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八章第五次战役——铁血的较量 第十四节“想一想我们或许永远不能挫败这支军队,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第十四节 “想一想我们或许永远不能挫败这支军队,是十分聪明的” “朝鲜战争是个无底洞,看不到联合国军有胜利的希望。” “我们在确定军事目标时,首先需要认识到,世界上大多数最基本的令人苦恼的问题是并不适宜用纯军事的办法来解决的。” 战线又回到了老地方,双方都认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十四节 “想一想我们或许永远不能挫败这支军队,是十分聪明的”


“朝鲜战争是个无底洞,看不到联合国军有胜利的希望。”

“我们在确定军事目标时,首先需要认识到,世界上大多数最基本的令人苦恼的问题是并不适宜用纯军事的办法来解决的。”

战线又回到了老地方,双方都认识到:要想凭借武力把对方赶出朝鲜是不可能的。

“所以,当力量消耗过大,超过了政治目的的价值时,人们就会放弃这个政治目的而选择媾和。”


古罗马的西塞罗曾经说过一句很绝妙的名言:战争当以和平为归宿。

人类渴望和平,然而,无论人们和平的愿望是多么美好,翻开人类的编年史,我们又何曾离开过战争?

有了国家和民族,就有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也就有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冲突,也就有了战争。

人类心中的郁结是:在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蓝色星球上,战争何时才能永远消逝?

从1950年10月到1951年6月,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参战后的战略反攻阶段。在此阶段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并肩奋战,在既无空中掩护,又无坦克支援,仅有少量炮兵参战掩护的情况下,连续进行了五次战役,将战线从鸭绿江边推回到四百公里以南的三八线附近,并以二十三万人的战斗减员为代价,歼灭“联合国军”二十二万余人,其中美军八万余人(美方公布数字为五万余人),比太平洋战争第一年美军损失的五万八千余人还多了一半左右,从而在根本上扭转了朝鲜战局,基本上达成了出国时的战略目标。

对于饱受百年凌辱和宰割的中国来说,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胜利。

美军的后方供应要从美国本土运来,他们虽然有空中保护伞,但是由于其运输线很长,供应量又很大,因此也同样存在补给问题,北朝鲜山多路险,公路和铁路都已被“联合国军”摧毁破坏,不便于高度机械化的“联合国军”行动。“联合国军”越向北推进,离釜山和仁川的补给基地就越远,补给就越困难,而中朝军队则恰恰相反。

美国在朝鲜半岛打了一年,已经付出了近十万人的伤亡代价,运往朝鲜的军事装备达一千五百万吨,直接战费一百多亿美元,这几项都比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第一年的消耗多一倍以上。1951年7月,美国的下一年度军费预算已增加到六百亿美元,每个美国人平均负担高达三百多美元,这个巨大的消耗理所当然地引起了美国纳税人的强烈不满。

战争爆发后,美国武装部队总兵力虽然从一百五十万人增加到了三百三十万人,但因为美国的战线遍布世界,仍然不敷使用。1951年5月,美国已有六个陆军师、一个空降团、和一个海军陆战队师在朝鲜作战,占当时陆军全部兵力的三分之一,海、空军也无法再向朝鲜机动兵力了。尽管如此,仍然感到与中国军队作战兵力不足。

早在1950年11月9日,美国陆军副参谋长、曾任美国驻华军队司令的魏德迈在美国西雅图发表谈话时说:


“中国人民拥有不可克服的优势。在一千万北朝鲜人中,组成了十五个优良的师团,这就给我们的军队造成了许多麻烦。那么在四亿七千五百万中国人民中间可以产生多少师团呢?这种武装力量的优势是值得考虑的。想一想我们或许永远不能挫败这支军队,是十分聪明的。”


英国人也向美国人指出,对中国进行不必要的挑衅是不明智的,美中交战就像鲸鱼和大象打架,谁也伤害不了谁多少,可是中国间接地给美国和联合国、特别是给英法反过来造成的伤害要大得多。英、法等国均已明确表示,将不再向朝鲜战场增派一兵一卒。英国参谋长会议甚至认为,即使苏联不干预,如跟中国正式公开交战,也会让西方受到致命的失败。连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也明确地认为:


“朝鲜战争是个无底洞,看不到联合国军有胜利的希望。”


