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墓里的诅咒(原名:魅影) 魅影 6

老何 收藏 0 1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9.html[/size][/URL] 6 毒蛇吐着血红的信子,一对三角眼死死盯着闯入它领地的5个不速之客。 李小琪吓得直往孙达明怀里钻。孙达明紧紧搂住李小琪,嘴里说着“别怕”,可身子却已经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迟鹏端起了上山时用的拐棍,瞪着俩眼跟毒蛇对峙。钱程脸色白得好像要透明,满身搜着能当武器的东西,最后只掏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9.html


6

毒蛇吐着血红的信子,一对三角眼死死盯着闯入它领地的5个不速之客。

李小琪吓得直往孙达明怀里钻。孙达明紧紧搂住李小琪,嘴里说着“别怕”,可身子却已经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迟鹏端起了上山时用的拐棍,瞪着俩眼跟毒蛇对峙。钱程脸色白得好像要透明,满身搜着能当武器的东西,最后只掏出了香烟和打火机,权衡一下,就想把打火机投出去。赵曦一把抓住了钱程的手:“别动!”钱程问:“为什么?我把它吓唬走啊!”赵曦把打火机和香烟抓过来,说:“不行!你投它只会激怒它,没好处!”想了想,从钱程的烟盒里掏出香烟点着一支。

钱程没好气地说:“靠!什么时候了你还抽烟?”

赵曦把钱程扒拉到一边,说:“你不懂!”说完,丢掉香烟和打火机,半蹲身子盯着毒蛇。

毒蛇感觉到了对面的威胁,信子急促地吐着,发出“嘶嘶”的尖啸。

迟鹏刚想近前用棍子打蛇,不料却被赵曦拉到了一边。赵曦顺势扑过去,一口浓烟喷向毒蛇。毒蛇身子一缩。没等它再动,赵曦一把抓住毒蛇的七寸,另一只手快速在蛇身上捋了几捋,然后把打蔫的死蛇丢到了一边,回头笑道:“没事了!”

钱程过来,顺手从赵曦手里抢过香烟,美美地吸了一口,回身得意地对李小琪说:“还怪我抽烟?要不是我抽烟,大排见了毒蛇就成死排了!”

李小琪从孙达明怀里挣出来,不服气地说:“没你那破烟,大排照样能收拾毒蛇!再说,还有盖瓦的棍子呢!”

钱程不屑地说:“别不懂装懂!那毒蛇小名叫‘顺杆爬’,你要是打不中它要害,顺势上来就是一口——盖瓦幸亏没上去,上去就凶多吉少。”

孙达明也缓过劲来,插嘴说:“棍子再不济也比烟卷、打火机强啊!用打火机打蛇,真亏你想得出来!”

“靠!”钱程恼羞成怒,“哥们儿好歹那也算打蛇,总比你搂着个女人打哆嗦强啊!”

赵曦喊了声:“都别嚷了!还是检查一下丢东西没有,快点走——时间可不早了。”

众人收拾好,赵曦抢过迟鹏手里的棍子在前面开道,把拦路的杂草、树枝打得“噼啪”直响。钱程奇怪地说:“大排,你是不是精力过剩,别冲着树枝子撒气啊!回头下山我给你找个‘小姐’下下火就行了!”

李小琪扭脸啐了一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钱程笑道:“狗嘴里自然没有象牙,难道你嘴里有?”

孙达明道:“我看你小子连‘八戒’都不配叫,还自称‘佛爷’?整个一拉皮条的大茶壶!”

一句话引得大家一阵哄笑。赵曦说:“你还别说,钱大官人长得真还有点茶壶的样子!”

迟鹏笑道:“那以后就正式命名钱大官人叫‘大茶壶’!”

“靠!”钱程不服气地说,“我还‘茅坑里扔炸弹——激起民愤(粪)’了啊?”

孙达明说:“你这不叫‘激起民愤’,应该叫‘民愤极大’!”

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孙达明问:“大排,别怪大茶壶问,我也纳闷,你打树枝干什么啊?”

赵曦边打边说:“我这就叫打草惊蛇。蛇听见声音,自然远远躲开,咱们就安全了啊。”

李小琪拍手说:“哇!大排,你好厉害!我好崇拜你哦!”

孙达明带着酸味地说:“你崇拜他?他的大臭脚丫子能熏你俩跟头!”

赵曦道:“我靠!老四,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行不?有劲你提大茶壶去!”

钱程做出一副愁眉苦脸到样子说:“诸位,别提大茶壶行不?我觉得刚才大排喊的那个名字不错。你们不愿意叫‘佛爷’,要不叫‘大官人’?顶多我跟西门大官人齐名啊!”

迟鹏笑道:“西门庆?你能混个应伯爵就不错了!”

李小琪问:“应伯爵是谁啊?”

一句话把大家都问傻了。赵曦吭哧了半天才说:“应伯爵吗?自然是姓应的伯爵。对了,听说过吸血鬼吗?应伯爵就是吸血鬼!”

李小琪疑惑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不相信地说:“吸血鬼?你们骗我呢吧?孙达明,告诉我,应伯爵是谁?”

孙达明急忙转移话题:“你管应伯爵是谁呢?不过,我看八戒那淫荡样,叫潘金莲还差不多!”

“靠!”钱程急道,“别胡说八道啊!咱们好歹也是雄性啊!”

赵曦说:“对!你是雄性!狗熊之性!”

