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六年 海漂外传 002 粉丝鱼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7.html


002 粉丝鱼翅


2001年在丹麦,我和子扬几乎是一到哥本哈根时就开始在餐馆里打工了,工作很好找,待遇也不低,最关键是刷盘子不需要任何技术。但是老板对工人的态度却不是每家餐馆都一样。


我在哥本哈根闯荡时一共在三家餐馆工作过,其中两家是中餐馆,一家丹麦餐馆。先说第一家吧,梅江饭店,地处哥本哈根市中心,紧挨着著名的哥本哈根皇家歌剧院,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生意自然也很不错。


可是,梅江饭店有一个别的饭店所不具备的特点:总是缺人。这对于我们这些初到哥市没有立稳脚跟的穷学生来说,真是天大的好消息。我跑去梅江饭店自荐当小工的时候,就证明了此言不虚。老板娘告诉我第二天就可以来上班。


我喜出望外,第二天屁颠屁颠的跑去上班。在餐馆里打工无非就是些刷盘子、搞卫生之类的粗活,对我而言一开始不太容易适应,不过后面就好了。老板和老板娘看我基本适应了,彼此也熟悉了一些,对我工作的要求就慢慢多了起来。然后,我就知道梅江饭店为什么老是缺人了。


梅江饭店的老板姓黄,华裔,出生在印度,所以哥本哈根的华人圈子都叫他“印度黄”。算是最早一批来到丹麦打拼的老侨。可这个本该受人尊敬的老侨却是个十足的心理变态,对待我们这些工人从来没有过好脸色,轻则冷嘲热讽,重则拍桌子骂娘,总之在“印度黄”的眼里工人永远没有把工作做好的时候,而且在“印度黄”眼里我们猪狗不如,可以任意责骂。


几乎每个月都有被“印度黄”骂跑的工人,所以,梅江饭店总是缺人。


一开始我就被骂的很惨,忍了。毕竟初到哥市,人生地不熟,还是要在“印度黄”这混口饭吃,再说这也是我第一次在餐厅里打工,很多工作上的事情确实也不那么顺手,做得不好或不对,挨骂也算正常,于是我经常劝自己忍耐,忍耐,再忍耐。


在梅江饭店做洗碗工,我被交代要做一件很特殊的工作,那就是客人用餐完毕,餐具被跑堂送进来之后,我必须要把客人用过的餐巾纸收集起来,而不是扔进垃圾桶。我一直很纳闷,“印度黄”要这些人家擦过嘴、擤过鼻涕的餐巾纸来做什么?厨房里用的是煤气灶和电烤箱,不可能用这些纸来生火呀,于是我对这些餐巾纸的用途更加好奇。


梅江饭店的洗碗间和厨房只有一墙之隔,而且有窗子和门相通,好奇的我便在工作时偷瞄厨房里的一举一动,终于被我发现了这些餐巾纸的巨大作用。


有一次,餐厅里有客人点大春卷,厨师接到菜单后便调大火力加热油锅,接着打开冰箱把已经是半成品的春卷拿出来,待油锅温度够高后把春卷扔进去炸。这都没有什么问题,可春卷炸好之后发生的一幕,就有很大的问题了。


只见厨师把我搜集起来的、客人用过的餐巾纸整齐的铺在一个竹篮子里,接着把炸好的春卷倒在那个铺了餐巾纸的篮子里,并前后左右的摇晃篮子里的春卷,让春卷表面附着的油迹全都被餐巾纸吸收掉……那篮子里的餐巾纸无一例外的被客人使用过,春卷在上面滚来滚去,厨师甚至直接用那些餐巾纸摁在春卷上把油吸干,接着那些春卷被装盘拿出去给客人吃。


恶心吧?第一次看见这个情景我也觉得恶心。不过后来就觉得无所谓了,习惯了,再说我也绝不会吃梅江饭店的春卷。


在梅江饭店打工的日子我天天挨骂,天天看“印度黄”那张像死了亲爹一样的臭脸,我总是用“月底发工资”来鼓励自己,坚持下去。结果我熬到月底,竟不见“印度黄”发工资给我!