自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的战略重心一直在欧洲,并把苏联作为其主要对手,因为欧洲有美国最主要的盟国英国和法国,欧洲也具有可供美国利用的雄厚的工业基础、大量的人力资源和许多重要的军事基地,还有靠近欧洲的中东廉价石油。而现在,美国的军事力量在朝鲜大量消耗,而苏联则养精蓄锐坐山观虎斗,这绝对是一种战略上的本末倒置。而此时,在克里姆林宫,苏联人对这一切正洞若观火,斯大林捏着他的大烟斗正笑弯了腰呢……

中朝军队虽然未能将“联合国军”赶下海,但在战场上仍显示出强大的战斗力,使美国军政高层感到自己深陷一场无法打赢的战争之中,美国政府终于达成了痛苦的共识:“只有傻瓜才会在碰都没碰共产主义世界的核心的情况下,同中国发生对抗。”美国国务卿艾奇逊也声称:


在朝鲜,“我们正在同错误的对手交战,我们打的是第二梯队,而真正的敌人是苏联。”


苏联对盟友的态度虽然让人齿冷,但它在西方面前拙劣的表演却让西方各国对其即敬畏又蔑视。丘吉尔轻蔑地告诉杜鲁门:“苏联政策的核心因素是恐惧。”而此时斯大林正在告诉印度大使拉达克里希南:“苏联只关心自身的安全和建立一条由对苏友好国家组成的缓冲带。”

虽然“联合国军”方面在五次战役末期得了分,但美国及其盟国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美国军政高层十分清楚,“联合国军”即使能打到鸭绿江边,非但战争不能因此而结束,反而意味着一场更大规模的战争序幕即将拉开。麦克阿瑟主张的“把战争引向中国国内”的建议,是一种没有战略头脑的、不顾现实的疯狂建议。而在朝鲜和远东泥足深陷越深,真正的敌人苏联得利就越大,而自己的受损就将越加严重。

此刻,对于美国来说,如果继续在朝鲜半岛打下去则无力取胜,寻求盟国的军事增援则得不到响应,长期僵持则消耗不起,寻求在朝鲜半岛以外开辟战场则担心引起世界大战,就此撤出朝鲜则太丢面子。前进不能,后退不利,美国军政高层为陷入进退维谷的窘境而感到苦恼 ——对于他们来说,朝鲜战争已经走进了死胡同。“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在其回忆录中也承认:


“我们在确定军事目标时,首先需要认识到,世界上大多数最基本的令人苦恼的问题是并不适宜用纯军事的办法来解决的。”


而在中国方面,第五次战役最后的结局最终使毛泽东和彭德怀认识到,在朝鲜进行的这场对外战争与国内战争相比因其对手不同而根本不同。在敌人海、陆、空现代化装备的立体作战优势面前,中国军队不可过分乐观于自己地面兵力的优势和敌人缺乏近战、夜战的能力,致使战争在开始时便不具备完成预想目标的条件。客观地说,在当时的情况下,志愿军还不具备大规模歼灭美军的实力。然而,中国军队成功地阻止了“联合国军”以武力“统一朝鲜”的企图,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胜利。

中国龙和美国鹰在朝鲜半岛上的搏击,恰似两位武林高手之间的过招,双方都在扬长避短,灵活善变,经过几轮的相互适应,双方都已找到了适合自己特点的打法。而且经过三番五次的反复较量之后,双方都彻底放弃了夺取完全胜利的想法。此时,朝鲜战争的交战双方对峙于汶山、高浪浦里、三串里、铁原、金化、杨口一线。这是经过五次大规模的战役,最后依据双方的战场实力所形成的一条战线。而它几乎就是朝鲜战争爆发时南北双方开始作战的那条线。

战线又回到了老地方,双方都认识到:要想凭借武力把对方赶出朝鲜是不可能的。于是,一个关键词在交战双方都开始频繁出现,那就是 ——谈判。

西方著名的军事理论家、德国人卡尔﹒克劳塞维茨在其《战争论》中的一句名言用在这里也许是最为适合的:


“战争从来不是盲目的冲动,而是受政治目的支配的行动。所以,政治目的的价值必然决定着愿意付出多大的牺牲做代价和承受牺牲时间的长短。

所以,当力量消耗过大,超过了政治目的的价值时,人们就会放弃这个政治目的而选择媾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