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天启三年九月,屹立在草原上的新城鄂尔多斯建设完毕,蒙古人开始为了它闹内讧,科尔沁部南移至辽蒙边界,多尔衮等人继续在深山里积蓄力量,今年秋天和山外贸易所获颇丰,不仅有大量的粮食和布匹,甚至还有少量的武器被山外的后金贵族送了进来。

天启三年十月,熊廷弼升任兵部尚书,袁崇焕又回来了,接任辽东总督,后金部族开始向草原进军,在迅速的突击下俘虏了最靠近大兴安岭的几个小的蒙古部落,多尔衮采纳了范文程的建议恩威并施,并拿出自己的粮食和这几个部落共享,平等的对待每个部落的人,多尔衮还娶了每个部落首领各一个女儿作为自己的妻子并将部落里的女人也奉送了一个给每位首领,迅速的收复了这几个小的部落,后金的实力开始稳步上升。

天启四年四月,在吞噬了大量的小部落之后现在后金已经拥有五万多人口,将近一万的青壮年,成为了草原上一股新的势力,多尔衮等人采纳了范文程的意见行事极其低调,正在为鄂尔多斯争吵的蒙古诸部还没有一个人发觉正在他们身旁崛起的后金。

天启四年十月,蒙古诸部结为同盟将霸占了鄂尔多斯的察哈尔汗给赶了出去,草原上进入混战时期,多尔衮却趁此时机大肆发展,人口达到十万,可以作战的青壮年将近两万人,牛羊马匹无数,通过后金贵族暗地里的支持和鄂尔多斯的贸易多尔衮再次兴起了自己的部族并瞒过了所有的人,锦衣卫的密报传递也因为多尔衮的严加盘查变得艰难起来,现在范文程在后金出谋划策的情报才刚刚抵达朱由栩的手里,正在算计江南海盗的朱由栩也确实像范文程所说抽不出精力没有看见这份极其重要的情报,事情的发展按照范文程所期盼的那样进行着,后金又一次掌握了辽东和草原上的情报主动权,骄傲的辽东军的末日正式进入倒计时。

天启五年六月,后金人口数量突破十五万,可以作战的后金骑兵达到了四万多人,后金新一代的年轻将领豪格,卓布泰,鳌拜等人在这两年的征战中也都显示出不输与当年努尔哈赤手下将领的勇猛,在范文程的举荐下宁完我等大批的汉奸也加入了后金的怀抱,现在的后金已经敢明目张胆的侵吞其他大型的蒙古部落,对于突然兴起的后金蒙古诸部感到惊愕,也迅速的组成联军与之抗衡,双方交战激烈,互有胜负,科尔沁部则明里中立暗中支持后金,在科尔沁部后金获得了大量的武器和粮食补给,锦衣卫的情报输送给加艰难,朱由栩此时正忙着在云南的深山里种自己的罂粟,基本上与外界不再联系。

天启五年七月,多尔衮派出使者向鄂尔多斯诸位大汗表示友好,并自愿奉还了大量后金劫掠的蒙古诸部的女子牛羊马匹,双方在科尔沁部的调解下宁完我率领索尼等后金重臣秘密的抵达了鄂尔多斯,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向蒙古诸位大汗讲解朱由栩的阴谋,陈述利害关系,本身也知道朱由栩的阴谋但是却又无法脱身的蒙古诸部在范文程等后金谋士的策划中也在暗中摆脱了朱由栩的掌控并和后金达成同盟,后金开始向北方大举扩张,兵锋直指西伯利亚,并在一路之上吞并所有他们看的见的任何部落。

天启五年八月。

“卓布泰,你看前面的那个营地怎么和蒙古宿营地不太一样?”豪格远远地望着前面的一个宿营地,外面深深的壕沟和四角高高的塔楼无不显示出这个营地和蒙古人的不同。

“哥萨克,这些人是哥萨克。”同行的蒙古人有些畏惧的望着前面的宿营地。

“哥萨克?什么是哥萨克?”卓布泰不是很清楚这些令蒙古人畏惧的哥萨克是什么人。

“这是哥萨克人的宿营地,他们凶暴残忍,会杀死父母再用父母的尸体来生火烤熟婴儿吃,他们是恶魔。”身旁的蒙古人对哥萨克恨之入骨:“他们说他们是最恨蒙古人的哥萨克,他们的刀叫做鹰之利爪,锋利无比,他们还有射程很远的火铳和火炮,他们的马也要比我们蒙古马要好,唯一比不上蒙古马的地方就是他们的耐力没有蒙古马长,长时间奔跑的时候他们慢慢的就会被蒙古马甩掉。”

“他们也有很厉害的火器?有大明的厉害吗?”卓布泰曾和大明的关宁铁骑做过战,对大明进攻之前那密集的掷弹筒攻击可以说是怕到骨髓里了,每次他们排好阵型想要和大明骑兵堂堂正正的决一雌雄时大明的掷弹兵就会发射那铺天盖地的火雨,他们的人就会像被秋风扫过的落叶一样落下马,在他们惊魂未定的时候大明的骑兵就已经挥舞着泛着青光的战刀冲了过来,自己的马刀一旦和大明的战刀相撞自己手里就只会剩下半截刀,现在卓布泰手里的战刀是他杀死了一名大明的骑兵之后夺得的,为了杀死这名骑兵自己死了五个人才让自己找到机会把自己手里的半截刀捅进了那名骑兵的胸膛里,即使是现在他在睡梦中也经常被那一场场血战所惊醒。