我忍不住去问其他的工人,当时跟我一样边念书边打工的东北小伙阿豪好心提醒我:“工钱你得找他要去,老板从来不带主动给我们工资的”。岂有此理,工人不主动问老板要工资,老板就可以把这笔工钱省下来了?!


后来我才知道,“印度黄”其实也有没钱的“难处”。皆因“印度黄”和他老婆极其嗜赌,别忘了赌场不是慈善机构,它是要赢利的,哪有让你从赌场赢钱的道理?所以梅江饭店每年净赚的近两百万克朗(约合两百万人民币),几乎全被“印度黄”夫妇送进赌场里去。


听了阿豪的话,我便去找“印度黄”要工钱,几经催促,好几天之后他才把我的工资给我。工资到手,一点数就发现不对了,“印度黄”给我的薪资标准要比哥本哈根市内洗碗工的平均工资要低得多!


最初来梅江饭店工作时,只顾着为找到工作而高兴了,竟连工资标准都没跟人家谈就兴冲冲的来上班,现在人家随便给我多少就是多少,而我也只能吃个哑巴亏。谁让我一开始没问呢?


无所谓,我还年轻,吃一堑长一智。在“印度黄”的梅江饭店干了一个月,挨了无数顿臭骂,可是东西还是学了不少,够了,老子不伺候了,再见了您呐。在拿到工资的当天我就炒了“印度黄”的鱿鱼,去死吧你个老变态,以后我就是饿死街头老子也不再回来受你的鸟闲气了!


几天之后我就找到新工作了,那是一家离市中心比较远的中餐馆,名叫“莫斯克纳”,一个上海人老板,真不明白为什么给自己开的中餐馆取这么个名字。我看了招工广告打电话过去,那位姓许的上海老板问:“你以前在哪里做过?”

我说:“梅江饭店。”

他又问:“做了多久?”

我答:“一个月。”

他“哼”了一声,说:“我在那里做了三天就受不了了,你居然做了一个月?明天来上班吧。”

接着许老板告诉我地址和薪水待遇,我便开始了我的第二段餐馆打工生涯。


后来我才知道,梅江饭店被哥本哈根华人圈子戏称为“五七干校”,很多很多来丹麦的人跟我的情况一样,初到哥城人地两生,找个“总是缺人”的店先将就一下,挣点工资、学些经验打基础,当然少不了挨“印度黄”的整,接着从“五七干校”出来,经过一番拼搏成就一番事业。搞了半天梅江饭店就是一整个“新兵训练营”。


来到许老板的“莫斯克纳”上班,虽然工资不比梅江饭店高太多,但至少不用受那么多气,也不用收集客人用过的餐巾纸给出锅的炸春卷吸油。当然,这也不是说许老板就是什么天使般的良善之辈,所谓无商不奸,这莫斯克纳餐馆里的“门道”还是很多的。


有一天,我被安排做一个对于洗碗工来说不常见的工作。厨师把一堆普普通通的绿豆粉丝扔进热水里泡软,捞起来沥干,一根根的捋顺排整齐,然后让我用剪刀整齐的把粉丝剪成三四公分长的一段,然后铺在保鲜膜上,放上两粒干虾仁和几根蟹肉卷丝,最后用保鲜膜封好放进冰柜。


这一系列的动作让我费解,但我仍旧是按照指示重复的把粉丝剪断,和别的东西一起包成一小包一小包的放进冰柜。其实,在丹麦的中餐馆都是这样,总是把食物加工成半成品,然后冰冻,客人点菜时候直接拿出来扔进锅里简单烹调一下就能装盘,追求的是一个上菜的速度。否则一个厨房里加上我和厨师才两个人,70桌的客人同时点菜会把我们搞疯掉的。


我对粉丝的疑惑很快有了答案。有一次客人点了鱼翅汤,厨师在忙别的菜,于是就叫我赶快从冰柜里把鱼翅汤料拿出来。我糊涂了,问厨师:“鱼翅汤料?我们有吗?在哪?”


厨师大骂我笨:“就是上次你包的那些粉丝!!!”


拿粉丝当鱼翅做汤卖!绝了!我佩服得暗伸大指,咱算是又见识了一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