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23.html


藤田的轿车缓慢地行驶在通化市里,他看见街道两旁满是拖家带口流浪的日本难民,那些挂在人们胸前用手捧着的白布骨灰盒显得格外的扎眼。

他也看见成帮结伙的穷苦中国人闯进日本人的房屋抢夺财物,日本居民被殴打着赶出了自己的家门。

那些中国人主要的抢夺目标是衣物和粮食,他们把那些质地很好的各式服装穿在身上,把红红绿绿的被子毯子和布匹披在肩上,有几个饥饿难忍的人索性在大街上打开了装大米的口袋手捧着生大米塞进嘴中大嚼了起来。

很快地就有一些中国人发现了日本人的这个车队,他们大声咒骂着用棍棒敲打着汽车,追赶着把砖头和石块砸在车窗和篷布上,车窗的玻璃被打碎出现了裂缝,车厢里下冰雹似的响成一片。

见此情景,路边房檐下一群一伙的日本难民纷纷躲藏了起来,男人们拉低帽檐,剪短了头发的女人们赶忙往脸上涂煤灰或尘土等脏东西,他们恐惧地垂着头挤在一起祈求平安。

黑暗的卡车车厢里的日本士兵个个咬紧了牙关,他们的脸上淌满了泪水,他们紧握刀枪的手在颤抖着,没有命令,他们只是保持着沉默。


藤田的车队好不容易离开了通化中心市区,汽车开始加速行驶,车里的人们脸上也显得轻松了一些。

就在这时传来了两声枪响,几辆汽车的轮胎同时发出了刺耳的刹车声紧急停在了路中央

藤田看到在前方的路上有一支全副武装的马队拦住了去路。领头的两个人骑着高头大马缓缓地来到轿车前,他们一左一右地来到轿车旁边,从马上弯下身来向车里张望。

“是山里下来的胡子。”司机目视前方嘴唇微动小声对藤田说道, 好

像是伊万诺夫和盖山虎。”

“哇,瞧瞧,原来是小日本啊,你们终于滚蛋啦,哈哈哈哈!伤心了吧?‘满洲’可是你们做梦都想要的地方啊!”司机一侧的车窗前出现一张被酒精染得通红的脸。

这个身材高大的伊万诺夫原是沙皇时代的军官,苏联十月革命后流落到了中国的东北,因为他懂军事,索性就拉了一支队伍占山为王当了土匪。他留着浓密的八字胡,头上仍然戴着沙俄时代的有着黑漆帽檐的军官帽,身上穿的也是沙俄时代的灰呢军装和灰色的军衣。现在,伊万诺夫俯身望着车窗里面,他粗重的眉毛下一双蓝色的眼睛流露出蔑视的目光,他说了句日本话: 萨尤呐拉(再见)!我,俄国人伊万诺夫,祝你们日本人从中国萨尤呐拉!永别了,别让我再见到你们,嗯?你的明白?今天的,你们的,统统死拉死拉地有!哈哈哈哈!”伊万诺夫狂笑着用鞭杆敲打着有裂纹的玻璃窗,窗玻璃哗啦啦地碎落下来撒在了司机的身上和腿上,司机的脸上显露出一丝惊恐的神色,但仍尽力保持着直立的坐姿。

在车窗的另一边出现的是中国人盖山虎的面孔。他身材魁梧,长着一脸络腮胡子,他头戴貂皮帽,身披一件黑呢子镶狐皮里子的大氅,身上十字交叉佩戴着两只驳壳枪。他从马上弯下腰,隔着一层玻璃,他的脸差不多贴上了藤田的脸。

“嘿,小日本鬼子,我跟你说话呢。”盖山虎口中的热气把玻璃变得模糊了,“妈拉个巴子的,还是个当大官的,干了坏事夹着尾巴想溜,没想到冤家路窄吧?看着我,狗东西的,我是来送你们上路的。想不到吧?我就是盖山虎,这颗人头你们悬赏五千现大洋要买呢!老子今天来是要算算账,看你们欠了中国人多少血债,看你这颗狗头能值几个钱?”

他用袖口擦去玻璃上的雾气,目光狠狠地盯着藤田,嘴里咒骂着,手中的皮鞭猛地朝着车窗抽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