“我们没有见过大明的火器,但是这些哥萨克的火器都很厉害。”虽然隔得很远但是哥萨克营地里传来的火铳射击声却是不绝于耳,身旁的蒙古人有些畏惧这个声音。

“那咱们就好好的试试这些所谓的哥萨克,看看他们是不是向你们蒙古人说的那么厉害吧。”豪格从来没有和哥萨克或者辽东铁骑交过手,被身边的蒙古人一说年轻人的好胜心让他急切的想和这些哥萨克交一下手。

斯洛托夫斯基是外贝加尔哥萨克的一名小队长,手下有十名哥萨克骑兵,他本来是莫斯科外一个农庄的农奴,在趁农庄主不注意的时候偷了一匹马逃到了外贝加尔加入了哥萨克,他为人心狠手辣每次作战都冲锋在前,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杀死那些游牧的蒙古男人,强暴他们的女人,夺走他们的牛羊,今天他又带领着自己的小队出去狩猎那些蒙古人,今天运气不错,才出来二十来里路就远远地看见一些蒙古人惊慌失措的赶着牛羊逃命,斯洛托夫斯基拔出他心爱的恰西克向前一挥:“勇士们,狩猎的时间到了。”喊完之后率先冲了上去,前面的蒙古人连他们的牛羊也不要了,扔下他们的牛羊就想逃跑,这是三十多名蒙古男人,在斯洛托夫斯基的眼里他们的头颅就是自己的战利品,哥萨克们狂妄的追赶着比他们数量还要多三倍的蒙古人,一边追赶一边使用火绳枪设计,每一声枪响前面的蒙古人就会有一个落马的,后面的哥萨克就会使劲的欢呼,站在远处小山丘上的卓布泰和豪格神色冷峻。

斯洛托夫斯基正在追赶的时候前面的蒙古人都停了下来,拔出自己的马刀转身向自己冲来,哥萨克们大笑着放下火绳枪也拔出自己的恰西克迎面和面前的蒙古人对冲,斯洛托夫斯基嘴里怪叫着挥舞着手里的恰克西冲在最前面,和对面的蒙古人一交手他就一个顺劈砍掉了对方的脑袋,鲜血喷溅了他一脸,一个对冲之后自己这一方没有损失蒙古人却伤亡惨重,斯洛托夫斯基狞笑着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鲜红的血液涂抹在他的脸上再加上他那浓密的俄罗斯大胡子使他更加的像汉人传说中的判官,豪格和卓布泰已经无法容忍自己的儿郎这么白白的消耗下去了,一个呼哨之后豪格那一百多人的护卫蜂拥下去,直奔面前这十一名凶神恶煞的哥萨克骑兵,哥萨克骑兵不但没有畏惧反而充满了轻蔑的张狂大笑着冲向了十倍与自己的后金骑兵,远远地后金骑兵就开始弯弓准备射箭,哥萨克们也拿起自己的火绳枪瞄准,火绳枪的射程要远与后金的弓箭,哥萨克骑兵先行射击,十余名冲在最前面的后金骑兵应声而落,他们身后的骑兵对前面的兄弟连管也不管的继续向前冲,一轮弓箭之后哥萨克骑兵也有一半落马,斯洛托夫斯基肩膀上也中了一箭,他反而更像一头猛兽一样的使劲催马向前,手里的恰西克恶狠狠地将挡在自己面前的后金骑兵削成两段,再一刀砍翻紧跟着迎向自己的后金骑兵,他身后的哥萨克骑兵也一刀捅进了自己面前的后金骑兵的胸膛,后金骑兵毫不在乎自己胸膛里的刀也将自己手里的刀刺进了对面哥萨克的肚子里,两人双双落马,等斯洛托夫斯基砍翻第四个后金的骑兵时自己的背上也被后金的骑兵深深地砍了一刀,等到他杀死第五个后金的骑兵冲出了后金的阵型时他的身边已经没有哥萨克骑兵了,他自己也被砍了数刀身受重伤,后背那一刀更是砍到了他的骨头上让他剧痛无比,斯洛托夫斯基调转马头,挥舞着恰西克再次向后金的骑兵发起冲锋,豪格也对这名哥萨克报以崇高的敬意,打马单独迎向了他,两人一交手豪格就干净利落的砍去了他的头颅。

“大贝勒,这一仗我们损失了将近六十名后金的儿郎,全歼对方十一名哥萨克骑兵,缴获战马十一匹,他们的战刀十一把,火铳十把,战利品不多啊,不过他们的战刀和我手里的一磕双方都有稍微的损伤,质量上看起来和大明的战刀相差不远。”卓布泰向豪格汇报情况,现在的豪格被封为大贝勒,多铎是小贝勒。

“你觉得他们和大明那所谓的辽东铁骑相比实力如何?”豪格也为这惨烈的战果而心痛。

“他们的火器比不上关宁铁骑但是他们近身战上要比关宁铁骑要强。”卓布泰在心里对比了一下双方。

“我知道了,回去吧,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对大汉他们好好的汇报一下吧。”本来对现在后金兵强马壮的形式感到乐观在心里有了和大明一战的希望的豪格再次把心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