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中国译制片已死[版主已阅]

那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中国译制片已死

上网乱逛,发现一篇文章:《陈丹青 译制片已死》,没想到,陈丹青也好这一口,再一看,原来这人还是中国译制片的忠实FANS.所谓中国译制片,有些非主流或新一代有点不了解,这是指新中国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引进的一批由中国人配音的外国电影。

70后80后都渐渐老去,老了,就慢慢变得顽固,有些怀旧,就会找些东西来寄托,译制片是其中之一。说起老日子,好日子,就提译制片,这本身就说明译制片属于过去时。

我说,中国译制片已死,很多人无法接受。《陈丹青 译制片已死》一文中,陈丹青也没说明中国译制片的死亡原因,在这里,和同好们探讨一下,以防别人说我学舌。上世纪的70年代到80年代是中国译制片的黄金时代,很多译制片在坊间流行一时,为什么呢,因为中国译制片经过那些一流的配音大师处理后,加入了中国元素,有了中国人的感情和声音,反映的是中国人的生活。大家仔细看一下,就会发现,童自荣的《佐罗》、《黑郁金香》中的主角像不像我们中国武侠小说中那种潇洒的游侠;《虎口脱险》中的两个老头子是不是有很多中国人的影子;至于南斯拉夫的《桥》的那首经典“朋友,再见吧”用中文唱出来,简直是为中国的反法西斯战士度身定做(说实在,太好听了,我想我老了之后,一定要常常听听,来打打气)。或许,这些电影本身就有了跨域民族国界的艺术因素,而译制片的手法则是加强了中国的特色。而同期的一些译制片,则很难成为译制片经典,如,《教父》《星球大战》等等,当然这些电影的原作的确一流,但用译制片的加工处理明显是画蛇添足;同样道理,周仓健的《海峡》和《追捕》通过译制片的处理方式无疑是锦上添花,而他的《夜叉》如果变成译制片,我认为并不理想,我记得上个世纪刚刚看《夜叉》原作的时候,差点惊掉下巴,这无疑是周仓健的巅峰之作,但这个周仓健和译制片的以往的周仓健明显是不同的。一句话,好的译制片就是地道的中国货。

译制片在坊间流行一时的第二个原因是,译制片打开了一扇窗口,让国人开眼看世界,而70年代末的国人需要开眼看世界。无疑,译制片为封闭多年的国人带来了很多外部世界的信息,这其中的好坏作用早有人评论,不再学舌,只说一两趣事。CCTV-6电影频道一次邀请当年《野鹅敢死队》的配音演员来做节目,节目当中,这位老配音演员讲起如何为一个同性恋的老兵配音,这位老兵把他的心上人称作“世界上最好的直肠专家”,那时的国人可能没几个能领会当中意思,这个情节把现场的观众逗得哈哈大笑。而在崔永元的一个译制片的电影专辑当中,一些译制片的FANS回忆当年的译制片流行的时候,曾经这样形容“当《哈里森敢死队》放映的时候,连街上的小偷都停止干活”。而陈丹青把译制片看做是文艺体制外一片“编外”的天空,“从空中散播着人性的声音”,也可以看出这是国人了解外面世界一个很独特的渠道(这话有些过了,拜托新老愤青不要老是把我们的文艺体制说得像活棺材一般,陈丹青之流应该明白,译制片的没落,正是因为国人有了更多的渠道来接触外部的世界,所以才给机会他呻吟两下)。

今天,译制片的没落死亡,是因为以上两个因素中国社会都已经不再存在,今天的中国人,有更多的渠道来反映自己的生活和思想,他们也更多的渠道来直接了解面多外面的世界。但是,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译制片的黄金时期的确是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正如崔永元的电影专辑中所讲“那时天总是很蓝,时间总是过得很慢”,步入其中,让人流连忘返,如痴如醉,译制片已成为一代人心中一个很温暖的角落,虽然,他正慢慢远去。


本文内容于 2011/5/22 12:13:21 被ak47u571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