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大战一触即发,中国政府加紧做好四件大事!

xtw2222 收藏 0 344
导读:印度总理辛格承诺将提供5亿美元援助阿富汗重建   [时事点评]在之前的点评中,针对“美国就地(巴基斯坦境内)击毙本。拉登并立刻宣布”一事,我们曾经给这样一组观点,即:   第一,从本质上讲,“正式宣布本。拉登被打死”是美国决策层面对“国际局势的飞速变化”、经过“再三权衡”才做出的决定。而这原本就是“美国共和党(小布什政府)与民主党争夺总统宝座”打至最激烈时“都不舍得拿出来的”一份“成绩单”。   ●再谈一种“简单认为”或“任意夸大”的观点   第二,任何简单认为“本。拉登之死”与美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印度总理辛格承诺将提供5亿美元援助阿富汗重建


[时事点评]在之前的点评中,针对“美国就地(巴基斯坦境内)击毙本。拉登并立刻宣布”一事,我们曾经给这样一组观点,即:


第一,从本质上讲,“正式宣布本。拉登被打死”是美国决策层面对“国际局势的飞速变化”、经过“再三权衡”才做出的决定。而这原本就是“美国共和党(小布什政府)与民主党争夺总统宝座”打至最激烈时“都不舍得拿出来的”一份“成绩单”。


●再谈一种“简单认为”或“任意夸大”的观点


第二,任何简单认为“本。拉登之死”与美国全球战略的“重大调整”毫无关系的观点,都是有必要反省的,但与此同时,任何将其夸大为“实质性调整”的观点也是值得商榷的。


第三,东方评论员认为,在“这个时间点”上,华盛顿决策层经过“再三权衡”才终于决定“申领”“正式宣布本。拉登被打死了”这张“精心保留”了多年的“成绩单”,显然有多层意图(详细内容请参阅之前点评),其中的几层就是:


●再谈美国意图将“中国的巴基斯坦通道”置于“极其困难的困境”之中


1):意图将“中国的巴基斯坦通道”置于“极其困难的困境”之中。而为达此目的,通过所谓的“特别军事行动”、再到“正式宣布本。拉登被打死了”、接着是“验明正身”、迅速将其抛入大海、销尸灭迹等,这一“一气哈成”的精密计划,不过是将“中国的巴基斯坦通道”置于“极其困难的困境”之中的第一步。


●美国决策层意图向“方方面面”、特别是印度展示两种“特种能力”


2):意图向中国、特别是巴基斯坦军方“高调展示”其“在巴基斯坦境内特种作战”的“特种能力”,即:


首先,这种“特殊作战能力”是指“美国具有随时夺取巴基斯坦核武库”的“特殊能力”。


值得强调的是,美国刻意、“公开”演示该“特殊能力”的一个重大意图就是想让“印度军事力量”相信:在关键时刻,只要“美印”通力合作,就根本不必担心来自“巴基斯坦核武库”的“核威慑”。


其次,这种“特殊作战能力”是指“美国具有‘随时摘除’巴基斯坦军方指挥系统(请注意我们的用词)”的“特殊能力”,显然,这是一种“斩首能力”。


值得强调的是,美国刻意、“公开”演示该“特殊能力”的一个重大意图就是想让“印度军事力量”相信:在关键时刻,只要“美印”通力合作,印度也就相当于获得了这种“斩首能力”。


3):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有必要特别指出的是,所谓“关键时刻”,其中之“一”,就是印度与巴基斯坦之爆发军事冲突的那一刻。


4):以“本。拉登之死”为转折点,由“美国资本”代言之“西方资本”控制下的国际石油、贵金属(黄金、白银)、及其它大宗商品发生一波暴跌。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美国资本”这是在向中国、特别是印度“高调展示”其“经济、特别是金融上的特殊能力”。因此,在亲眼目睹国际投机市场这一神奇“倒V字反转”之后,印度“似乎相信”了由“美国资本”所代言的“西方资本”操控国际商品市场的“特殊能力”,显然,这是一种“经济、特别是金融上的特殊能力”。


值得强调的是:“美国资本代言的西方资本”所具有的这种“经济、特别是金融上的特殊能力”,在我们历次讨论中,恰恰是我们极其警惕的,这的确是“西方资本”可以循“埃及之乱”模式,用来引爆巴基斯坦之乱、特别是印度之乱的一种“特殊能力”。

