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阴道林荫道民众错还是专家错

要判断是林阴道还是林荫道错了,那就得判断是专家、词典错了,还是广大民众错了。1979年版《辞海》和1990年4月第一版《汉语大词典》收录的是林荫道,而不是林阴道。自1999年版《辞海》出现林阴道之后,2001年1月版《新世纪现代汉语词典》和2004年1月版《现代汉语规范词典》都出现了林阴道。2005年《现代汉语词典》又将两条词都收录。

这就很显然了,如果专家、词典错了,那就是在1999年权威性很高的《辞海》出错之后的以讹传讹,2005年发现有些不妥,又采取了折中的方式。如果专家、词典没有错,那就是民众错了。

历史是人民创造的,文化是在民众中产生的,离开了人民群众的土壤,不会有文明产生的。语言文字天生就是人民群众创造的,智者、专家只是收集、记录、整理和编撰。“给力”一词,没有人听说是哪个专家发明的,是广大网民用多了,《人民日报》引用了该词,专家才不得不承认这个新词。“雄起”一词是川渝话,由于球迷喊得多了,全国也就接受了,也就见于报纸媒体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从来就是产生于民间的,没有听说是哪个专家发明出来的。

因此也没有哪个文字专家敢说自己创造出新词来。既然如此,林阴道就不应该是文字专家自己创造出来的新词,既然不是新词,那就应该是古词,但也不见出自何处。既不是新词,又不是古词,而且是绝大多数人不愿接受的词,1999年版的《辞海》为什么一定要将林荫道改成林阴道收集呢?就只有一种可能,搞错了。

为什么我们不敢去否定专家、否定权威呢?难得专家就是绝对真理吗?如果没有哥白尼、伽利略、牛顿对神权权威的冒死抗争,我们的科学会进步到今天吗?现在一说到民众的声音就是坊间、就是草根、就是山寨,就是绝对不是权威,绝对不靠谱的,一味地否定民众的作用。我们且看秦朝李斯代表中央集权规范文字书写小篆,结果下面的官员、百姓都不写小篆,因为小篆不便书写,后来小官吏、百姓书写的成了隶书,流传至今,而专家李斯的小篆,到汉朝就遭到淘汰了。

语言文字本来就是约定俗,什么是约定俗成,那就是民众认可。专家在审定词语的时候,也应该知道避讳,不要引起歧义。如果专家认为没有必要避讳,那么雨伞遮雨时叫雨具,遮阳时岂不就成了阳具。专家自己取名字,怎么没有取为X太监的呢?X太监从字面意义理解,还是很厚重的,太比大还大,权威嘛,监,学监,监察,有权威的大学问家,多好的名字,可惜,避讳,不敢用。而阴道就不避讳,可以滥用。不应该批评民众网友都恶浊、下流。正是因为民众网友想到了这些恶浊,才自觉的在平时里不用错写错。网民在网上对专家泼屎灌尿,是避免专家口吐屎尿,毒害下一代。

文化的根在民众,但愿专家放下贵族的架子,植根于民,汲取营养,做一个民众喜爱、尊重的学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