子还没骂完了。”说到这,突然一指身后的大山,悲呼道:“老天爷没眼啊,几日前怎么把后山那棵百年老树给劈了,却让这一窝子狗东西存活于世,当真是瞎了眼。”

“气煞我也,吃我一刀!”

“怕你不成!”

一个使的是鬼头大刀,一个使的是双剑,两者都是高手,多年前就已经熟悉彼此的套路,这斗在一起,当真是龙虎斗。

两人是斗的个不亦乐乎,刀剑相撞之声也是不绝于耳,听的彭军紧张不已。

“少爷,不必这么紧张。”

“狂牛叔叔,我对铁牛叔很有信心,可刀剑无眼,万一铁牛叔不小心的话,那可如何是好。”

“呵!呵!少爷安心在这里看着就是,以前,他二人相较量,一开始,总是彭熊狂攻,二弟死守,可结果却总是二弟胜,少爷可知为何?”见彭军一脸不解的样子,狂牛望着两人,像是回想起往日的美好回忆,笑道:“二人斗过多次,彼此都很了解,力气也相当,可彭熊性子暴烈,二弟性子沉稳,所以,一上来,往往都是彭熊狂攻,二弟死守,然后,两者相持,最后,彭熊总会输在力气上。”

既然他这亲哥哥都这么有信心,彭军当然不会怀疑了,可话还没完了。

“只是,他俩往日只是拼斗,从未真正拼命,还真不好说啊。”

“狂牛叔,我小时侯你说话就这么爱吊人胃口,说一半,停一下,再说另一半,就爱看人大喜大悲的神情,可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以后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啊。”彭军正担心着了,这一上一下的提心吊胆,他很是恼怒。

“不过,你放心好了,来时,老祖宗早已预料到这样的场面,彭狼一见到我二弟,绝对会心虚退去,然后我和二弟去拖住对方二人,彭虎则自有人去对付,那样一来,你就可以直接去活捉彭天程了。嘿嘿,咱们人少,他们能单打独斗的也不多。”

这次,彭军可是一直盯着对方,一直等确定对方已经把话说完了,他才点点头。

“对了!”

狂牛刚说了两字,彭军立即就有种抓狂的感觉,被调戏的居然都笑了:“呵!呵!叔,你厉害。”

“没了。”

“啊!”彭军很想揍他,忍的很辛苦,但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一震。

“少爷,您虽然天生神力,武艺过人,可您临战的经验太少了,以后得多学学。”看到彭军收起怒火,渐渐的认真起来,狂牛温柔的笑了:“少爷,打仗可不是儿戏,太紧张了对身体不好,容易出错,如果身为战场的指挥者,过于紧张而出了任何一点差错,那后果往往无法预料。所以,临战前,必须找些事来让手下的郎儿们放松下神经,这会有很大的好处地。”

不等彭军回味过来,他轻轻打了下马,回头笑道:“少爷,这些话,当年是你阿爹亲自教我的,现在,我把它传给你,希望你好好想想其中的奥意,多灵活运用些。”

彭军眼睛直了,满脑子都是对那话的分析,老半天后他才回过神来,猛地一拍脑袋,大笑道:“哈!哈!阿爹的话果然精彩,我总算是搞明白了。”

而此时,狂牛已经和彭龙战在一起,然后,四人又混战着,二对二,一时间难分胜负。不过,有句话说的好:双胞胎者,往往多少都有些心灵感应,而狂牛俩兄弟,在这方面早已得到了证实,所以,彭龙和彭熊二人于其对上,总是危险几分。

这时,对面的彭虎终于出战了,只是,他仅仅打马跨出两步就不得不停,因为,彭军阵营里,有个如标枪一般的人正挺身,昂头,眯眼,警告!

彭虎有些犹豫的看了眼彭天程,彭天程此时也正盯着哑巴,老半天后咬牙道:“阿虎,你出战,我倒要看看,哑巴他敢不敢破坏规矩。”

彭虎点点头,刚要打马入场,却一愣,眼神顿时犀利起来,紧盯着哑巴一步步的走来。

哑巴只是一步步地走到中间,然后,站在那里,指着彭天程,阴阴地笑了起来。

“哑巴,你身为鬼影,居然敢破坏规矩,参与内斗,看我不到土司王那去告你。”

哑巴裂嘴无声的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卷着的文书,直接投了过去。

彭天程接过手下人递上的文书一看,气的差点没从马上摔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