●美国通过“就地击毙拉登”的所谓“秘密行动”想实现的战略意图


5):因此,我们的观察结论是:美国通过这次所谓“秘密行动”而“刻意展现”的这种“特殊能力(军事与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一个极其重要的意图就是再一次地“威、逼、利、诱”印度,凭借美国特种部队、特别是美国资本围绕“拉登之死”所高调展现的所谓“特殊能力”、给“恐惧印度之乱”的印度“指出一条生路”,但也同时附加了“逃生的条件”,那就是:印度必须实质性配合美国的南亚破局。


●印度“已经接收到”这一信号,但“仍在权衡”之中


6):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最新的形势发展已经充分证明,“印度方面(请注意我们的用词)”“已经接收到”这一信号,但“仍在权衡”之中。


下面,我们先在“印度已经接收到这一信号”的层面来展开。


●以“美国能”为依据、印度竟然公然声称“印度也能。。。。。。。”


显然,在我们看来,从印度的种种反应来看,这种“已经接收到”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之前、还忙着请巴基斯坦总理赴印度观赏板球比赛的“印度方面(请注意我们的用词)”,继公开指责“巴基斯坦是恐怖分子的天堂”之后,居然“指”着美国此次演示的“可迅速夺取巴基斯坦核武控制杈”与秘密斩首“巴基斯坦军方指挥系统”的所谓“特种秘密作战模式”,以“美国能”为依据、公然声称“印度也能。。。。。。。”;


●美国决策层给“恐惧印度之乱”的印度政府“指出一条生路”的“核心理论”之所在


其二,是印度执政党国民大会党主席索尼娅•甘地的儿子拉胡尔“5月11日晚(请大家注意这个时间点)”遭北方邦警方短暂拘押,原因是“他参与当地农民反对政府占地修建公路的抗议活动”。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其二”是印度的内政问题,我们无意置评其是非曲直。


但是,援引这条新闻,只是想强调一点,既:利用印度“民主选举政治制度”的致命弊端(西方势力通过资本就可极大地左右其国内政局)、利用印度社会层面极其尖锐的社会矛盾、利用印度宗教层面极其尖锐的宗教矛盾,利用印度经济极其依赖西方资本的事实,利用印度粮食问题不能自己独立解决的短板,利用印度与中国、巴基斯坦之间的主权争端,等等,恰恰是美国决策层围绕“拉登之死”、刻意、高调展现其所谓“特殊能力(秘密行动的军事能力)”,给“恐惧印度之乱”的印度政府“指出一条生路”的“核心理论”之所在。


●美国决策层给“欲逃生的”印度附加一条苛刻“逃生条件”的“傲慢”之所在!


不仅如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美国决策层围绕“拉登之死”、刻意、高调展现其所谓“特殊能力(操纵国际市场,令国际原油、大宗商品形成倒V字反转的金融能力)”,则是美国决策层给“欲逃生的”印度附加一条苛刻“逃生条件”的“傲慢”之所在!


至于“其一”,虽然是“口头”上的威胁,但由于与“其二”有本质的不同,因此,我们有必要对其展开。


我们认为,表面上看,“其一”不过是“印度军方”通过“拷贝”美军“击毙拉登”所展示的“特别能力”,借机公开威胁巴基斯坦。但实际上,这是“印度方面”在“美国军方刻意展示的特殊军事能力”引诱下、在“美国资本刻意展示的特殊金融能力”的威胁下,通过“公开策应”美国南亚政策的方式,向中国南亚、中亚政策施加战略压力。


当然,如果在金融层面去看,“美国资本”围绕“拉登之死”刻意展示的“特殊金融能力”也是有着极其现实的“金融意义”,那就是:通过这种操控下的大幅回调,为随后的的第三次所谓“量化宽松”腾出空间,从而也就是为国际原油、大宗商品价格等更加猛烈的一波上涨进行技术准备。●印度在顺着“美国意图”这根杆子往上爬


而就如我们之前所指出的,根据我们的观察,就这个所谓的“秘密行动”本身而言,“巴基斯坦方面”是“事先知情”的,不知道的仅是“行动的结果是拉登被就地击毙、且立刻公布”。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就那个“印度能。。。。。”引以为据的“美国能。。。。”而言,它其实与奥巴马那种大嘴鼓捣了几年的“我能。。。。。”一样,根本就名不符实,显然,这个所谓的“印度能。。。。。”基本上就是在顺着“美国意图”这根杆子往上爬而已,名里是借机威胁巴基斯坦,实际上却是在策应美国南亚政策,既:对中国施加最大限度的战略压力。


而这,正是给印度“指出一条生路”的美国人眼下最为需要的。而这,也恰恰是恐惧“印度之乱”的印度,在顺势、初步满足那一“逃生条件”。


●“中美此番战略对话”结束之后,“方方面面”可谓动作频繁


前面提示了,请大家注意5月11日这个时间点。


之所以“如此这般”,在于“这”个时间点的“前”或者“后”,“方方面面”可谓动作频繁,这集中表现在这样几个侧面:


