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部队笑话

华南黑狼 收藏 4 628
导读:-----特种部队之军训女生 特种部队也搞学生军训,因为大队要和地方搞好关系,安置随军家属。所以也和地方教育系统拉关系,搞搞军训。 军训女生最头疼,尤其是早晨出操,就是不起。 某兵,我一直叫他黑蛋,现在是上尉了,见面也是黑蛋,过来!操蛋的不得了,军事素质也好的不得了。当时是班长,被抽去训女大学生。 一个女生就是不起床,赖床,穿着睡裙藏在被子里。 黑蛋面对队列:“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们这群丫头片子了!” 女生们洋洋得意,想看黑蛋怎么收场。 黑蛋走到女生宿舍跟前:“出来,出操了!”

-----特种部队之军训女生

特种部队也搞学生军训,因为大队要和地方搞好关系,安置随军家属。所以也和地方教育系统拉关系,搞搞军训。

军训女生最头疼,尤其是早晨出操,就是不起。

某兵,我一直叫他黑蛋,现在是上尉了,见面也是黑蛋,过来!操蛋的不得了,军事素质也好的不得了。当时是班长,被抽去训女大学生。

一个女生就是不起床,赖床,穿着睡裙藏在被子里。

黑蛋面对队列:“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们这群丫头片子了!”

女生们洋洋得意,想看黑蛋怎么收场。

黑蛋走到女生宿舍跟前:“出来,出操了!”

“我病了——”

黑蛋:“出来,不出来我进去了!”

“你敢。我告你耍流氓——”

黑蛋一脚踢开门,大步流星走进去。

女生尖叫,藏在被子里面。

黑蛋伸手,插入女生褥子下面,直接连褥子带被子带人抱起来。

女生被这样抱到操场上,放下,众目睽睽,藏在被子:“班长班长!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黑蛋不理她,展览半个小时,自己带队出操。

所有干部战士和军训学生都看见了,女生藏在被子里面一动不动。

半小时后抱回去。

从此该女生无论出操还是紧急集合,都是第一个到位。

黑蛋带的女生班也成为速度最快成绩最好的女生班。

-----特种部队之连长跳楼

某连长,攀登技术极佳,但是妻管严。

某日,妻子来队,住在连部。

妻子发火,连长曰:“再骂我就跳楼!”

妻子:“那你跳啊!”

连长开窗,飞身而出——三楼。

妻子大骇:“不要啊!”

到窗户一看,连长已经落地,毫发无损。

妻子下楼,指着鼻子又一顿大骂:“奶奶的,特种兵连长了不起啊?!还不是被老婆逼得跳楼了吗?!”

-----特种部队之骨干输出

特种部队虽然采取招兵制度,但是每年都有被淘汰或者主动要求调离的,实在顶不住的也不能勉强,自杀和自残每年都有发生,大队常委后脑勺都紧张。

于是实在顶不住的兵就调到兄弟部队。

未料,某日干部去兄弟部队办事,领导握住干部的手:“感谢特种大队啊,把这么好的骨干输送给我们了!”

干部大骇,不是样样稀松的兵么?居然是骨干了?难道当年看走眼了?白送一个骨干苗子?

一看兄弟部队训练方知,原来训练标准低太多。

这种情况不是个别,凡被淘汰出去的兵,都成为各个兄弟部队的骨干。

正所谓,特种部队也输出骨干。

-----特种部队之分清大小王

关系这个东西,在哪里都存在。特种部队也一样,也会有关系户塞进来的兵。

某兵,家长跟大队长是战场上的战友,所以没事就往大队长那跑。这就造成连队管理的问题,连长尤其恼火,但是老大的关系,他也不能明打。

某次晚点名,该兵不在,熄灯时间屁颠屁颠回来了。连长问干吗去了,他说去大队长那边了。连长挥挥手:

“今天晚上你去跟大队长睡。”

没想到这个兵真的转身去了,找到大队长:“大队长,连长让我跟你睡。”

大队长大怒,拿起电话:“他妈的五连长,你说的什么混话?!”