一句话,又引起一片笑声。

说笑中,路程就显得短,几个人不觉中已经到了青云观后面。

走出乱树丛,众人只觉得别有洞天。紧挨着青云观后墙是一大片空地,清扫得干干净净。

望着紧闭的后门,迟鹏奇怪地说:“那小道士不是说后面是禁地吗,怎么还有人打扫啊?”

赵曦说:“你管他禁不禁的,还是快找你鬼朋友的坟吧!”

众人到了空地另一边,见眼前松柏林里落叶成盖,根本就没有“英年早逝”所说的小路。阵阵凉风从林中吹出,隐隐带着啸声。

孙达明打个寒战:“哥儿几个,既然找不到那坟,我看咱还是快回去吧。”

李小琪翻个白眼说:“你要是害怕就自己回去,没人拉你!”

钱程笑道:“小琪,老四走了,我保护你!”

李小琪又是一个白眼:“你?我可不敢,让大茶壶保护的可不是什么好女人!”

赵曦笑道:“大茶壶,你算是倒霉透顶啦!”

几个人说笑着,却见迟鹏顺着林子边走了几个来回,忽然喊道:“大家看看这里跟别处有什么不一样?”

众人过去,左右打量了一番。孙达明说:“这里的落叶太整齐,好像是人撒上去的!”

迟鹏点点头,从赵曦手里拿过棍子,拨开落叶,呈现在众人面前的竟然是一条干净得没有一丝尘土的青石路!

赵曦拉住要往前走的迟鹏,小心翼翼地在前面用拐杖拨开落叶寻找着小路前进,后面几个人紧紧跟随着。

树林里凉风袭来,孙达明不由打个冷战,抬头看看,只见参天的大树几乎遮住了所有的阳光,而从枝叶缝隙中投过来的也在枝叶的晃动中变成了一片飘渺的朦胧;往前看,黑咕隆咚的仿佛到了夜间,心里害怕起来,说:“哥儿几个,我看咱们还是别往前走了,别再迷了路!”

钱程回头笑道:“老四,你是害怕了吧?别怕,即使前面有女鬼,看你文质彬彬的也不会吃你,最多抓你回去做个压寨老公!”

李小琪白了钱程一眼:“你个大茶壶别吓唬他行不?知道他胆儿小还这么说,找挨收拾呢!”

钱程做个鬼脸,道:“就你这小胳膊嫩腿的,还想收拾我?别把自己卖给我这个大茶壶干特服就行!”

李小琪脸一红,啐道:“呸!德行!”

迟鹏拉了一把还要还嘴的钱程:“好了!少说两句,跟上!”

越往里越暗,忽然,落叶没了,前面出现了一条平整的青石小路。赵曦笑道:“就是这里了!盖瓦,要是找见了你那女鬼朋友,可得好好谢谢我啊!”

没等迟鹏答话,李小琪不服气地说:“你怎么就知道是女鬼啊?为什么不是男鬼?”

“笨!”钱程一咧嘴,“没听说过异性相吸吗?要是男鬼,早就找你去了!”

“切!”李小琪不屑地说,“要是男鬼也得找你个大茶壶,让你给拉个皮条!”

“知音啊!”钱程一把拉住李小琪的手,夸张地摇了几摇,“原来是同道中人,和我一样是好色之徒啊!”

李小琪涨红了脸,抽出手啐道:“呸!谁跟你是同道中人?”

钱程摇晃着脑袋说:“是是!你跟老四才是同道中人!”

“那是!”李小琪得意地说,“你这辈子没指望了!”

众人一阵大笑,笑得李小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了?”

迟鹏指指孙达明,又指指李小琪,笑得说不出话来。赵曦笑得捂住肚子,把拐杖也丢在了一边。孙达明红着脸一拉李小琪:“你就少说两句吧,又让大茶壶给绕进去了!”

李小琪奇怪地问:“我怎么让他绕了?”

孙达明哭笑不得地说:“他那意思是说咱俩是好色之徒!”

李小琪这才明白过来,气呼呼地踢了钱程一脚。钱程早有防备,闪身躲开,夸张地叫了一声。不料,他的叫声未落,林子里忽然传出了一声女人的尖叫!

几个人立即停止了争吵,向林子里望去,可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见,再仔细听,却没了叫声,只听见山风鼓动林涛,发出了“呜呜”的声响。

几个人只觉得头皮发痄,汗毛都立了起来。一向标榜自己胆儿大的钱程哆嗦着说:“盖瓦,这林子有点邪……邪门!咱们还是回去吧。”

迟鹏也哆嗦着,但却咬着牙说:“不!弄不清怎么回事我就不回去!要害怕你们先走,我自己去!”

赵曦蹲在地上仔细往前看,却什么也看不见,听见钱程也要回去,就说:“大茶壶,你跟老四他们两口子先回去,我跟盖瓦去前面看看。”

孙达明说:“我看行!咱们仨在林子外等着,要你们俩一个小时后再不出去我们就报警!”

李小琪翻个白眼说:“要走你们俩走,我跟他们进去看看!”

孙达明带着哭腔道:“我的小姑奶奶,你就别添乱了!”

李小琪噘着嘴说:“反正我不回去!大茶壶,你不是老说自己胆儿大吗,怎么今天草鸡了?等回去我就在女生里说你是牛皮大王!”

钱程最受不了在女生面前丢面子,一听李小琪的威胁,忙摆着手说:“我可没说要回去,我只是提个建议——靠!我佛爷什么时候怕过鬼?要是男鬼,老子抓回去当仆人;要是女鬼,老子抓回去开妓院,真当一把大茶壶!”不料,话音未落,却听见前面林子里又传来一阵女人的哭声,吓得钱程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变得煞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