第一个侧面,是“中美第三次战略与经济对话”与“首次安全战略对话”于5月10日结束,并再次达成“一系列协议《中美关于促进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和经济合作的全面框架》”,从而“各取所需”的、向“方方面面”发出一系列信号之后的“第一天”。


也就是说,从5月11日开始,甚至更早一点儿,从5月10日的下午开始,接收到上述信号的“方方面面”就开始有了“正式反应”。


●“中美双方”都在“各取所需”的做着同样的一件事情

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尽管“中美第三次战略与经济对话”与“首次安全战略对话”达成了一些“值得一提的意向”,但说不上是取得“实质性成果”,因为“中美双方”都在“各取所需”的做着同样的一件事情,即:


一方面“双方”都不约而同地把“共同合作”的“心愿”许得非常动听,将“双赢”的“态度”摆得非常诚恳(这方面,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希拉里与盖特纳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与“逢山开路、遇水叠桥”),但另一方面,“双方”也都公开地“着重”强调“期望兑现(这方面,最具代表性的、又莫过于王岐山副总理拿胡锦涛主席2月访美所达成协议的落实问题说事儿)”的问题。●针对胡锦涛主席1月访美期间双方边成的一系列协议,我们曾经给出的观点


讨论进行到这里,我们不妨回顾一下我们针对胡锦涛主席1月访美期间双方边成一系列协议给出的观点。


第一,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胡锦涛主席1月的“如期访美”,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展开的,既:中美在“第三波排列与组合”中“直接交手”、美国为“天下围攻中国”悍然制造了个“天安号事件”、外加一个“南海问题国际化”,而中国则通过强行介入中东的方式、在欧盟与俄罗斯等的策应下,将“大国间战略利益主要交换平台”从南亚方向推到了中东方向,从而奉还了一个“一切都可在中东谈”的大国博弈新模式,并最终令“南亚破局”不成的美国反倒不得不面对一个“中东破局”的形势。


第二,非常清楚,在我们的讨论中、被定性为“以中美直接交手为主线”的第三波排列与组合,其演绎过程,最终突出了这样几个侧面,即:


第一个侧面,是以美国总统奥巴马2009年11月访华失败、回国便宣布大规模增兵阿富汗为标志,冲着中国、更冲着“方方面面”摆出一副准备在南亚“强行破局(政治、特别是军事层面)”的架式。


第二个侧面,针对第一个侧面,中国的应对方式是:于2010年1月11日用“领先美国的”“中段反导”打掉美国“反导技术绝对优势的神话”,从而打掉“明修栈道式(政治、特别是军事层面)”南亚破局的“自信心”,还撑起各路“地方王”的信心,并一举打开“尊王攘夷”的战略运行空间。


第三个侧面,针对第二个侧面,美国的应对方式之一是:伙同韩国亲美势力制造“天安号事件”,辅之以伙同越南等所谓“南海国家”掀起的“南海问题国际化”,外加伙同日本挑起钓鱼岛争端,以打造“在联合国框架外、更加严厉制裁朝鲜(其实是制裁中国)”的架式为主线,在东亚、特别是东北亚方向对中国利益展开围攻。


第四个侧面,在第二个侧面,美国的应对方式之二是:利用一心想“通吃中美”的欧盟与俄罗斯、以打造“在联合国框架外、更加严厉制裁伊朗(其实是制裁中国)”的架式为主线,在中东、中亚、特别是南亚方向对中国利益展开围攻。第五个侧面,不论是方式一、还是方式二,美国的意图在于:通过“天下围攻中国”的阵式、实现或“明修栈道式(政治、特别是军事层面)”、或“暗渡陈仓式(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南亚破局的目的。


第六个侧面,是中国循着“尊王攘夷”的策略,策应“有心通吃中美”的欧盟与俄罗斯,在美国核心利益集聚的中东方向,不仅“还”了美国一个“以色列袭击土耳其国际救援船队”事件,还正式提出“以色列核问题”,从而以强行介入中东的方式,正式与美国拉开了“东亚问题在中东谈”的架式,对美国利益进行了猛烈反击,并利用“三边撕裂”内部不可调和的矛盾、以及“美元本位制”是“世界公敌”的事实,不仅成功地在汉城G20峰会上,反手形成“天下围攻美国”的架式,做好了准备“中东破局(中东既有格局是美元本位制的基石)”、甚至打破“全球既有格局(全球既有格局是西方资本主导全球经济、特别是金融秩序的基石)”的战略准备。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