连长很无辜:“我没有啊?”

“你的兵都要跟我睡了,还说是你的命令!”

连长:“我没说。”

大队长骂了一顿,让该兵滚回连队睡觉去。

连长见了这个兵,兵说:“大队长让我回来睡觉。”

连长还是挥挥手:“去去,跟大队长睡去!”

兵转身就走,又去找大队长了,也不知道是不懂事还是故意赌气。

大队长又拿起电话骂了一顿,让他滚回来睡觉。

兵转身回来,连长又是挥挥手:“去去,跟大队长睡去。”

兵这次不回去了。

连长:“你怎么不去了?”

兵:“连长我错了。”

连长:“你错什么了?”

兵:“我不该去找大队长,错过晚点名。”

连长:“哦,你看看这是什么。”拿出两张扑克牌。

一张大王,一张小王。

兵:“大小王。”

连长:“看来你还分得清大小王啊?你知道谁是大王吗?”

兵:“大队长。”

连长:“谁是小王?”

兵:“连长。”

连长:“对于我来说,老大是大王,我是小王——但是对于你来说,我就是大王,班长是小王。”

兵不敢说话。

连长:“今天晚上你站我门口的岗。”转身回去睡觉了。

兵不敢动,在连部门口站岗。

连续站了一个礼拜的连长门口夜岗,不敢再去找大队长。

-----特种部队之培养博士

某学员,意气风发,本科毕业来到特种大队,不满现状。其实都不满现状,因为距离想象当中的三角洲确实是有差距的,但是你还是要安心本职工作,组建也就几年,初级阶段慢慢来么。

但是该干部牢骚怪话,终于导致部队领导无法容忍。穿了几次小鞋之后,一怒之下,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考研去也。

硕士毕业,想分到别的部队。未料那年分配领导一看简历,乖乖,特种部队排长出身!去别的地方不好,浪费人才,加强野战部队基层干部是当务之急。

大笔一挥,又回特种大队了。

自然是苦不堪言,到处小鞋。

一怒之下,劳资考博士!

结果考上博士,乐呵呵离开特种大队。

博士毕业,成绩优异,总参领导接见。问之毕业去向,曰愿留校工作。领导不悦,汝来自基层,要回到基层 。领导一句话,博士哭笑不得。第三次来到特种大队,见面都很尴尬。

老大问,还走不?

博士曰,不走了。

老大问,为啥?

博士曰,考不上博士后了。

老大问,好好干不?

博士曰,好好干。

老大问,那就留下,好好干吧。

博士反省自身,从此成为特种部队唯一的一个博士带兵军官。

正所谓,特种部队也培养博士。

-----特种部队之伪装油彩

其实特种部队不爱抹伪装油彩,训练等等都不肯抹之。原因有二:1,难洗,因其防水;2,常常断顿,因无国产伪装油彩,所以当进口货色断顿,弟兄们就要以黑色鞋油与京剧油彩抹之,脸上味道极其不好。但是对外表演与领导视察非抹不可,众皆无奈。

某次文工团女兵们来慰问,目睹特种兵之迷彩脸威猛,甚喜,恳求体验。

众兵坏笑,争相抹之,其为揩油。

女兵回团,未料几天内白皙的脸上脖子上,都有残存油彩。用任何香皂洗面奶都无法去之,苦闷。

问之,曰:洗衣粉。

盖因伪装油彩防水功能强劲,所以除洗衣粉外,无法洗掉也。

-----特种部队之军事行动

某日部队驻训,某连路过木材市场,连长在加工厂购体能训练原木两根,要运原木回去。

原木两根,甚巨,卡车在对面,要过马路。

车多,车快,战士抬着原木无法过路。

某连长一挥手:“他妈的军事行动!”

一个小组的武装特种兵持枪上路,手持武器,脸上迷彩,虎视耽耽。

刷——两边车停。

两个小组战士扛着原木吭哧吭哧过马路,上卡车。

地方司机皆不敢动,老老实实看部队过路。

正所谓,特种部队抬原木也是军事行动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